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相亲(小小说)

2023-02-08 15:57:05 580

摘要:汉南市北郊15公里处有个新建的水上游乐园。游乐园的老板是住在这水库东侧水塬村的一位地地道道乡里小伙子,名叫水福27岁了,还没谈对象。这并不是他长相不英俊。水福方脸阔鼻,个头没有一米八○也足足有一米七八,往哪一站,过个俊俏的姑娘就得驻足望他几...

汉南市北郊15公里处有个新建的水上游乐园。

游乐园的老板是住在这水库东侧水塬村的一位地地道道乡里小伙子,名叫水福27岁了,还没谈对象。

这并不是他长相不英俊。水福方脸阔鼻,个头没有一米八○也足足有一米七八,往哪一站,过个俊俏的姑娘就得驻足望他几眼;也不是他家中没钱。

他父亲承包了村上这个足有三百多亩水面的跃进水库,前些年就置办了厚实的家底。

近几年,水福高中毕业回家后,不仅在水中养鱼,而且对水库前半截进行了全面规划和改造,买来游艇和划船,在水库四周栽上松柏翠柳,修建了码头和水中凉亭等景点,吸引市区游客,光门票收入,一年就有十几万,银行里的存款已接近七位数了,哪能没姑娘看上!

可是,任天仙般的姑娘上门相亲,水福总是来个徐庶进曹营一言不发。


这天,当又一个姑娘上门来讨个没趣走了后,急着想抱孙子的水福妈,当着丈夫水中依的面,数落起儿子来了:“水福呀,你看村里和你同龄的小伙子都娶了媳妇,孩子都在怀里会叫爸爸了,你还是十字路口的电杆,光棍一个,说媒的和相亲的姑娘踩矮了咱家门槛,再好看的姑娘,你咋一个也看不上呢?”

水福不耐烦地一跺脚说:“妈,我的婚事,我都不急,你替我急啥?”

他妈嗔怪地瞪了他一眼:“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和你爸想抱孙子呗。水福呀,你可千万别以为咱家有钱,花地里选花看走了眼啊!”

水福笑了:“嘻嘻,不会的,妈,你放心吧!”

水福妈见儿子一副心高气傲的模样,赌气说:“看不上农村姑娘,未必你想给咱家找个城里媳妇吧?”

水福让妈一激,倒顺着梯子上了墙,说:“那你就等着吧,我非给你娶个城里姑娘做你儿媳不可?”

水福妈见儿子一脸认真劲,扑哧笑道:“得了吧,水福,你别逗妈了!哪个城里姑娘能凤凰下架,嫁给你个农老二哩?”

水福一听,倔脾气就上来了,跟妈较劲说:“妈,时代在变,人的观念也在变,你不信,我明天就去电视台,花钱做个征婚广告,专门给你找个城里媳妇来。”

“行了行了,你别给我去丢人现眼了。”水福妈还真有点恼了。

水中侬见母子俩你一言他一语地没个完,忙插话劝解妻子道:“他的婚事他自己做主,哪怕他娶回天上的七仙女,我们也欢迎。”

母子俩闹了个不欢而散。水福妈以为儿子只是和自已说着玩的,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可水福认真了,第二天就去了城里,两天后,在市电视台的本市新闻后面,果然播出了他的一则征婚广告:

我叫水福,今年27岁,是个地道的农村青年。愿跨地区、跨行业、跨阶层,结识城市未婚女青年,同她话人生、切磋学问。我不瞒大家,我家住在水塬村,北郊新兴的那个水上游乐园就是我一手创办的。我想在养鱼和接待游人的基础上,再挖掘一下跃进水库的潜力,再图发展。有意者书信中谈,切勿登门造访。

市区北郊水上游乐园主人:水福。

为这个广告,已是农业电视函授大学毕业的水福,曾动了整整一个晚上的脑筋,想了很多很多。

7年前,他回村的时候,他父亲水中依就承包着这个大水库。

不过,父亲是拿着勺把烦搅,只知道春天往库里投放鱼苗,冬天下网捕鱼,一年忙到头,交了属于村、乡两级的承包费,所剩的都是自己的。

水福高中毕业回家,就对父亲这古老的塘库养鱼方法看在眼里,急在心头。

有一段时间,他真是睡不着、吃不香,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这年春天,他偶然到城里玩,碰上一个家在城里的同学,约他到市区唯一的莲湖公园去玩。

