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现实又浪漫的原创哲理小说:明前狮峰龙井茶泡龙井泉水

2022-12-18 16:59:04 1469

摘要:路子成复又牵起白丹晴的玉手在青石道上慢行,边说道:“虎跑泉水晶莹透明、甘洌醇厚。这里有虎跑泉水的取水口,不怪这么多人大老远奔来取泉水。”“虎跑泉还只是天下第三泉。”白丹晴悠悠地说出一句。“嗯。第一泉为镇江金山中泠泉,第二泉为无锡惠山的惠泉。...


路子成复又牵起白丹晴的玉手在青石道上慢行,边说道:“虎跑泉水晶莹透明、甘洌醇厚。这里有虎跑泉水的取水口,不怪这么多人大老远奔来取泉水。”

“虎跑泉还只是天下第三泉。”白丹晴悠悠地说出一句。

“嗯。第一泉为镇江金山中泠泉,第二泉为无锡惠山的惠泉。”

白丹晴却不认同:“刘伯刍虽说是唐代名士,可是论起水来怎比得上唐代茶圣陆羽?我只认陆羽对天下泉水的排名。陆羽评中泠泉只堪排第七,天下第一泉应是大汉阳峰下康王谷中的谷帘泉。”

“巧的是,这二人对虎跑泉的认可度都一致。所以虎跑泉天下第三没啥大争议。”路子成也不和老婆争辩,顺着白丹晴的话头说道。

去虎跑寺的侧院看虎跑泉,先得经过一个大院落,其正厅高悬着一块“湖山揽胜”的红底金字匾额,是“滴翠轩”所在,如今已辟为虎跑茶室。

茶室里闲坐着一些茶客,边品茶边大声小声地胡侃着山南海北。

路子成拉着白丹晴的纤手,脚步不停地横穿茶室。

二人出来茶室再走过昔日的罗汉堂,迎面入目的是一面石壁上雕刻的“虎跑泉”三个大字,字迹雄浑苍拙,由西蜀书法家谭道一书写。

石壁下便是天下闻名的虎跑泉。

泉水从山岩石块间潺潺流出汇积成一汪两尺见方的泉眼,围砌以方池,上覆一面透明玻璃,四周再环以雕花石栏,细心保护着这眼清冽澄净的千年名泉不受众多游人的滋扰。

白丹晴却在石栏外叹一声:“眼看手勿动!凡出了名,就得层层保护住。人如是,物也如是!不免少了许多趣味。”

路子成摸摸她柔软滑亮的发丝,安慰道:“你甭急。一会儿带你去玩水,让你玩个痛快!”

他突然想起来一事,问道:“你家乡圆缘寺后园的那眼千年泉水按理也出名吧?上次去那里,也没见它的周围有像虎跑泉这样的层层保护,可是泉水像是少人滋扰,很是干净清澈。”

白丹晴挑挑秋波眉:“这里面是有缘故的。”

路子成好奇追问道:“究竟是啥原因?”

她徐徐道:“圆缘寺的那眼千年泉叫作‘九空泉’。”

他在嘴里咀嚼着:“九空泉?”

白丹晴微笑着解释一番:

“‘九空’这两字字面上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含义,大凶或大吉,捉摸不定,令凡尘俗人望而却步。

相传圆缘寺的开山祖师唐代高僧祖云就是喝了这九空泉水后顿悟才遁入空门,在圆缘山顶九空泉边上创建了圆缘寺。

另外,九空泉旁的两株千年古银杏树借其泉水的滋润,才得以成就‘爱情树’的神奇传说。

因此,这九空泉的含义更加复杂难言,世人一般都对它敬而远之了!”

路子成的思维这才从云里雾里穿出来,叹道:“原来如此!怪道九空泉无需保护就能得来一方清净。”

白丹晴点头:“所以世间事皆有正反两面。”

在虎跑泉后的碑廊里陈设着一张桌子,其上摆着一套简单的瓷制茶具。

路子成停下脚步,对白丹晴问道:“你钱包里有硬币不?”

