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推荐三本军事历史类小说,情节严谨,扣人心弦,不容错过!

2023-04-10 18:45:09 2077

摘要:今日给大家推荐三本军事历史小说,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感谢大家的点赞关注支持,小编还有不足的地方,我会慢慢改进的,路过的朋友还请多多点赞支持一下,谢谢大家!第一本《皇位之争》入坑指南:“你醒了,风灵。“沈君雨望着风灵,松了一口气。“红儿去了哪里...

今日给大家推荐三本军事历史小说,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感谢大家的点赞关注支持,小编还有不足的地方,我会慢慢改进的,路过的朋友还请多多点赞支持一下,谢谢大家!


第一本《皇位之争》

入坑指南:

“你醒了,风灵。“沈君雨望着风灵,松了一口气。


“红儿去了哪里?”风灵搜索记忆,她昏迷之前是和一个叫做红儿的少数民族姑娘在一起,红儿是喜欢木游蓝的人,红儿是这条据说藏着宝藏的村子的村长的女儿,她喜欢的人,是自己的亲生哥哥,木游蓝,京城的首富。


“我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她只是留下一张纸条说她走了。”沈君雨的眼里只有风灵。


“还有,阮蓉去了哪里?“风灵记得自己身边有一个武功高强的女人,她的名字叫做阮蓉,以前曾经陷害过自己,但是被挽救过性命之后就忠于自己,一直都跟随在自己的身边。


“她去做应该做的事了,你就不用担心,你还是暂时先养好身子再说。”沈君雨关心地看着风灵。


沈君雨,长着一张俊朗温和的脸孔,眉宇间却是属于将军的英气。


“你出去了吗?”沈君雨问道,风灵自己站起来,就往外面走。


“我要找人。“风灵记得,之前这里因为被向天阁发觉,他威胁要杀了这里所有的人,可惜中间风灵就没有了记忆,她要证实向天阁的话。


沈君雨见风灵出去,自己也跟着出去。


风灵一直在不停地叫着以前记忆中的这条村的名字,但是自己一直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直到来到打谷场,还是高高的草垛,还是一样的开阔,却已经物是人非。


忽然,草垛后面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是什么在钻洞,沈君雨一把把风灵扯到自己的身后,让风灵躲在安全的地方,自己抽出了长剑,指着草垛。沈君雨手下的人围成扇形,把草垛层层包围,同时抽出武器,对准了草垛。


“你最好就是出来,我看见你了,要是你不出来,就休怪我不客气!”沈君雨的长剑直指草垛,他的剑尖对准草垛,只要稍有风吹草动,就一剑向前。


草垛没有了动静,久久没有动,等到过了一会,草垛还是没有动静。


“会不会是一只老鼠在动?”一个人说道,另外一个立即说:“要是老鼠,怎么会不出来?这么大的草垛,压都压死它了。”


“不管你是谁,你给我出来,这里很多武器对准你,要是你不想死,就出来!”沈君雨一手护着身后的风灵,一手握住长剑指着草垛。


西索之声再次响起,草垛里的人显然听到了沈君雨的说话,在草垛里慢慢地趴着干草出来,风灵从沈君雨的手臂之上看过去,一个顶着满头的干草出来的人让风灵眼珠都要掉出来,她一向都不会相信有鬼的存在,此刻她还是要怀疑眼前出现的不是人,而是鬼。,


“你,你,你是人吗?”风灵的声音都要颤抖了,她紧紧抓住了沈君雨的手臂,沈君雨往后贴近风灵,感觉到风灵全身都在颤抖,他手上的长剑对准前面的人。


那个人,头上布满从草垛里面顶出来的干草,一脸的坦然,眼神清澈,她一眼就认出了风灵,她站直了身子,自己动手把头顶的稻草撕扯开,把衣服上的干草拍拍干净。


她看到风灵担心害怕的眼神,她慢慢走到风灵的面前,缓缓说道:“小木,是我,我是红儿,我不是鬼,我是人,活生生的人,我没有死,你不用害怕!”


