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小说」洁白的羽毛寄深情(四)

2023-02-01 14:02:09 108

摘要:【师仁小说专栏】打球 (第九期)④文 / 杏坛师仁前文请点击链接查看「师仁小说专栏」打球 (第九期)①「师仁小说专栏」打球 (第九期)②「师仁小说专栏」打球 (第九期)③学校迎新年教工羽毛球团体赛,语文组男队夺冠、女队铩羽。教育系统元旦晚会...

【师仁小说专栏】打球 (第九期)④

文 / 杏坛师仁

前文请点击链接查看

「师仁小说专栏」打球 (第九期)①

「师仁小说专栏」打球 (第九期)②

「师仁小说专栏」打球 (第九期)③

学校迎新年教工羽毛球团体赛,语文组男队夺冠、女队铩羽。

教育系统元旦晚会主持人竞选,肖雅艺压群芳,排在女主持人之首。晚会在市会展中心举行,叫好又叫座,应其他系统邀请又连演两场。

肖雅淡抹颜面,一袭红装,靓而不俗,手持话筒,款款走到舞台黄金分割点上,微笑着还未发声,立即惊艳全场,掌声爆响满场的雷鸣。她的吐音、声调、语速、表达,人说可羞周涛、董卿;演出中她还献唱了一首《好日子》,人说她是宋祖英第二。晚会首场演出,市电视台现场直播,以后又重播多次。她成了全市的明星,受到众多观众的追捧。花香蜂乱舞,不乏求婚者。一个富二代让他爹找实验高中一位外号“月下红娘”的女老师做媒。肖雅说:“我不崇拜钱,我崇拜人品、才气。”一个官二代让他老娘请实验高中校长介绍。校长说:“让他自己去谈吧。”那男孩把肖雅从语文备课室叫到楼下说:“你的校长同意啦。”肖雅问:“同意什么呀?”男孩说:“同意让你跟我谈恋爱。”肖雅说:“他同意,你找他谈去。你是干什么的?”男孩忙说:“提副科啦!提副科啦!”肖雅说:“我不嫁官员。”一个主管国土资源和城市建设工作的35岁的副市长打电话给教育局长,想把她调到市政府当秘书,肖雅说:“我决不攀附权贵。”

有人就议论。都什么年代了,还因循守旧?想当淑女,她只能穿越到封建社会生存。当今,红尘攘攘,新潮滚滚,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她会吃亏的。果不其然。一个周六夜晚,她和孔儒在公园湖边漫步,一个豪门子弟认出了她,上前纠缠,非要和她交个朋友,孔儒就怒斥他。站在豪门子弟后边的两个小胡子上来撕扯孔儒,打了他几拳。这时,李超丹和几个同学从市体育场打球归来走到这里,就打110报警并给魏国风打了电话。110到来后把几个相关当事人叫到警车上要带回派出所做笔录。赶来的魏国风和李超丹他们追着警车也到了派出所。所长知道那豪门不好惹,又看看肖雅和孔儒脸上没有伤痕,说话、走路都还正常,就想劝几句,不了了之。魏国风坚决不同意,要求依法公正处理,让豪门子弟当面道歉,保证永不再犯。这时,豪门子弟的爹娘也来了。所长想了想说:“我们肯定会依法办案的。你说他侮辱女性、动手打人,得有证据。”李超丹说:“我和我的几个球友都看到了。”所长说:“囚友?还狱友呢,你们都坐过牢?别乱插嘴,口说无凭。”超丹说:“什么狱友?我们是经常在一起打球的同学,我们有铁证。”说着,拿出手机晃了晃:“这里有全程录像,我还发给了我哥哥。”所长问:“你哥哥是做啥的?”超丹说:“省城《都市早报》记者。只要你按刚才魏老的要求处理,我就跟我哥说你秉公执法,已经处理好了,别曝光了。”所长沉思了一会儿,又看了看豪门子弟的父母,面对魏国风,指着豪门子弟说:“这样吧,先叫他当面诚恳道歉,写个保证书;关于对他的治安处罚呢,”所长又用右手食指点着自己的鼻子说,“明天我会给你个满意的答复!老同志,建和谐社会,创平安安城,我们都要操点儿心,可不能添乱呀!”