这公园四周翠竹杨柳,可湖水黑浊浊的,还飘散着刺鼻的怪味。

可那些驾驶游艇、划船取乐的大人小孩却是走了一拨来一群,排队在等候。

这么恶劣的自然环境,竟吸引了这么多的游人如梭般在岸上水中穿行。

走出公园门,他很感激那位同学,抓住他的手久久不放,说:“老同学,今天这一游玩,真让我开了窍。莲湖公园的水源与环境,根本没法和我们承包的跃进水库相提并论,我们那里太优越了。回去后我就和父亲商量看如何开发它。”

好在水中侬的思想并不保守,水福回来一点拨,他心中就亮堂了,当下拍板决定道:“儿啊!按你的设想干吧!我支持你。”

几十万元的积蓄加贷款投资进去,水上游乐园就这么开张了。

第一年,就盈了大利。

乡村两级一见有利可图,主动又来同水家父子俩协商投资修围墙,铺水泥路和盖湖心凉亭的事,虽然承包费翻了两番,但供游人游乐的环境更优美了,何乐而不为呢?

水福他们又把头年的利润拿来再投资,建饭馆,开商店,看得村里人眼热了,也都拿出积蓄来就近投资做买卖。就这么滚雪球似地发展了四、五年,水库游乐园成了气候,成了汉南市新开辟的一个旅游景点,形成了春夏秋冬游人不断的局面。

可水福并不满足。

掌握着水库主动权的他,觉得水面潜力是挖掘了些,但还没有完全挖掘到饱和的程度,他一直想找一个志同道合的伴侣,结婚后夫妻同心,共同开发这片乐园。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媒人给他介绍的一个又一个姑娘都是些胸无大志,贪图钱财和享乐之辈,见了面,一开口,先问水福家到底有多少钱,根本不问水中游乐园的情况,这咋行呢?找不到中意的,水福只好找借口推诿,婚事也就一拖再拖没个定点了。

如今,他的征婚广告在电视中一亮相,不仅让水塬村的人大吃一惊,连他爸和妈也来到水库上,找到正在忙碌的儿子问:“水福,你真的要找个城里姑娘为妻吗?”

水福头一扬,自豪地回答道:“广告都在电视里打出来了,还能有假吗?”

“可是 ”水福妈忧心忡忡地问道:“你就那么有把握,城里姑娘能吃这个苦吗?”

“城里姑娘咋不能吃苦?”水福争辩道,“城里姑娘不仅聪明,有文化,而且吃苦得多了,说不定我们这水库再创收,得靠人家哩!”

水中依哭笑不得,用手点着儿子的额头说:“你呀,八字还没见一哩,就想入非非替人家讲话了,不害臊!”

水福理直气壮地说:“这有啥害臊的,找城里姑娘做对象,是我的自由,你们想咋办?想干涉我的婚姻自由是不是?”

“你一”水福妈被问住了。

水中依见状,拉了她一把,叹一声道:“唉,你妈是怕你骑上老虎背下不来,把婚姻大事一头挑尖了、一头滑脱了。唉,儿大不由娘。走,我们回家去吧!”

水福的征婚广告在市电视台连播了两个晚上,就停了。

而这两个晚上,等于在汉南市所属城区乡村掀起了轩然大波。


到了第四天,就有城里姑娘给水福来信了,先是封两封,接着三封四封……十几封,信越来越多,其中有市区的,也有外县的,反正,凡是市电视台能波及到的县城都有姑娘来信。

水福仔细地看了看这些来信,又一下泄了气,这些来信,不是问他个头高矮、长相俊丑,就是问他到底有多少钱财,家中有无父母兄弟……就是没有一个同他谈水中游乐园如何发展和谈人生观的。

水福读了几天信,心里凉了半截,以后有信来时,他拆开只简单地看一眼,就扔进废纸篓,更谈不上回信了。

他在想:怎么城里的姑娘和农村姑娘都一样势利呢?找一个志同道合的姑娘做伴侣,难道就这么难吗?