红儿熟悉的声音传来,风灵看着眼前的人,半信半疑,沈君雨不认识红儿,只是听过风灵说起,他听到眼前的人自称是红儿,他回头看看风灵,风灵放开沈君雨的手臂,从沈君雨的身后走出来,按下了沈君雨的长剑,


“你刚才叫我什么?”风灵试探着问道,她记得只有红儿才会记得木游蓝是自己的哥哥。


“我叫你小木,你的哥哥是木游蓝,你和木游蓝是兄妹。”红儿平静地说道,她对沈君雨闪着银光的长剑丝毫不在意,她径直走到风灵的身前,定定地站在风灵的身前。


清澈的大眼睛,秀气的五官,是红儿,风灵记得,只有红儿才会叫自己小木,她一直以为自己和木游蓝一样,是姓木,只有红儿才会叫自己小木。


“你是红儿,你没有死?你怎么会没有死?”风灵惊喜地从沈君雨的身边走向红儿,握住了红儿还带着草屑的手,温热的湿度顿时从红儿的手心透入风灵的掌心。


“向天阁用竹叶青咬了我,在见到你被沈君雨救下之后,就用我们的蛇药救了我,要是他杀了我,我爹不会放过他,他在这个山村就不能继续呆下去。”红儿很平静,风灵却觉察到在红儿平静的脸色之下有着波涛汹涌的心情,只是她已经麻木,要不就是她太会掩饰自己的心情,风灵敏锐地察觉到红儿的面色不对,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发生,还是很大的事。


风灵也记得了,向天阁被沈君雨逼到死地,向天阁想获得这里的宝藏从头来过。


“他还在这里?不对,这里很平静,不像有人,大家都去了哪里?大家都出门看亲戚了吗?”风灵想用轻松的语气掩饰自己心里的预感,她已经想到,一定是不祥之事。


“小木,你真是会说话,要是探亲戚,怎么会家家的门户大开?”红儿忽然笑了,她的笑没有一丝的温暖,也没有了以前风灵认识的红儿的温婉的笑,是一种凄然至绝的笑。


“红儿,发生了什么事?”风灵意识到红儿一定是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才会露出如此凄然的笑,她就连哭都不会了,她的笑,让风灵觉得心寒和担心。


“小木,你的哥哥就在后山,向天阁把他捉到了,是他用自己把我交换出来的,向天阁知道你一定会来救你的哥哥,让我给你带话,要是你不想你的哥哥死,就去后山去找他。”



第二本《赢政-谋略天下》

简介:

入坑指南:

“恭喜公子,夫人生的是男孩!”收生婆高兴地告诉异人。


做父亲了,有儿子啦,异人那个乐。


正在这时,有家人来报,说吕不韦先生来了。


听说吕不韦来访,异人兴奋地亲自出去迎接,一定要感谢自己的这位贵人。


“恭喜!恭喜!”吕不韦远远地就开始向异人祝贺。


“同喜,同喜!”异人也是早早地迎接着。


见面之后,两个兴奋的男人顾不上什么礼节,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无疑异人是兴奋的,而吕不韦也是兴奋的。


两个男人都是相当兴奋,但各有算盘。


异人兴奋是因为他认为老婆给自己生了一个白胖大小子。


吕不韦兴奋是因为他认为异人的老婆给自己生了一个白胖大小子。


总之,一个人的出生给两个男人同时带来了激动和兴奋。而能给这样两个男人带来激动和兴奋的人,注定不是凡人。


事实的确是这样,这个人惊世骇俗,因为他是嬴政,他还是秦始皇。


古今中外,大凡皇帝伟人圣人出世,史书上都会有一些类似的怪象记载。比如刮大风啊,下暴雨啊,房屋冒香气啊,天空到处红光绽放啊……其实无非就是要告诉你,这个人和别人不一样,他将来做皇帝做圣人是因为有上天罩着呢,所以普通的你就老老实实做下人吧。


但这些东西在中国第一位皇帝身上却没有一点体现,没有刘邦出生时蛟龙伏在其母身上,也没有朱元璋出生时房屋的红光绽放,嬴政的出生是平静的(史记记载,秦昭王四十八年(前259年)正月生于邯郸,及生,名为政,姓赵氏)。


按常理来说,这样的大人物出生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呢?要是没有动静怎么能服众呢?凭什么你嬴政能做皇帝,其它人就不能呢?


嬴政的回答很简单:“因为我爹是秦王。”仅此一句就够了。



第三本《枯荣》

简介:

入坑指南:

三里镇是西河边上的一个很小的村镇,因为挨着西河而成名。村上最繁华的地带就是那里仅有地一家店名叫作“五步”的酒店,一是因为村小只有那么几家人在那里住着面积也不算大,刚进村走五步便能看到那个店子;二是因为酒店小,没有足够的空间可以容纳太多的人,似乎在这样一个小地方也不必要花那么多时间去创造很大的空间,人本来就少,如果地方太大似乎太过于浪费而且显得空荡冷清,顾客顺店子一角迈五步,额头便能碰到对角在里面也就只有那么大的空间。这种说法看似有点夸大,但是村小酒店小明显是真的而且是真的就那样小完全就是事实。这酒店里虽然说是顾客很少常常看不到很多人来,但是也不冷淡有时候还是有些人前来光顾的。几个看着二三十岁的青年人正斜靠在一个挨窗的饭桌旁肆无忌惮的赌酒猜拳看上去十分有激情一样他们的激情只是限于猜拳而不是其他什么大事。可能是天气热,也可能是因为酒劲来了,几个男子都没有穿上衣上身全都是赤裸着,而且由于天热加上他们太过于热情所以背上还有些许汗珠不断在滚落下来。


