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小说|琥珀

2023-04-08 08:14:12 1606

摘要:当老王听到这个消息,他脖子上那颗被他视若珍宝的琥珀摔碎了。那颗琥珀戴在老王的身上已经十五年了,脖子上的红绳已经被岁月侵蚀成了黑褐色。老王闲时也会在手上把玩那颗很美的琥珀,我看到过一次,大约是两只昆虫,一大一小,大的那只正侧身扑向小的这边。我...

当老王听到这个消息,他脖子上那颗被他视若珍宝的琥珀摔碎了。

那颗琥珀戴在老王的身上已经十五年了,脖子上的红绳已经被岁月侵蚀成了黑褐色。老王闲时也会在手上把玩那颗很美的琥珀,我看到过一次,大约是两只昆虫,一大一小,大的那只正侧身扑向小的这边。我想这被凝固的时间也许是一出感人肺腑的亲情戏吧!当然也有可能是自相残杀,捉子而食,抬头看了眼老王,我不信这种假设。

老王和我是半年前认识的,他刚刚来到这个城市,跟着人在工地上做点零工,而我是他的邻居。老王无家无室,穿着半旧的外套,头发上总有一些灰尘。租下了我家旁边的一个房子,倒也没咋住,早出晚归的,话也不多。没活干的时候也不见他在家,他好像一直很忙,也不知道忙些什么。

我们第一次正式见面应该是他正在发“传单”,而我作为城管也的确是管了。没想到拿到手中竟然是“寻子启示”,黑白打印纸上四岁左右的小孩调皮可爱,尤其是那双杏眼,仿佛溺进了星河。脖子上那颗琥珀吊坠在黑白对比下显得有点模糊不清。这是我从警以来抓的第无数个发寻子启示的人了。我拍了拍老王,“大哥,这孩子长得真像你啊。”不待回复,便离开了。

没过几天我下班回家,没想到老王就住在我家旁边,他话不多,看着有点木讷,老旧的弄堂是邻里邻居最热闹的所在,而他仿佛与这世界格格不入,最多报以一笑了事。邻居久而久之也知道了他这性子,就不自讨没趣了。

两家离得是真的近,迈一脚就到他家了。夏天主干道上昏黄的路灯挤过檐壁透进弄堂,人们也都爱坐在门口上摇着蒲扇聊家长里短。那天快到后半夜我才下班,街道上空无一人,我看到老王一个人还坐在门口摩挲着手里的照片。想起那天看到的寻子启示上的男孩,便凑了过去。

“哟,老王,还没睡呐!”我热络地从自家拿了个小凳出来。

老王上下打量了我一眼说“这工作挺累的吧!”

“还行,就是磨人啊,有时候我也不忍心,但这不是还得公事公办。算了,甭说我了,都是辛酸泪,你这最近没活儿啊,这么晚了还不睡?”

老王摸了摸手里的照片,“没啊,今天是我家聪聪的生日,这块琥珀是他最喜欢的吊坠”。我才发现照片的下面老王手里还拿着一小块琥珀。

黑黄的灯光零零散散地打在他沟壑纵横的脸上,倒显出一丝柔情。

后来我断断续续知道,老王的儿子聪聪刚过了五岁生日,拍了他手中拿的那张照片就被人贩子拐走了。老王愁得夜夜失眠,妻子也是拿着那天儿子没有戴在身上的琥珀睹物思人。他们家本就是普通人家,经此一事小店面也落败了,转手他人。他一夜白头,妻子忧思过度生病,没有几年就撒手人寰了。

老王所幸边打工边寻子,十年来足迹几乎遍布各省,但聪聪的准确音讯依旧不多。老王也在风霜雨雪中日渐苍老。年轻的时候他也是挺精神的一小伙子,而现在因为人贩子搞得家破人亡。

那天之后老王并没有因向我坦露心事而变得熟稔起来。他依旧是沉默寡言,打零工、发寻子启示,闲时摩挲照片上的小男孩和那颗光滑细润的琥珀。而我也在执勤的时候和他打过几次照面。

他是这座城市的客人,也是最熟悉这座城市角落的陌生人。

这天我倒班回家,天色昏暗阴沉,灰与白渐变的天空向下压过来,乌蒙开始笼罩大地,像是要下雨了。

我看见老王在锁门。脸上的表情虽不明显,但是多年的职业本能告诉我,他很开心而且紧张。我笑了下,“老王,还出去啊,要下雨了。”

老王破天荒地朝我笑了下,很笨拙有点木讷,“去济南那边,说有个孩子年龄长相都很像我家聪聪,过去确认下。”

这种拐卖案件我也听过不少,从希望到失望再重新燃起希望,我看了眼灰白色的天空,说了句“祝你好运。”

一个星期后我半夜回家,看到老王家还亮着灯,想起他说起去济南的事情就进去看了看。老王屋子里东西不多也不乱,有种久未住人的清冷感。老王正一个人在喝酒,矮桌上摆着六个易拉罐啤酒瓶,地上还躺着一个已经被捏瘪了的。他好像并没有喝醉,眸子明亮,在头顶的白炽灯的映衬下我好像看到了有几滴晶莹在他眼眶中打转。“做了DNA,不是我家聪聪。”他看了我一眼仿佛卸掉了全身的疲惫说了这样一句话。

陌生的城市人来人往,可能只有我见到了这样性情的老王。

我叹了口气坐在板凳上,“没事,时间还长,总会找到的。”看着地上那张有些卷脚的照片和越发光滑的琥珀,从古至今被凝固住的时间都是最美好的。我也词穷了,不知道如何宽慰这“固执”的中年人。

这世上本无真正的感同身受……

那天我陪着老王喝了几瓶酒,他终是睡了。我看得出即使是在酒精的催化之下,他睡得也并不踏实。

那天以后我依旧忙碌而老王比我更忙。

某日,工地上。

老王忽然接到一个电话,他压抑着内心的激动听完之后,不知怎的那颗琥珀掉在石子地上摔碎了,里面的两只昆虫终于摆脱桎梏。老王立马慌乱地蹲下收拢琥珀,边收拾边喃喃自语“真奇怪,怎么会摔碎呢?这可是琥珀啊!”

老王把破损的琥珀残渣包好就离了职,我傍晚给老王送菜,看见他正在收拾东西。

老王神色平静多了,“去滨州,那边人说有聪聪的消息了,这次过去就不回来了。”

我抬头看着天边红彤彤的晚霞,像是一幅水彩画,渲染得整片天空都是热的。

“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明天是个好日子。”

第二天起床我在院子里看了眼天,初升的朝阳正跃跃欲试跳出地平线,出门看到老王家已经上锁了。

我分明看到有一粒暗黄色的东西闪着光,捡起来一看竟是琥珀残渣,“原来碎了啊……”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