就在水福困惑不解时,在汉南,市最大的农贸市场——南关市场的一家农家信息打字复印部的一位年轻女经理史菡,却对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这史菡小时候也是在农村长大的,10年前在一家工厂当干部的父亲设法将她和母亲的户口转到了城里。

史菡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在家呆了一年多,没个正式工作,母亲想花点钱,托人给她买个好工作,史菡得知却摇头拒绝了:“花那个冤枉钱干啥?买个工作,挣死工资,放在现在这高消费的时代,能干啥?还不够人家大款打一次牙祭!一个人脚下自有干条路,我何必要一条路走到黑呢?把你们想白花的那笔钱给我,让我自谋生路。”

史菌的父亲很欣赏女儿的勇气,点头赞许:“对,我们厂穷得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了,厂里还动员大伙自谋生路哩。给你10000元钱怎么样?”

史菡拿着这10000元钱,找了两个在家待业的同学王芳和夏丽,三人在人流量最大的南关大农贸市场门口,租了一间门面房,买来打字机、复印机,专为南来北往的农户搞了个农家信息打字复印部。

没想到开张不几天,生意就格外红火,一年下来,三姐妹不仅和全国各地的信息部横向交流,也为广大农户提供了大量的籽种和经济信息,挣了许多钱,除了每月应得的工资外,年终还按投资比例,分到近2万元的红利。

她庆幸这条路走对了。

母亲见她一月挣的钱顶自已半年工资,也就不再提为她找正式工作的话了。

由于她们这个信息部提供的鸡鸭鱼肉及蔬菜类的信息十分准确,因此,生意一年比一年火。

几年后,史菡的父母开始为她物色对象。无奈,物色了一个又一个,史菡半个也看不上。

史菡妈急了,当着丈夫的面问:“菡菡,你都25岁的人了,给你介绍的这些小伙子中,有大学生、有干部、有解放军,也有工人,你咋一个也看不上?难道叫我们留你在家养老呀?”

史菡风趣地说:“妈,你别瞎操心了。对象会有的,只是我现在不想找。”

史菡妈叹口气说:“唉,女大不由娘,算我白操心了。”

史菡爸倒站在女儿一边,笑笑劝慰道:“放心,我女儿不是丑八怪,不会嫁不出去的。婚姻大事,由她自个做主吧!”

水福在电视台播放的那则征婚广告,史菡注意看了两个晚上。

报刊上的征婚广告,史菡见得不少了,男青年在文字广告中,先谈自己的长相,家庭情况,然后讲要找的对象条件,往往都是漂亮大方、性格温柔、年龄相当,有的连女方文化程度要求都很苛刻。

而这个叫水福的农村青年做广告,仅仅只介绍了自己的年龄、身份,是丑是俊却是一个谜;更主要的是,他除了要求寻一个城市未婚女青年外,也没讲要找个城里姑娘是光脸,还是麻子,而是声明要通过书信同女方切磋一下学问,谈谈人生,真是既新鲜又稀奇,太具吸引力了。

这些天,农家信息打字复印部里的两个姐妹王芳和夏丽一见面也都谈起这个热门话题。

这天一开门,两姐妹又谈上了。

王芳问:“哎,你说,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伙子,能找到城里姑娘做对象了吗?”

夏丽一摇头:“不可能,哪个城里姑娘愿嫁他个乡巴佬呢?”

“别嘴硬,说不定你还向人家去应征信了呢!”