“有的。”

“这茶壶内装着虎跑泉水。你将泉水倒满瓷杯,看看虎跑泉水的神奇之处。”

白丹晴依言将茶壶里的虎跑泉水倾入空茶杯内直到注满。

“硬币呢?”路子成问道。

白丹晴赶紧从钱包里掏出几枚硬币来。

“你现在把硬币一枚一枚地慢慢平放在杯子的水面上。”

白丹晴依言小心地放入硬币,只见一枚枚硬币漂浮在水面上。

路子成提醒道:“晴晴你快看,杯中的泉水已经高出杯面少许约3毫米了,可是泉水却像凝住一样,不往杯外溢流出来。”

白丹晴仔细观察,笑道:“真是有趣!虎跑泉水表面张力确实很大,名不虚传。”

离开虎跑泉后,二人寻踪溯源,到了虎跑泉的源头——滴翠崖。

崖下站着一只久有年头的彩塑老虎,伫足昂首远眺。

老虎上方的石壁上刻着“虎跑梦泉”四个红字。

崖前立有一块上刻“虎跑”二字的石碑,为乾隆皇帝的亲笔。

从滴翠崖出来,又到虎跑茶室。

这回路子成同样脚步不停,拉着白丹晴快步出了茶室,再离开虎跑寺。

二人戴上棒球帽和墨镜,骑着山地自行车,不紧不慢地沿大路从虎跑花了大半个钟头到达龙井村。

“龙井村东近西湖,西傍五云山,南通钱塘江,北倚三座高峰,四周群山环抱,终年云雾缭绕。”刚入村口,路子成边比划着东西南北的方位边说道。

顿了顿,他继续说:“西湖龙井茶因狮峰、龙井、云栖、虎跑、梅家坞五地而出名,其中顶级西湖龙井茶首推龙井村。”

“嗯,龙井村是龙井茶的故里。这里的气候、地形和土壤自然很适合种植茶叶。”

“说的对,龙井村拥有近800亩的高山茶园。”

“产量还是少啊!稀罕物,有钱都买不到。”

“你想喝,你老公我倒是可以想法子弄一些来。”

“算了。绿茶寒凉伤胃,我平时不大喝的。”

对答间,路子成与白丹晴手牵着手在龙井村内闲庭信步。

龙井村顺坡而建,地势西北高、东南低,坡地上翠绿遍野,广种高山茶园。

东面溪水潺潺,南边田野开阔。

村舍溯溪而上、择水而居,背靠满山茶树,俨然一派世外桃源的安宁景象。

“想在这‘天下第一茶村’喝杯西湖龙井茶不?”路子成问。

在这里喝的西湖龙井茶肯定正宗。

白丹晴毫无迟疑地点头道:“那敢情好!”

“走!我手下有个兵的老家就在这村子里。我们去他家来个龙井问茶!”

在这个常住人口不足千人的村庄里,二人不太难就打听到了这个兵的家坐落在何方。

于是二人踱到村东头一家临溪的农家院子,敲开院门,只有老奶奶一人在家。

老奶奶听说是她孙子的领导来家了,二话不说就热情地拿出家中最好的明前狮峰龙井茶叶来款待贵客。

老奶奶从橱子里取出一套茶具,然后拿起早晨灌满的暖水瓶,颤巍巍地想把暖水瓶里的开水倒入带盖的白瓷茶海里。

白丹晴连忙起身扶住暖水瓶,对老奶奶说道:“老奶奶,让我来吧!”

