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故事:龙年(小说)

2022-12-24 13:39:13 1299

摘要:➊去年春节,舒林回老家过年,年夜饭上吃到了羊肉。舒林打小就最喜欢吃羊肉,但现时嘴里的羊肉已经没了印象中的味道。一旁的妈妈解释说,现在乡下人也变得不老实了,为了让羊尽快出栏,羊料里加了催化剂,喂出来的羊,肉质自然虚。宰羊时,为了增加重量,又给...

去年春节,舒林回老家过年,年夜饭上吃到了羊肉。舒林打小就最喜欢吃羊肉,但现时嘴里的羊肉已经没了印象中的味道。一旁的妈妈解释说,现在乡下人也变得不老实了,为了让羊尽快出栏,羊料里加了催化剂,喂出来的羊,肉质自然虚。宰羊时,为了增加重量,又给活羊注了很多水,这么一番糟蹋,羊肉哪有好味道呢。

“大龙,过完年,妈就养只羊,明年过年你回来,我保证你能吃上地道的羊肉。”舒婶说。

春节过后,舒林回了城里。舒婶说干就干,买了一只漂亮的小羊羔回来,无微不至地饲养着。她要把小羊羔养得又肥又壮,等待儿子回来大快朵颐。舒林在城里打拼,一个没有背景的农村娃,能吃饱穿暖有个地方住,还真不容易。

舒林暗自发誓,为了自己和母亲能过上好生活,一定要好好努力。爸爸去世得早,妈妈受了多少苦啊!现在自已还和别人合租,不能让妈妈过来。只要自已有经济实力租起一套小区单元房,就把妈妈接过来。

舒林时不时和妈妈通电话,自然会问到小羊羔,舒婶总会喜滋滋地汇报情况:小羊羔又白又胖啊;小羊羔咩咩叫得脆亮啊;小羊羔脾气大,敢用小脑袋顶你妈妈啦;小羊羔长成小伙子了,想媳妇啦。

每次说起这些事,舒婶总会滔滔不绝兴致盎然。

一晃,一年过去了。农历新年又要到了,舒林赶回家里,看到了传说中的小羊羔。

其实,说它是小羊羔已经不准确了,这家伙活得不错,人高马大的,像个发育充分的小伙子。

舒林回到家里时是腊月二十八,按说这个时间该宰羊了,但舒婶说大年三十当天宰,羊肉才新鲜。于是舒林便不再垂涎那只羊,而是找儿时的好友聚会喝酒去了。

舒林喝得酩酊大醉回家蒙头就睡,一觉醒来,已是腊月二十九晚上了。他喉咙冒烟起床找水喝,居然发现都快十二点了,可妈妈的屋里还亮着灯。

这么晚了,妈妈怎么还不睡?舒林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透过窗户的缝隙朝屋里看去。

小屋里,舒婶搂着羊羔,泪水婆娑:“二龙啊,你说该咋办呢?

二龙?舒林大吃一惊, 自己的小名叫大龙,现在出了一个二龙,难道我还有个弟弟?

舒林更好奇了,眯着眼睛看得更清楚了一些。

“二龙啊。”舒婶抚着羊羔的头。

舒林忽然明白了,二龙就是这头羊啊。这一年来,妈妈和小羊羔相依为命,产生了感情,她把这头羊当成小儿子了!

“妈和大龙说好的,今年一定让他吃上最好的羊肉。可大龙要吃上肉,你就得死。我怎么下得了手?

舒婶眼泪汪汪地看着二龙。

羊羔像听懂了舒婶的话,温驯地依偎在舒婶的怀里,小声地咩咩着,像在说:妈,儿子听你的。

“二龙,妈现在给你个机会,妈把你绳子解了,你要是不乐意就跑。”舒婶说着,解开了羊羔脖子上的圈套,推了羊羔的屁股把,“跑啊!

羊羔不走,往舒婶的怀里钻得更深,咩咩的声音细碎而急切,好像受到天大的委屈。

“你不走,那就是你的命了,妈不管你了。”舒婶推着羊羔说。

舒林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他想,自己为了所谓的事业,冷落了最重要的亲人。一只羊能给的陪伴,自己都不能给,自己怎么能吃掉这只给母亲那么多安慰的羊呢。于是,他冲进舒婶的屋里,大声说:“妈,儿子不吃羊肉了。”

这个年夜饭,饭桌上虽然没有羊肉火锅,但舒林和舒婶吃得很温馨;而且,旁边还有二龙在咩咩地助兴呢。

大年初六,舒林要回城里了,他也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带上妈妈!

舒婶很高兴地点头了,舒婶早就想和儿子生活在一起了。儿子再大,在母亲的眼里都只是孩子。

可二龙怎么办?带二龙到城里,显然不可能。在舒婶心里,二龙已经是她另一个儿子,不能丢下不管。

舒林想了个办法,他建议把二龙送人,送给一个心地善良、不把二龙当牲口看的人,让人好好养着二龙,直到二龙善终的那天。舒林觉得,杨伯就是不二的人选。

杨伯住村西头,离舒林家不远,平时关系也不错。

舒家娘俩牵着二龙来到杨伯家,说明来意,杨伯当即就答应了,说刚好自家小子们都去外头打工了,有二龙陪着也少些孤独。杨伯说:“放心,你们到时候回来,二龙肯定比现在漂亮。”

这下,舒婶终于放心地和舒林去了城里。

舒婶惦记着老家,惦记着二龙,每隔几天就要打电话给杨伯,问天气、问雨水、问耕种,更多的是问二龙。她一遍遍叮嘱杨伯,喂二龙什么样的草,羊圈铺什么样的草褥,当然也不忘提醒杨伯添衣加被。

一晃大半年过去了,秋风起了。这天,舒婶坐在狭小的阳台上,呆呆地看着天边叹了口气,跟舒林说:“大龙,我想二龙了。”

舒林笑嘻嘻地说:“妈,你不仅想二龙,还想着养二龙的那人,是不?

舒婶直呼别瞎说,舒林却一本正经起来。他认真地说:“妈,我没胡说。儿子知道,杨伯是好人,你们年轻时好过。种种原因,你们没在一起。现如今爸去世了,杨婶也走了。你们为了后辈们的面子,从没想过要再续前缘。但是,儿子觉得,老来还得有个知冷知热的贴心人。那天我看到你把一只羊当儿子 ,我难受极了。为了我,你受了多少委屈?我有意把二龙托付给杨伯,是想让你们多接触。我故意让你们分离一段时间,也是想让你们意识到会挂记对方。”

“老妈,回去吧,和杨伯多处处。”舒林说。

第二天,舒婶打电话给杨伯说:“杨大哥,我想二龙了,我想回去养着它,再不回城里了,你看行不?

杨伯说“行!我和二龙等着你回来。”

作者:崔志芸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