夏丽轻蔑地吐了一口唾液:“呸,本小姐长相虽然困难了点,但还没那么贱!他即使家里有金山银山,我宁愿找个城里缺胳膊少腿的,也绝不会和他这个乡巴佬结夫妻。”

她俩一口一个乡巴佬,话越讲越刺耳,史菡有些心烦。

北郊外那个水上游乐园她曾去春游过两次,那里风景优美、空气新鲜,的确是个休闲娱乐的好去处。

当时,她听人讲,这是一个农村小伙子一手创办的,她就很佩服这个小伙子的胆略和眼力:一家人利用水库,开发出这个集旅游、商业、饮食为一体的第三产业来,恐怕是有胆识的城里青年也未必敢想象的。

她还听人说,水上游乐园办起来后,不仅他自己富了,还带动村里和村民们来这里投资,铺水泥路、开商店、卖小吃和办儿童游艺园,生意都红红火火,村上有了收入,大部分村民也富了。

而他雇的人,也是从本村家庭生活不富裕的农户中来的。

城里人到这里来,被他掏空了腰包,走时却开开心心,高高兴兴的,一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模样,真算不错,有见识!

当时她佩服得五体投地。可当她沿着水库转悠了一圈后,又觉得偌大个水库,内在的潜力还没有挖出来,好像还缺几个来钱的项目。

具体缺什么,因为不认识这个创办人,也就没必要看戏流眼泪,替古人担忧。

反正她玩得很开心,一天吃喝玩乐花了50多元钱,觉得值。

因此,史菡打算今年春夏之交,把王芳和夏丽也约去潇洒走一回。

现在,这个小伙子在自己的终身大事上,再出奇招,不顾自己是个属农的,要和城里姑娘谈情说爱,并胆大妄为,把征婚广告打到电视上,这既是一种挑战,又需要大勇气。

仅此一招,就吸引了史菡。

这几天她一直在思考,自己是不是该去应征?因为耳闻目睹的现实,早已打动了史菡的芳心,她心里筹划的对象人选,不正是水福这样一个有胆有识、敢做敢为、不断要求上进的新时代男青年吗?

什么农村人要找农村人,城里姑娘要嫁城里汉,这全是世俗的偏见!

所以,当王芳和夏丽这天把话题转到水福身上,对他热嘲冷讽最热闹时,她忍不住开口制止道:“你们烦不烦人,人家有征婚自由,又不碍着你俩什么,凭啥背地里对人家说三道四?”

王芳和夏丽见史菡出来替水福鸣不平,存心要逗她,互相使了个眼色。王芳惊讶地打趣道:“哟,看菡姐这架势,八成是对乡里小伙动了心吧?要不,哪来的这么大的火呀!”

夏丽也顺口道:“菡姐,你要是看上了这个乡巴佬,就赶快给他写封应征信去呀!”

“写就写!”史荡一赌气,坐在打字机前,叭叭叭北按起键钮来。

两个姐妹一看,大吃一惊,像不认识似地看了她半响,然后一左一右拉住她的手认错道:“菡姐,我们和你闹着玩的,你咋生气了呢?”

“是啊是啊!再生气也不应该拿自己的婚烟大事开玩笑阿!”

“谁开玩笑了!”史菡大大方方地推开她俩,“我已决定去应征。”

“哎哟!”王芳惊叫一声,扑上来按住史菡的双手道:“菡姐,我们错了,你千万别意气用事啊!”

“对,改变主意吧!”夏丽也抱住史菡的脖子说:“菡姐,别让我们良心不安了吧!”

史菡再次推开她俩,一本正经地说:“我不生你俩的气,我确实是想去应征的,你们别管我好不好?这是我自己的事,与你们无关。”

王芳和夏丽无奈地松开手,眼睛瞪得老大,看着她把应征信打印出来。

当天下午,史菡亲自到南兴邮电所把信给水福寄走。

水福收到史菡应征信时,已是第三天的早晨了。史菡的这封信是随他订的报刊,由邮递员专程送到他家的。

水福开办了水上游乐园后,专门订阅了几十种报刊杂志,为游客们专门提供了一个免费读报刊的阅览室。

这一举动确实吸引了不少游客。

邮递员把他的家作为一个投递点,把邮件直接送到他手上。

由于白天忙,水福没顾上看史菡的来信,收到后就扔在卧室的床头柜上,直到晚上要休息前,他才拆开史菡的信。

每晚睡觉前看信,已成了他发征婚广告后养成的习惯。

史菡的这封信,寄信人地址是印好的,而水福两个字是打字机打的,和他从某些杂志社邮购的杂志一样;落款上那“农家信息打字复印部”引起了水福的好奇心,他抽出信笺,里面仍用打字机打的,内容是这样写的:

水福同志:你好!我叫史菡,今年27岁,未婚,是个地地道道的城市小姐,现在汉南市南关大农貿市场农家信息打字复印部供职。

看了你在电视里播出的征婚广告,恕我冒昧地给你写这封信。

在我俩没见面前,我准备就你的水库今后发展趋向,出三张考卷,就水上游乐园的继续开发利用,请你解答。

不瞒你了,我曾两次在你的水上游乐园玩过,我觉得它的开发利用前途大得很。如果你全答对了,我们再会面。

如果你愿意答我出的这三张考卷,就请你来信,好吗?”

短短一席话,使水福对未曾见过面的史菡大感兴趣。


他在经营水上游乐园的同时,又上了几年中央电视农业函授大学,读了不少政治、哲学、农业科技、水产养殖方面的书籍,并以优异成绩获得了毕业证书。

史菡究竟有多大本事,敢给自己出三张考卷呢?一个城市小姐,若给自己出的考题与水库风牛马不相及,那不是要闹出天大笑话吗?

不过,水福深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决定选取史菡为自己恋爱对象。

当晚,他趴在电灯下,提笔给史菡回了封接受挑战的信。

第二天寄出后,他就静候史菡的三张考卷。

他暗暗好笑:哼,你考我,我还想考你哩,就怕你不亮相!

信寄出去刚一个星期,史菡的第一张考卷就到了。

一张纸上,画着跃进水库的草图。

应该承认,史菡的记忆力相当不错,葫芦形水库平面图画得还真像。

水库东西两侧的土塬上,画了两排简易生产院场和房屋,东侧房内画着一只鸡,一只鸭,一只鹅,西侧的房内,画了一头大肥猪。

下边写着这么一道考题:“水福同志,你能根据图中所示,找出跃进水库除了养鱼和供游人娱乐之外的潜力吗?”

水福一看这张考卷,就一目了然了。东侧画鸡鸭鹅,是暗示这些房子和场地可以喂养鸡鸭鹅,而西侧房子和场地上画猪,那不是叫自已发展养猪业吗?

养鸡鸭鹅,水福心中已有了筹划,就是没想到养猪。没想到的,让史菡这个城市姑娘想到了。

高,实在是高!这不正是跃进水库没开掘的巨大潜力吗?对,就按史菡给自己设计的蓝图去办吧,养1000只肉鸡、1000只鸭子、500只鹅,200头猪。

真是木不钻不透,人不提不知啊!他把这个设想变成答案,给史菡寄去了。

在寄考卷时,水福在里面夹了一张自己的彩色照片。

很快,史茜的第二张考卷又寄来了,里面也夹了一张彩照,他抓过来一瞧,不禁大喜过望。史茜的这张照片,正是在他的水上游乐园的水中凉亭前拍照的,她头戴一顶时髦的遮阳帽,留着披肩长发;鹅蛋形脸上,柳眉高挑,一双丹凤眼黑白分明,散发着青春的魅力;苗条身材呈现着秀美的曲线,呀!真是一个漂亮绝伦的城市小姐。

见到这张照片,如同见到了史菡本人,真让水福受宠若惊。

他按奈住心头的喜悦,又急切地看史茜的第二张考卷。在这张考卷上,史菡在赞美他设想的同时,又向他提出第二个问题:“水福同志,你能根据上张考卷上的设想,搞一个一条龙生产方式吗?对不起,我家原在汉江边水乡,就这个问题,我请教过专家,他们对我说,用有机肥养鱼,比无机肥养鱼见效要快,还能提高产量。”

这一条龙的生产方式,在如今的报刊上比比皆是,尤其是塘库养鱼方面,他好象在哪本杂志上,看到过鸡猪鱼一 条龙生产的,怎么会忘了呢?