说着,她旋即接过暖水瓶。

老奶奶咧开缺了两颗门牙的嘴,笑咪咪说道:“这暖瓶里的水是从龙井泉里打来的泉水。”

老奶奶说话带漏风,咬字含糊。

路子成笑着应道:“龙井泉与虎跑泉并列天下第三,拿龙井泉水来泡茶一定非常好。”

白丹晴对老奶奶含笑点点头道:“好茶是要好水配。”

她先往白瓷茶海里倒了些开水,感觉水温不到100度,拿来泡绿茶刚好。

她将杯子用开水温润后把水倒掉,往茶海里投入约3克扁平削尖的茶叶,再倒入少许暖瓶里的开水。

她盖上茶海的杯盖,端起杯子徐徐摇动以令里面的茶叶全部润湿自然舒展开来,然后才拿开杯盖,举起暖水瓶,往杯中高高冲入九分满的开水,再盖上杯盖。

她稍等片刻打开杯盖,立即有一股似兰花的香郁茶气袭上鼻尖。

路子成在旁忍不住赞一声:“好香的茶!”

他伸头过来看泡出来的茶。

瓷杯里,嫩绿的茶芽朵朵直立,叶如旗,芽似枪,旗枪相映生辉,亭亭漂浮在碧绿清澈的茶汤里。

他不禁赞道:“这茶叶在水里栩栩如生,不喝看着也有一种独特的味道。”

说完,他眼巴巴瞧着茶海中的茶,一脸地急不可待想将茶喝到口的样子。

白丹晴轻笑道:“别急!”

她没有马上将茶海里的茶倒出来,而是用杯盖轻拨茶海里的茶汤,待茶汤颜色更均匀后,这才将茶汤倒入三只白瓷小茶杯里。

路子成端起一杯茶,茶不算烫,便一口喝干了小茶杯里的茶,回味道:“好清洌的香气,茶味也甘美鲜醇。”

白丹晴端起一杯茶递给在一旁坐着的老奶奶,不疾不徐地应道:“那当然了。狮峰龙井就是以‘色翠、香郁、味甘、形美’四绝著称于世。”

老奶奶也小心地饮了一小口茶水,听到客人异口同声地夸奖她家茶叶,笑得面皱如树皮,再次咧开缺了两颗门牙的嘴,如数家珍道:

“这是我家明前的头采茶。家里只留了一点,是专门用来招待贵客的!”

白丹晴端起一杯茶先闻闻茶香才啜一口碧绿的茶汤,微眯眯杏眸显出一副陶醉的样子:

“这狮峰龙井又以明前头采茶最佳,再以龙井泉水来泡,怪不得喝起来特别香。正所谓:‘院外风荷西子笑,明前龙井女儿红。’”

几小杯茶下肚,嘴里甘鲜香醇的回味久久不散。

白丹晴又道:“相传乾隆皇帝下江南时,曾游经龙井村狮峰山脚下,在那里的胡公庙里品尝到狮峰出产的西湖龙井茶,赞誉有加,一高兴便将庙前的十八棵茶树赐封为‘御茶’。”

老奶奶忙高兴地点头肯定道:“是是是,那胡公庙前的十八棵古茶树到现在还是好好的长在那里呢!”

路子成笑道:“远的不说,近的就有毛主席独独爱喝这里的狮峰龙井茶。”

白丹晴点头道:“真乃顶级龙井茶也!”

她开怀地直夸老奶奶和龙井村:“老奶奶,你有福气啊!龙井村这里好山好水好茶好人,世外桃源也比不上啊!”

老奶奶笑得如面团开花,一点儿不谦虚道:“是是是,小丫头说对了!我住在这村里几十年了,外头再好我也不去!”

间中聊了聊老奶奶的孙子在部队里的表现,把老奶奶乐得一直感谢部队培养她顽皮的孙子。

二人喝足了茶,告别时,老奶奶非要送一斤密封包装好的明前狮峰龙井茶给孙子的领导带走,路子成推辞不掉只好笑纳了。

出了农家院子,二人兴致勃勃地去寻龙井泉。

……

以上片段来自我的现实又浪漫的原创长篇哲理小说《我在时光中》。诸君可以搜索“映日天蓝”跟读小说,一般保持日更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