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复婚(微小说)

2022-09-02 22:58:58 1152

摘要:婷杉和学诚离婚了,对外的理由是性格不合。多年的夫妻。还孕育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期间的纠葛却是不足为外人道的,所以性格不合成了最好的理由。“你最近怎么样?”学诚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启唇低语道。“还行,咱俩半年都没见了,你怎么突然想起约我喝茶?”...

婷杉和学诚离婚了,对外的理由是性格不合。多年的夫妻。还孕育了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期间的纠葛却是不足为外人道的,所以性格不合成了最好的理由。



“你最近怎么样?”学诚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启唇低语道。


“还行,咱俩半年都没见了,你怎么突然想起约我喝茶?”婷杉低着头轻叩手中的茶杯。


“再见还是朋友嘛,哈哈。”学诚尴尬地干笑两声。


良久,他又说道:“汐汐最近情绪非常不稳定,昨天在幼儿园里和小朋友动手了。”


“你和老师谈过吗?”婷杉用力地握住了手中的茶杯。


“谈了,老师说事情的起因是小朋友嘲笑他没有妈妈接他放学。”学诚异常艰难地说道。说完,头又垂了下去,像一只逃避问题的鸵鸟。


“那你把我约出来是想说什么?”婷杉强忍住内心的波澜,语调冷硬地问道。来时,闺蜜洪丹便给谋划过,和前夫见面一定要端着些,气势上不能输。


“我们复婚吧,为了孩子!”学诚突然抬起头来,一把抓住婷杉的手急切地道。


“我考虑一下。”婷杉一把抽出自己的手,拿起手提包逃也似的,离开了。她怕自己会忍不住立刻答应下来,身为母亲的她实在是不忍心让孩子难过。


“幸好你跑得快。你忘了之前他们一家怎么对你啦?别的不说,就你婆婆那张嘴就够你喝一壶了,你老公要再不帮着你。你要是回去,又得做以前的受气小媳妇了。”洪丹一听学诚的来意,就立刻像炸了毛的猫,气呼呼地数落起学诚家的不是来。


“那你说怎么办啊?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儿子没妈呀。”婷杉眼里闪烁着泪光。


“瞧你这没出息的劲儿,男孩子多锻炼锻炼是好的,我小时候还跟比我大的男孩打过架呢,我现在不也挺好的嘛。”洪丹笑嘻嘻地宽慰道。殊不知,这话婷杉压根没听进去,她心中已经有了另一番打算。


深夜,楼道里的灯亮了又灭,灭了又亮。婷杉竖起耳朵仔细地听着,四周静悄悄的,除了不远处偶尔响起的狗吠声,便再无其他声响。他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丝毫改变。婷杉在心里这样想着,脑海里却浮现出学诚喝得醉熏熏的模样:早上带去的公文包变成了酒瓶子,口中嘟嘟囔囔不知说些什么,一开口难闻的酒气就喷了出来。想着想着,婷杉便睡着了,梦里还是学诚醉眼朦胧的样子。



“老太太,听说您儿媳妇回来了?真好,两口子再走到一块,又是一户人家。我家那臭小子最近和他媳妇吵架了,死都不肯去接人去。天天让我给他看孩子,累得我腰都直不起来了。”小区门口,刘阿姨抱着孙子絮叨着。


“好什么呀,好马不吃回头草。这小子瞒着我把事办了。我要知道绝对不能答应。你是不知道,就我那儿媳妇,一天到晚拉着个脸,跟谁欠她八百万似的。家里的活计不说就不知道做,踢一脚动一下。”学诚妈一听有人问儿子媳妇的事,竹筒倒豆子似的,把自己对儿媳的不满一股脑的往外散。说着说着,嘴角都泛起了白沫来。


“哎呀,我觉得你媳妇还是挺好的,又带孩子又上班,你也多体谅体谅她吧。”刘阿姨一边说一边给老太太使眼色。


“我体谅她,谁体谅我啊。我一个寡妇把儿子带大不比她辛苦。说离婚就离婚,说回来就回来,真把我们家当旅馆啦。”学诚妈说的正起劲,却见身边一个女人领着孩子走了过去。


看了好半天,她才反应过来问:“这是学诚家的领着我孙子过去了?”


“可不就是她们娘俩吗。我刚刚一个劲给你使眼色,你都没停下来。”刘阿姨无奈地答道。


“还反了她了,看见我居然不跟我打招呼!”学诚妈不仅没有背后说人被抓包的尴尬反而还怪起别人没跟她打招呼来。


“哎呀,我家小孙孙拉臭臭了,我先带他回去换了。”刘阿姨实在听不下去了。找了个借口回去了。



“我说得没错吧。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才回去多久啊,那个老太婆就在背后讲究你。要我说,你今天来就别回去了。把汐汐接过来,咱仨过日子,让他们娘俩过去。”洪丹揽着婷杉的肩膀笑着说道。


“哪能这么不明不白地走啊,要走就走得彻底,我这就回去起草离婚协议书去。”婷杉似乎也被这段感情伤透了,决绝地站起身来。


学诚刚进家门就觉得气氛不对。本该在厨房做饭的婷杉一声不吭地坐在房间里。母亲则坐在沙发上抹眼泪。沙发旁还放着一个行李箱。

老太太一看儿子回来了,拎起行李就走。


“妈,您回老家啊?”学诚关切地问。


“回什么老家,老家都没人了。我出家去。”老太太赌气道。


“哎呦,看把我妈气的,有什么事跟我说,来咱们回屋慢慢说。”学诚接过老太太手中的行李箱将她拽进了书房里。


大约过了半小时,学诚才从房间里出来。婷杉冷冷地看着他,等待他发作。却见他笑着向婷杉摊了摊手说:“我妈就是那样碎嘴的人。你别和她一般见识。”


“昨晚,我出去应酬客户,现在竞争激烈,不拼不行。知道你鼻子敏感闻不得酒味,所以我在沙发上窝了一宿。”学诚挠了挠头,解释起来。


“嗯,我知道了。你的这本日记都告诉我了。”婷杉说着递过来一本本子。“我不是故意偷看的,找东西的时候发现的,没忍住就看了一下。”婷杉不好意思地说。只是她没说其实她是在找笔起草协议书的时候发现的。


“对不起,离了婚才知道自己曾经没有好好珍惜。”学诚惭愧地红了脸。


“没关系。往后余生,好好弥补就行了。”婷杉笑着递去一瓶解酒糖。



婷杉和洪丹一起窝在沙发上追剧。“你就这样轻易放过他?”洪丹歪着头问。


“他有了改变,再给他一次机会也有何不可呢。婚姻本就是让完全不一样两个人一起成长的地方。”婷杉粲然一笑,眼神坚定。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