不知道是发生什么矛盾了,便见当中很瘦的那个“豁”的一下蹦起身子来,手指着他们中另外那个不高不胖的男子的鼻头出口大骂着:“他妈地,我在这个地方呆二十几年,就没看过赌酒没赌赢的还有反悔地。你给我听清楚了,要不就把桌子上这大碗酒爽爽快快的喝完了,再要不……”


“哪个、哪个、哪个后悔了!我不就是出拳比较慢、就慢了那么一点点嘛。李瘌子你凶、凶什么凶。我们让坤儿哥给讲、讲个道理。”被骂地这个明显在生气,红着个脖梗,一边打着响嗝一边抢话。


很瘦的名字叫李瘌子,与拳挨批的王三骡子,再加上他们几个的“坤儿哥”一起,全都是三里镇有名的地痞儿,在那里住着的人无人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也没有什么人敢去招惹他们,一旦是惹上他们那么自己就会有很多麻烦,所以就算是平常哪个人受了他们的欺负一般都是自己忍气吞声的,不敢和他们争论,一旦把他们激怒了,对自己是真的无任何的好处可言,所以躲一时就风平浪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来的好。


都说他们癞子很精,这位很瘦的也是的。只看他眼睛忽的一动,便立马转过脸强抢在三骡子前面对着坤儿哥说着:“坤儿哥你给说说理,这个”死骡子‘分明没有赢拳偏要说我出手很快他没看清楚。但是咱坤儿哥眼睛明亮呵,怎么能跟那个“死骡子’一样看错了?对吧,坤儿哥?”李瘌子说完醒了个鼻子,满脸讨好地向坤儿哥一直笑着。他们两个人显然都蛮怕这位坤儿哥。


三骡子姓王,因为在家里排第三得名王三。对于“骡子”来说,都是由于他发泼时地耍赖劲儿因而得到的外号不然怎么会突然来个那么难听的外号了,当然也正是由于他的泼皮使得很多人不敢与他计较,大概在他们那个小地方要想有自己一席之地,当个泼皮无赖也是一种生存方法,而且有很多的好处,至少很多人是不敢去轻易招惹他们,而且可以偶尔偷懒,但是自己依旧可以存活,不用像那些日日辛勤劳作的老实人一样受人欺负,还生存不下去。


“李瘌子,你骂我赖帐,我偏赖、赖给你看。这酒我就是不喝了,看你能拿我怎么样?”王三这时“骡子”毛病发了起来,扯着喉咙骂道他很是气愤,眼睛瞪得老大,就看对方能把自己怎么办,想着自己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人,就算对方想要骂人或者打架,那自己可不是吃素的人,自己一样会奉陪到底,就是不吃你那一套,我偏要不喝酒,看你怎么办。


“哈,你这个死骡子,赖帐也不看看地儿。今天你李爷爷我在这,要赖帐赶紧滚回你妈被子里赖去……”


“行了,统统给我别吵了!”靠在一边之前一直不作声的坤儿哥终于忍不了了,“让你们两个来跟我喝酒,我是让你们两个吵骂来吗?天这么热,给我逼急了就将你们都丢日头下面晒成干儿去。”坤儿哥一面说,一面抽出手向酒店外面指了过去。


两个人傻了真的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刚才只是两个人在吵架,只是想要斗斗气,这么大的热天哪个人的火气不大啊,但是刚才莫名其妙的话语在他们两个听到之后都不作声,而且一起不自主地朝外面看了看到底是谁在说话,怎么可以这样子对他们两个人说话。


要是这不看还好也就没有什么事情,大不了就是他们两个人继续吵下去,继续斗下去。或者是两个人扭到一块打一架,可是他们两个人都去看了而且一看就看出不少新鲜事来,那么到底有什么新鲜事情要发生了。


点击「链接」查阅更多精彩内容~


今日分享就到这里了,大家肯定也有很多喜欢的小说,欢迎各位评论区留言,一起来分享你看过的好作品,让我们一起告别书荒。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