好在水福记忆力特别好,过目不忘。这晚,水福忙了整整一个通宵,总算找到了这本杂志。

经过阅读和深思熟虑,又结合自己的水库实际,他写出了答案,用养鱼买饲料和化肥的钱,买鸡鸭鹅饲料,而鸡粪晒干经过再加工,又可以去喂猪,鸭子吃了饲料,粪便在水中戏耍时排泄,再把猪粪便洒进库中喂鱼,每年仅饲料化肥,就可节省近十万元,而养鸡鸭鹅猪增加收入,又是二十多万元哩!另外,鸡养成肉鸡,40天卖一次肥鸡,这样算下来,增收潜力更大;

水库尾潜水处,还可以种植猪爱吃的水草,猪草问题不也解决了吗?这真是抱个金娃娃的买卖!同时,又给村里二十多个闲散劳力找到了挣钱干活的路子。

他把这些概括为这样一条生产方式。饲料 鸡鸭鹅,喂养猪,粪便养鱼。

信写好寄出去,已是第二天10点钟了。

他回到家,拿出史菡的照片,让父母欣赏。

水福妈看了连连赞叹:“啧啧,到底是城里女娃,你看这皮肤多白,多嫩哟,指头一压,都能出水啦!水福,这婚事能成吗?”

水福不好意思地笑道:“嘿嘿,那要看我三张考卷回答得怎么样呢?”

水中侬不解地问:“三张啥考卷呀?”

水福把前后经过一讲,水中侬感叹道:“嗨,如今的年轻人呀,什么都想新奇怪,你有把握取胜吗?”

水福信心百倍地回答:“有,我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水中侬笑呵呵地说:“对,不能让城里姑娘小看了你这个农村小伙,是我的种,认准了路,你大胆地走吧!”

水福妈也自豪地说:“我养的儿子,不会失败在谁手中的。”

父母的鼓励和支持,如同给水福注了一剂强心针。

史菡的第三张考卷是一张汉南市的交通单位和商业网点平面图。

图下的空白处写的是水福的一条龙生产程序,不过,史菡在后面加了一个项目,变成“饲料一鸡鸭鹅猪一鱼一烤鸡鸭鹅店、鲜鱼店。”

这次,水福一看更明白了,这不是叫自己把生产的产品打进城去,做成熟食,自产自销吗?

不仅成本小,盈利大,还可让利市民,销售也快呀!看着汉南市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网点如织的商业,水福在上面找啊找,象一个勤劳的蜘蛛爬网,最后终于确定了两个开店的地方。

第一个是汉南市火车站中心广场右侧的饮食一条街,他在这条街上标上了烤鸡店:

第二个是在市区广场西新修的商业楼中,租房开鲜鱼店,因为这儿一到下午,就成了市民们游玩的中心。

他在图上标明记号,并一一附纸说明得失:火车站每天客流量大,旅客上车之前,都愿意买只烧鸡带上,途中吃着既经济又实惠;把鲜鱼店安排在商业楼群中,对市民的吸引力最大。

水福寄第三张答卷时,还向史菡发出一张邀请信,邀请史菡小姐在本周末来水上游乐园见面细谈。

史菡会接受水福的邀请来吗?

水福的三张考卷,答得非常圆满,若要叫史茜打分,张张都在100分。他俩虽离十几里远,但共同的理想把他俩的心紧密地连在一起了。

史菡接到水福的第三张考卷后,就满意地回家向父母推牌,告诉他们,这个周末,她要去水上游乐园会见水福。

史茜爸听了倒没说啥。因为他早已从王芳、夏丽的口中得知了女儿向电视中征婚的农村小伙子应征了;

史茜妈却有点儿不情愿,埋怨女儿道:“这么大的事儿,你也不跟妈商量商量。人家农村姑娘都想方设法往城里钻哩!你倒好,来了个背道而驰,城里姑娘朝乡下嫁!”

史菡反驳道:“嫁给乡下娃怎么啦?妈,你怎么扔下尖担打割柴的?农村小伙不是人吗?婚烟法也没规定城里姑娘不允许往农村嫁呀?如今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守旧,搞城乡差别呀?”

