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离婚(微小说)

2022-08-25 00:51:57 6465

摘要:文|雍夫手机铃声响起,刘能看着屏幕上婶子的来电,他犹豫不决,接还是不接,铃声响个不停。“喂,那货又起诉了,下周二在县法院开庭,到时候你要给咱出庭。”刘能想推掉。“哦,我知道了,到时候看我有没有时间,有时间我一定去。...

文|雍夫

手机铃声响起,刘能看着屏幕上婶子的来电,他犹豫不决,接还是不接,铃声响个不停。


“喂,那货又起诉了,下周二在县法院开庭,到时候你要给咱出庭。”电话里传来婶子气愤的话语。

“哦,我知道了,到时候看我有没有时间,有时间我一定去。”刘能想推掉。

“啥,你再忙也要抽时间,家里数你会说,法院的小赵点名要让你来。”婶子让刘能出庭态度坚决。

“那我到时候请假一定去。”刘能无奈只好答应。

“一定要到,记着是下周二。”婶子在电话里叮嘱再三。

下周二又要在县法院开庭审理堂兄刘强和嫂子张妮的离婚案了。

这个离婚案前前后后折腾了3年了,开了二次厅,而刘能作为被告代理人也出庭了二次。

刘能的堂兄刘强比他大一岁,挺忠厚老实的一个人,初中毕业后去了南方打工,几年后,回家在建筑工地上班。

堂兄刘强因打工时与人发生争执,遭人殴打,脑子受了刺激,经过康复治疗,恢复了正常,医生叮嘱就是再受不了任何刺激。

对于张妮起诉刘强离婚之事,家里人一直瞒着刘强,让他迴避着,怕他又遭受刺激。

离婚出庭的事,刘能自然就成了堂兄刘强的讼诉代理人。

张妮是刘强打工回来第二年娶到家的,婚后感情很好,育有一女叫刘圆。

刘圆三岁时,张妮向婶子提出要到南方打工,婶子和刘强都不同意,但张妮态度坚决,在家里天天闹着别扭,使着性子,弄得家里不安宁。刘强只好同意张妮的想法,把张妮送上了南下的列车。

刘强依然在老家工地上打工。

张妮这一出去打工便是十年,打工出去的头一二年,她还过年时回家给女儿刘圆买些新衣服,平时也经常打电话问问家里的情况,和女儿说说话。

慢慢地,张妮的电话少了,也不问候女儿了。

在女儿刘圆六岁后,张妮再也没有回过家,电话也换了号,好家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

自从张妮出去打工,婶子象母亲一样抚养着孙女刘圆,而刘圆除过上学,平时就呆在家里,见了人也不交流,就是叔叔刘能到了她家,她也不问,在家使着性子。

可怜的娃,她三岁时,娘出去打工,把娃留在家里,好多年都见了不娘的面,性格孤僻也再所难免。


几年中,张妮的消声匿迹让婶子慌了神,她一有时间就跑到张妮的娘家打听消息,可张妮娘家人一问三不知,认为张妮是从婆家出去打工的,还问婶子家要人。这让婶子也是有苦难言。

一来二去就是几年,在这几年中,每年正月初二,七月初二,刘强带着女儿刘圆都要去丈人家走亲戚,希望丈母娘能透漏一些妻子张妮的消息。

可每次丈母娘都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着,骂着张妮。让人看着难过,不好再问。

为了打听到儿媳张妮的下落,婶子也是煞费苦心,在张妮的娘家街道问了好多人,让她们留意儿媳的行踪。

有一年,张妮的邻居给婶子打来电话,说她见了张妮,婶子放下电话便赶了过去,看到的是张妮家的大门上锁。婶子一脸沮丧。

邻居告诉婶子,张妮一家刚走不久。让婶子扑了个空。这样的扑空这几年发生了好几回。

后来婶子多次和张妮母亲交涉,但张妮母亲嘴里也是骂着张妮,说自己养了一个没心没肺的女儿,说她也是毫无办法。

在刘圆上六年级的时候,有一天,婶子接到了镇上法庭的离婚诉讼答辨书。

开庭时,刘能和婶子作为代理人坐在了被告席上。这也是时隔这么多年婶子家第一次见到张妮。

第一次开庭,刘能用自己的所学,让张妮请的律师哑口无言,就连负责案子的小赵法官对刘能的庭上表现赞不绝口。法院也没有支持张妮的诉讼请求,张妮败诉。

庭审后婶子下贱地规劝着儿媳张妮,可张妮态度坚决,坚决要离。

第二年,张妮又提起讼诉,刘能作为被告代理人再次出庭应讼,张妮还是败诉。

婶子一有空就和刘能说这离婚之事,她希望能够挽留儿媳张妮,庭审前后,她拉住张妮,苦口婆心尽全力讨好着张妮,规劝张妮撤诉。

她想让堂兄刘强一家子完整,让刘圆有个亲妈,可所做的一切,一点也没有打动过儿媳张妮。

听婶子说,张妮结婚第二年时,便和邻村的一个小伙关系暧昧,这个小伙还来过她家。

这让刘能很是愤怒,他感觉这是家里的奇耻大辱。

可婶子为了让堂兄的家庭完整,一直迁就着张妮。压在心底,不向任何人提起,而这件事婶子只告诉了刘能一人。

怕影响刘圆的学习,婶子也一直不在刘圆面前谈刘圆母亲离婚之事,常常鼓厉着刘圆好好上学,骗着刘回说“你的成绩好了,你妈就回来看你了。”这让刘圆在学习上也更加用功,加倍努力,成绩也不错。当刘圆把奖状拿回家时,换来的还是婶子的继续鼓励,“你再考好点,你妈就回来了。”

每逢过年,婶子看着刘强和刘圆父子俩总是偷偷地抹着眼泪。


对于下周二的开庭,刘能自然知道结果,肯定是要判离的,毕竟打了这么多年了,法院也会认为刘强和张妮的感情已完全破裂,已没有和好的可能。

一边是婶子为了堂兄刘强一家子的浑全坚持不离,一边是张妮的坚决离婚。让这几年一直出庭刘能也是厌了,他也希望法院判离,不再年年纠缠此事。

堂兄刘强是在第二次开庭时知道张妮起诉离婚之事的,他的情绪还算一直正常,他心里也欺盼着张妮能够回心转意,可事情偏偏不按他的意愿来。

下周二就要再一次开庭了,刘能搜了好多的证据,以此来证明刘强和张妮的感情很好。

但同时他也清楚,夫妻双方分居两年以上,就可认定为感情完全破裂,就可以判离。

法院之所以迟迟不判,一方面考虑未成年孩子的抚养,另一方面担心判离后刘强受刺激影响他个人健康。

婶子肯定不会接受判离这个结果的。

刘能心焦着。


当下中国,一边是天价彩礼,结不起的婚,一边是连年上升的离婚率,离不完的婚。这是怎么了?

2021年4月11日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