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草儿的散文(小小说)烟蒂

2022-10-28 23:37:52 1182

摘要:烟蒂(小小说)文/土窍凤托了很多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烟草证总算办回来了,从此以后我就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卖烟了,就连时不时在店门口出现的那几个烟蒂,也用不着及时拿笤帚扫去,权当作了广告以示:此店有烟!第一次看到他——那个瘦瘦地,高高的中年男人...

烟蒂(小小说)


文/土窍凤


托了很多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烟草证总算办回来了,从此以后我就再也不用偷偷摸摸卖烟了,就连时不时在店门口出现的那几个烟蒂,也用不着及时拿笤帚扫去,权当作了广告以示:此店有烟!


第一次看到他——那个瘦瘦地,高高的中年男人,也是在此时,记得在我烟草证办好后的第二天碰到的,至今差不多有十余年时间了!


开一个小商店,办证虽然不花一分钱,但是托人办事总得花点吧,还有办证押金,预付烟款加上进货,其他花钱的地方多了去了,一时手头弄得紧巴巴的。


为了节省开支,也为了卖买方便,上货时,我在迎门的货架后面留出一块空地,晚上打开折叠床,就可以二十四小时守店了。


那是个平常得再不能平常的早晨,门外传来“哧叽,哧叽……”的声音,那声音很响,是一个人趿拉着鞋走路的脚步声,由远而近,接着是一步一步下了门口那五个台阶,不多会就停在了商店的门上,停了一会儿,又“哧叽,哧叽……”地响了起来……

我从梦中突然醒来,睁开眼,有些吃惊,很麻利地爬起来穿好衣服下了床,迅速打开店门,探出头谨慎地向外看了看。


天刚刚放亮,眼前还浮着淡淡的一层灰色,一只鸟似乎被惊到了,“唧”的一声,迅速从地上飞起,穿进灰朦朦的雾霭里消失了。不远处,有一个中年男人的背影,大约一米八左右,很瘦。


“哎——你是要买烟吗?”我随口喊了他一下。那个男人没有回头,径直向远处走去,而且加快了脚步,很快地越走越远!一会儿便消失在我的视线尽头,我心里着实产生了很多疑惑,自言自语地嘀咕着:“这人该不会是要做什么坏事吧?怎么一见人就跑了?”再抬眼看看街上,灰朦朦的颜色淡去很多,不远处有环卫工人轮起了扫把,天已经亮了。我把防盗门推向两边,上了个早班开门营业,暂时就把此事搁置在一边。


此后,每天早晨天麻麻亮时,都会听到到门外有“哧叽,哧叽……”的声音,似乎没有刚开始那天那么响了。我知道还是那个人来了,只是他再没有下得台阶来,听声音只是在门前宽阔的水泥板面上停一会儿就走了,确实很莫名,我心中疑惑却份量越来重,最终按捺不住自己一颗猎奇的心,决定起早点,探个究竟,看他究竟在干嘛!


那个早晨我把闹钟调到六点半,因为是暮春时节,七点钟天会大亮,凭几天的经验,我知道那个人每天是在六点半至七点之间来的。闹钟响后,天还没亮我就爬了起来,拉开防盗门出去,再把门拉上,藏在外面阴暗处偷看。


街上有稀稀拉拉的车辆急速穿过,白天繁华热闹的街面此时显得格外冷清单调,偶尔有人勿勿贴着路边向远处跑去!没多大会儿,一个高高瘦瘦地身影从南边的十字路口探了出来,慢腾腾地向我这边移过来,是他来了。

我赶紧向后缩了缩,屏住呼吸,睁大眼睛紧盯着那人,生怕一不小心被他看到会头走了。


那人离我越来越近,单凭那熟悉的“哧叽,哧叽……”的声音我确定确实是他。那脚步声正随那人的身影飘了过来,一声比一声响。离我商店门口越来越近……


他穿了个藏青色上衣,黑裤子,头发不是很长,有点乱,背稍微有点驼,身子向前微鞠,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脚上那双鞋,鞋子明显比脚大许多,是一双流行过一时但已退出人们视线的解放秋鞋。尽管他走得很慢,但每走一步都会发出“哧叽一一一”一声。


我看到,他慢慢地走到我商店门口,向店门上望了一眼,然后低下头,眼睛盯着地面来回搜索,好象是在寻找什么重要的东西,接着他弯下腰,捡起一个什么东西塞进嘴里,掏出打火机点了一下,嘴上便有一股白烟冒了起来。我忽然就明白了:他是在捡地上别人吸剩下的烟蒂拿来自己吸了,这让我着实吃了一惊!接着他又捡了两三个烟蒂,塞进上衣口袋,“哧叽”,“哧叽”地向北面移去,此时天色大亮!


我忽想做一件事情,而且似乎非做不可,那就是晚上关门之前,在门口的小方桌上给他放一支烟。


我把一包最便宜,价钱五块五的七匹狼香烟拆了,拿出一支放在门口的小方桌上,然后关门睡觉。早晨起来再看了一下,那支烟没有了,我想一定是那个捡烟蒂的男人拿去了,本来,哪支烟是我专门给他放下的。此后,我每天关门前都要在门口小桌前放上一支烟,而每天早晨,门外照常会响起“哧叽,哧叽……”的脚步声。


大约过了一个多月,偶尔有一天中午,我站在门口,和隔壁内衣店的朱大妈谝起闲话,谈到那个捡烟蒂的人,我说:“他干嘛不找个活干?随便找个什么活不得挣两包烟钱?”


“他倒是想找个活,可谁肯要一个劳改犯呀?”朱大妈带着十分嫌弃又鄙夷的口气,接下来又说“他年青时不学好,把人家姑娘肚子弄大了,判了十二年,出来后就一直找不到活干,所以一直在社会上混,现在老了,老实多了……”


“哦,原来是这样!”


停了一会儿,朱大妈睁大眼睛,很认真的提醒我:“小艾,你可千万别理他,小心粘上你……”


“是吗?……”


经她这一说,我不知可否,心里确实有了几分不踏实的,怯怯的感觉!

这天晚上,关门前,我又拿出一支七匹狼香烟,用拇指和食指捏着烟蒂,向小桌子看了又看,不知道放,还是不放……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