一连几个问题,问得史菡妈答不上来。

史菡爸见状,忙笑着替妻子解围:“嘿黑,菡菡,只要你决定了的事儿,我和你妈都支持。好,又一个时代新潮,真正的城乡大结合。”

史菡爸为啥这样说呢?说来也有点巧合。当年,史菡爸进城工作时,硬是看上了一个家住水乡的农村姑娘,就是现在的史菡妈。

他俩初中毕业就谈上了,史菡的爷爷和奶奶硬是从中阻挠,但最终两人还是冲破阻力结婚了。

史菡妈瞪了丈夫一眼说:“都是你惯菡菡!”

“也不一定能成!”史菡直言相告,“我和他没见过面,要说见了,也是张照片。”

史菡说着,从贴身衣袋中拿出水福的照片,递给母亲说:“喏,就是他。我俩只通了信,信里也没有什么山盟海誓,也没谈过一个爱字。我想等见了面,再和他接触一下再决定。”

史菡妈见水福长得一表人才、英俊潇洒,脸上立即露出喜色,说:“你去吧,妈不阻拦你了。”

到了约定的周末,水福在水上游乐园入口处,等候史菡。

史菡骑着一辆三速自行车,肩挎一只小巧玲珑的坤包。

水福远远地一眼就认出她来了,立即像只飞鸽似的跑上去象熟人一样招呼,“史菡,你来了!”

“嗯!”史茜从车上跳下来,微微一笑,大方得体地和水福肩并肩往水上游乐园入口处走去。

乡村人是十分好客的,尤其是水中依和妻子,见儿子谈的对象来家,高兴得像吃了喜鹊蛋。

村里人闻讯城里妞看上了乡里娃,也都格外好奇,一路上,那些摆摊设点的大姑娘、小媳妇、开商店和卖小吃的婶子、大叔们,看见水福和史菡从眼前走过,都用异样的眼光盯着史菡,好象她是下凡的七仙女,那么的美好,那么的高贵。

走进水福家只见客厅的茶几上摆满了各种时兴水果,红的是桔柑、苹果,黄橙橙的是梨,一盘花花绿绿的奶糖,有十几个品种。

水中依夫妇乐坏了,忙招呼史菡坐下,又煮荷包蛋给史菡吃。水福和史菡坐在沙发内,一见如故,没有拘束,说说笑笑,好和谐,好热乎呀!

史菡吃过荷包蛋,碗筷一放,冲着水中依和水福妈一笑,很有礼貌地说:“大妈,大伯,我和水福沿水库走一圈去。”

水福爸妈听了合不拢嘴,连说:“好,好。”

水福和史菡肩并肩沿水库悠闲地转起来。两人边走边谈,走走停停,不时用手指指点点讨论着什么,恰到好处时,两人相视而笑了。

这跃进水库是人民公社化时,是人工筑成的,两个土塬间自然形成前面的水域很宽阔,后面则很狭长很窄。他俩走到一个岔弯处时,史菡看了看这里的地形,说:“在这个狭长的湾子里,搞个水上打猎场如何?”

水福想了想,一拍后脑勺说:“绝,搞一个水上打猎场,独一无二的首创,绝透了!可是,”他迟疑了一下问:“可水中的猎物呢?野鸭子极少,白鹤又不能打,总不能叫打猎爱好者用猎枪打水中的游鱼吧!”

史菡点拨道:“没有野猎物,可用家鸭,家鹅代替呀,既提起了打猎爱好者的兴趣,又赚了他们的钞票。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了,眼下要紧的是,把机械化养鸡鸭鹅场和养猪场办起来,让一条龙的生产方式活起来。你估计要多长时间才能投入运转?”

水福估算了一下说:“大概半年以后吧!”

史菡红着脸说:“那等到开张那一天,就是咱俩的婚礼了。”

水福大喜:“这么说,你这个城里妞,已决定嫁给我这个乡下娃了。”

“嗯!”史蓝点一下头说:“通过和你书信来往及短短接触,我已认定,你就是我要找的胸怀大志、志同道合的心上人。”

“我的感觉也一样啊!” 水福猛地捏住她的手说:“我也一样……”

他俩正在卿卿我我时,只听水中依在楼房顶上扯开嗓子叫起来:“水福儿,你俩快回来吃午饭了!”

