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浑水掌握了安踏什么实锤?沽空报告简直像推理小说

2022-10-28 21:49:05 3022

摘要:不狙击一次安踏,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混在沽空界?国内最大的运动品牌安踏体育(02020),最近心情颇不平静。即便它是不少投资者心中的“白月光”,可伴随着“铁王座”的坐稳,股价也明显高过同行,嗜血的做空机构于是闻风而动。(7月9日安踏体育股价表现...

狙击一次安踏,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混在沽空界?

国内最大的运动品牌安踏体育(02020),最近心情颇不平静。即便它是不少投资者心中的“白月光”,可伴随着“铁王座”的坐稳,股价也明显高过同行,嗜血的做空机构于是闻风而动。

(7月9日安踏体育股价表现。图源:智通财经)

继2018年5月被GMT喊作是“骗子公司”,2019年6月被“杀人鲸”(BlueOrca Capital)吓出个盘中暴跌12%之后,安踏在2019年7月迎来一年多以来的第三次被沽空。

这次是港股市场上鲜有败绩的浑水老妖,而且浑水说得很清楚,他们是有备而来。

7月8日,浑水发表了对安踏体育的第一篇做空报告,并表示该报告是经过深思熟路,其做空安踏是因为对其财务报告以及与分销商关系的担忧,“有证据表明安踏体育秘密控制至少27家经销商”。

安踏当然是否认了:“坚决否认指控,并认为其属不准确及具误导性”

7月9日,浑水第二篇做空报告“如期”来袭,这次他们指责安踏体育上市后不久的一系列交易,让该机构相信安踏体育内部人士一直有意欺骗外部投资者,以投资者为代价谋取私利,其中包括2008年,内部人士剥夺了公司的一项宝贵资产——国际品牌零售业务,并试图掩盖这一事实,与安踏体育控制分销商的方式类似,内部人士也利用了代理。

相信第一篇报告你在昨天已经有所了解,今天我们重点来看看第二篇报告。在我看来,这篇报告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它生动地向我们展示了浑水这个“侦探”是如何剥丝抽茧地发现了安踏的“问题”,并一层一层地将“真相”公之于众的。

对错突然不重要了,过程更有意思。

为便于投资者了解详细情况,智通财经编译浑水报告全文如下,文中观点不代表智通财经观点。译者能力有限,有疏漏之处请读者海涵,原文请参阅浑水网站。(译者:程翼兴、孔文婕)

安踏:第二部分

“犯罪意图”

拉丁文“Mens rea”意指“guilty mind(犯罪意图)”,是众多司法管辖区的基本法律概念。简单地说,就是犯罪的意图。

通常,当一家总部位于中国的公司被指控有欺诈行为时,管理层及其拥戴者会试图搁置报告,不予理会,并认为他们是在遵循当地的商业惯例(可以参考嘉汗林业前董事长Allen Chan“存疑并非欺诈(odd is not fraud)”的辩护词)。

安踏上市后不久,就进行了一系列的交易,让我们相信安踏内部人士总是有意欺骗外部投资者,以投资者为代价谋取私利。2008年,公司内部人士剥夺了该公司的一项宝贵资产——国际品牌零售业务,并试图掩盖这一事实。与安踏控制分销商的方式类似,内部人士也利用了代理。

安踏IPO之际,上海锋线体育用品有限公司(“锋线”)负责国际品牌零售业务,分销阿迪达斯Adidas、锐步Reebok、背靠背Kappa等品牌。上海锋线彼时拥有5间核心城市分公司,其中包括北京和广州。安踏在出售申明中表示,计划斥资6.957亿港元以“发展国际品牌零售业务,开设零售体育综合店以及安踏旗舰店”。

安踏2007年中以及年度报告显示,锋线增长十分迅速。在2007年6月30日至2007年12月31日的6个月内,锋线新增门店98家。锋线对安踏集团销售收入的贡献占比从2007年上半年的2.4%(3570万元)增长至2007年下半年的6.0%(1.008亿元)。

安踏在2007年年度报告中称“锋线的零售业务…取得了一定的成绩,营业额超过了我们的预期”。

2008年5月份,安踏宣布以1.874亿元人民币的价格处置上海锋线。然而,其中的1.814亿元人民币(占99.5%)用于支付上海锋线所欠的应收款项。

在出售资产之际,安踏声称已经对上海锋线投资了8120万港元。而买方很明显是一个被利用的壳公司。我们认为,上海锋线的处置价格显著低于其内在价值(假设宣称的代价已真实付出)。

交易受让方是一家相对较新的信用担保公司,名为江苏和盛投资担保发展有限公司,也是一家在此次交易中很明显被利用的壳公司。和盛随后将锋线转手给了另一个第三方,并在6个月后(2010年10月份)注销了公司。

这一举动印证了出售锋线资产属于腐败行为,以及和盛是名副其实的壳公司。所谓第三方受让人名为陈丁龙。

陈丁龙在上述交易时为广州安达的重要股东(35%),而根据港交所规则,广州安达为安踏体育关联人士。而根据我们对“C先生”的采访,陈丁龙目前负责安踏体育的Kingkow品牌,显然是安踏体育销售网络的一部分。

和盛于2008年5月(收购后不久)任命吴则清为上海锋线的法定代表人。根据其领英(LinkedIn)简介,吴则清当时是上海安驰的雇员,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为关联方。上海安驰正是我们第一份做空报告中受安踏体育控制的“分销商”子公司。根据吴的领英简介,他现在为安踏工作。

我们在第一份沽空报告中建立的另一个关键代理关系在这里。江苏和盛任命李丹女士为监事,陈丁龙收购上海锋线后,李丹女士继续担任监事。

李女士自2008年成立以来一直担任晋江韵动的主管,如第一份做空报告所述,她是众多FILA品牌店的主管。

如第一份做空报告所述,韵动是安踏经销商欺诈行为的核心,丁董事长利用韵动对“子公司”经销商实施控制。

2008年6月,江苏和盛将上海锋线的广州和厦门子公司转让给丁昆明。在第1部分中,我们展示了丁昆明是安踏用来控制其经销商(泉州斌辉和昆明安驰)的代理网络的一部分。这次处置再次是涉及未披露关联方的腐败交易。

结论

安踏利用IPO的收益去发展锋线,2007年下半年锋线的收入贡献达到安踏销售额的6.0%,明显增长快速。然后,它利用一个明显的“稻草买家”(straw buyer )从上市公司剥离这项资产,并将其交给安踏的代理网络手中。

只有白痴才会相信,上述交易不是丁世忠和其同伙窃取股东资产。(来源:智通财经)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