回来的路上,孔儒说:“超丹,把录像给我看看。”超丹说:“哪有什么录像呀?我吓唬他的。刚才在体育场打球,听几个大人瞎喷,一个人说:百姓不犯法,谁个也不怕;官员怕上级,上级怕媒体。”

打完本学期最后一次羽毛球走到青年教师公寓楼前,孔儒把上午到客运站买的一张夜晚十点发往省城的宇通卧铺票递给肖雅:“祝你一路顺风,寒假快乐!上楼去吧。”肖雅说:“我跟你一块去魏老师家道个别。”

魏国风正在客厅里清点十几捆图书,见肖雅来了,就说:“刚才物流送来的。”肖雅拿起一本,见封面上印着“魏国风诗集”几个大字,惊喜地说:“魏老师出书啦!”魏老师就笑:“搭人家一套诗歌丛书的车,也自费印了一本,人家让自销400本。想起了2009年央视春晚姜昆说的话:过去是特有文化、特有水平的人才出书,现在是是人不是人都能出。唉,萝卜白菜,各有所爱。敝帚自珍嘛。”肖雅说:“不能一概而论,自费出的也有好书。草根作者写得再好,也很难公费出版。不少公费出的书,若不靠摊派,也很难卖掉。”她拿起一本坐到沙发上翻看,不一会儿,就对一首诗产生了兴趣。诗题两个字:打球。还有一个副标题,也是两个字:初练。诗不长,就两小节:

打球

——初练

打球 初练

初练 打球

打球 初练

初练 打球

太阳多蓬勃 洁白的羽毛

云霞多绚烂 沸腾的心头

是神话中—— 你来我往——

丘比特射来的箭? 能穿越多少春秋?

诗的下边还有一副插图,是影印的半张照片——左边的半张。这半张的左下方,是一个年轻男子——当年的魏国风——两腿马步,上身微微前倾,右手紧握羽毛球拍,似在准备接对方发过来的球;右上方只能看到半边球网。肖雅把书拿到魏国风面前,指着那一页说:“魏老师,看你这首诗和照片,好像还有典故呀?”魏国风看一眼,笑了:“电视里孙红雷做广告说过,我们都是有故事的人。”肖雅说:“魏老师,我把这本带回家仔细拜读,你得签个大名。”“我的名字不值钱。”就接过那本书,坐到书桌前在扉页上写下“请肖雅同志雅正”一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递回肖雅手里。肖雅说:“魏老师,夜里我就要坐车回去了。给你拜个早年,祝你春节快乐,幸福多多!”“谢谢!”魏国风说:“回去了,代我向你爸爸妈妈问好!”肖雅脸上的笑容突然退去,低声说:“我只有妈妈。在我心里,爸爸早死了。”正在帮魏老师整理书的孔儒忙问:“你爸他怎么了?”魏国风说:“孔儒,咱别问了。”

肖雅咚咚走下楼去。外面风很冷。走着走着,忽然感到一阵阵恶心……

往事不堪回首。她上初中时,一次,发现父亲开车带着一个妖艳的年轻女子在大街上招摇。还有一次,学校提前放了学,她回到家中,碰见父亲正跟那个女子打情骂俏,夜晚,就偷偷跟妈妈说了。妈妈说:“我已经知道了。”妈妈开始进行婚姻保卫战。“战斗”中,爸爸竟对她妈妈大打出手,不仅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又找了两个小三。妈妈忍无可忍,提出离婚。爸爸想要女儿,妈妈说:“除了雅雅,你要什么都成。”肖雅还朝爸爸脸上吐了一口唾沫说:“你白日做梦吧!”她本不姓肖。上幼儿园报名时,妈妈把给她取好的三个字的姓名写在一张纸上交给老师,姓氏后边是“肖雅”。老师把“肖”读成阴平,妈妈说:“读去声,跟‘学校’的‘校’一个读音,是‘像’的意思。”考高中报名时,妈妈硬把爸爸的姓氏去掉,改叫肖雅,就当成肖姓,姓名不过就是人的一个代码而已,与本质无关。妈妈受不了那些同情(不管是否真诚)或是轻蔑(不管有无恶意)的目光,就从原单位调到了省城文化馆。爸爸为养情人收受巨额贿赂,东窗事发,被判重刑后,妈妈与她约定:一生一世,无论何时何地,谁也不要再提起那个人,就当他早死了。(未完待续)

本文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ㅡ END ㅡ

作者简介:网昵称杏坛师仁 ,笔名师仁,本名施永杰,河南正阳县高级中学教师,特级教师,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小小说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大观杂志社签约作家。1982年3月在《奔流》发表处女作短篇小说《清晨,当我醒来的时候》。大学毕业从教后辍笔。2009年重拾文学梦,学写格律诗词,恢复小说创作。曾在《诗词》《中国老年》《大河报》《大观》《奔流》《新课程报》《老人春秋》《驻马店日报》等报刊发表作品,出版小说集《情·缘》。

关注头条号“等你FM”,更多精彩每天等你来。

本文为"等你FM"原创作品,转载请注明出处。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