听到叫声,水福应了一声,就和史菡手拉手地往家中返去。

午餐真是丰盛极了,麻辣鸡、清炖鳖、红烧鲤鱼……七碟入碗,香味扑鼻。

水福爸妈又夹鱼又夹肉,让史菡吃,史菡吃得津津有味。

饭罢,史菡和水福向水中侬谈了开发水库的逐步设想。

对办养鸡场和猪场,水中依从心眼里赞同,可对养2000只鸭、1000只鹅,水中依却有疑问:“在库里养鸭鹅,水中的鱼不是让鸭鹅当点心吃了吗?”

史菡听了,对水福使个眼色,水福忙起身从屋内拿出一本薄薄的书来,交给父亲说:“爸,史菡早就料到会有人对水库中养鸭鹅有疑问,她今天来,专门给带了一本书,书名叫《塘库养鸭鹅好处多》,你拿去看看就没有顾虑了。”

水中依刚接过书,史菡又亲热地叫道:“大伯,我们不仅要自己养鸭鹅,还要动员全村人都养鸭鹅,都来库中放养。每户只要养500只鸭,200只鹅来水库中放养,到年终时我们就奖励他们300元现金!”

水中侬听了,一愣一喜的,把头一直点。

水福送史菡走后,水中侬半信半疑地看着史菡送来的那本书,一看竟入了迷。等水福回来,他就夸上了:“怪不得你娃要找城里妞做媳妇哩!人家就是有眼光,书中讲了水库中养鸭鹅,是不吃鱼的,倒是它们拉的粪便让鱼吃了,又抗病又生长快。”

水福妈也恍然大悟:“那我们不是既节省了饲料,又省得往水库中上肥,一举两得了吗?”

一家三口高兴了一阵子后,就按照乡俗,水福先去史菡家中拜望了岳父岳母,并定下时间接史菡的父母到家中来,与自已的父母见了面,定下这门亲事。

接着,水福和爸就忙着跑修建两个场子的手续。

村、乡两级干部非常支持,一路大开绿灯,不到一个星期,一切都办妥了。

半年后,两个占地各3亩的鸡鸭鹅场和养猪场建成了,竣工的时候正好是春天,是往水库中投放鱼苗和买仔鸡、仔鸭、仔鹅、小猪的大好时机。

随着这些小家禽家畜走进新居,水福和史菡的婚礼也如期举行了。

这真是水塬村的大喜日子,全村男女老少都来贺喜了,市电视台的记者也扛着摄像机来采访这城里妞嫁乡下娃的特大新闻。

中午12点一过,一长溜出租车,把新娘史菡和送亲的宾客接到水上游乐园入口处。

新郎水福挽着史菡的胳膊,在大伙的簇拥下,大大方方走进自家大院。

只见大院两侧的新婚对联别具一格,吸引了一大批前来送亲的城里人。那上联是:过去村女攀街婿;下联是:现在街妹嫁村哥。横批是:城乡大结合。

手拿话简的记者在门口拦住水福和史茜,硬要他俩讲几句话。

新郎新娘推让了一会,还是史菡接过话筒,在镜头前大大方方地说:“各位来宾,各位亲友,欢迎大家来参加我和水福的婚礼。

我嫁给水福,从现在起,就是水塬村的人了。

我俩都还年轻,要多做些造福乡里和社会的事。

为了这个目标,我俩愿把我们的能耐发挥到极限,带领大家走共同富裕之路……

话没讲完,就被院里院外雷鸣般的掌声淹没了。

一年之后,水福和史菡在汉南市区的田园鲜鱼店和福菡烤鸡鸭鹅店,也正式挂牌营业了。这正是:

养鸡鸭鹅办猪场,

水上乐园胜天堂,

城里姑娘嫁乡下,

龙凤呈祥奔小康。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