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从构思到下笔 推理小说就是要这样写

2023-05-07 16:12:44 43

摘要:谁来说故事,是我还是他?决定、决定、决定书名:《超棒推理小说这样写:从人性、动机、情节出发,建构侦探与凶手的顶尖对决》作者:詹姆斯.傅瑞(James N. Frey)分享写故事要采用哪种观点和语调可是至关重大,你在开始拟定步骤表之前就得先下...

谁来说故事,是我还是他?

决定、决定、决定

书名:《超棒推理小说这样写:从人性、动机、情节出发,建构侦探与凶手的顶尖对决》

作者:詹姆斯.傅瑞(James N. Frey)

分享写故事要采用哪种观点和语调可是至关重大,你在开始拟定步骤表之前就得先下决定。你之所以必须尽早决定,是因为观点和语调会决定哪些场景要演给读者看,哪些又要藏到台面下不让读者看到。

我後面会针对各种常用的方法提出利弊分析。

我们先从第一个问题开始:这个故事究竟该以「第一人称」还是「第三人称」来叙述比较好?

● 第一人称叙述

第一人称的叙述者应该要能见证整个事件,并从自身观点加以讲述来龙去脉。

采用第一人称叙述的好处,在於叙述者的个人特色强烈、用词口语、叙事生动。冷硬派推理小说以第一人称叙述来呈现,已经是长久的传统。

那名年轻女子坐在一尘不染的白搪瓷办公桌後抬起头看着我。从那张不太讨喜的圆脸看来,她应该有东欧血统。她的手上有个红蓝双色的小小刺青,一把黑箭正好穿了过去。

「你一定是私探傅瑞──嘿,念起来还蛮顺口的嘛。」她对我说。

「请你按铃通知佩诺尔先生我来了,好吗?」

她按了铃,但他没有回应。她弹弹指尖,指甲油是和口红相称的血红色。

「你不可能找到她的,知道吗。」女子轻拉大大的圆形耳环,开起玩笑了。

「不可能找到谁?」

「不是『谁』。」她说:「是找不到佩诺尔先生的狗。」

「要我来是为了找一只狗?」

「你说对了。」这会儿,她露出灿烂但讥讽的笑容。

我回以最骄傲的笑脸,也就是私家侦探特有的笑容。「找狗是我的专长,小狗喜欢我。」

「我也喜欢你。」她说道。

她再次按铃,接着递给我一张纸条。「假如你离家太远觉得孤单,这是我的名字,娇莲.逵克利。」

不知藏在哪里的扩音机传来男人的咆哮:「叫那小子进来。」

「好戏上场了。」我说。

在这个例子中,是由侦探英雄叙述自己的故事。

然而叙述者不见得要是侦探英雄本人,也可以是一旁的副手,例如福尔摩斯故事当中的华生医师。

这样的写法有个明显的优点。记得吗,罗岱尔说过,读者阅读推理小说的理由之一是想获得对侦探英雄的认同,让侦探以第一人称来说故事,很容易达成这项目标。

这种方式也可以让读者得到和侦探相同的资讯。读者看到、听到侦探的一切所见所闻,这难道不是最公平的做法?读者接下来还能近距离观赏猫捉耗子的游戏,因为我们随时跟在主角身边,亲自见证他如何发挥聪明才智。

然而,现在的一流推理小说多半以第三人称来叙述。

● 第三人称叙述

作者使用第三人称的观点来叙述故事,等於创造了一个无名角色来当故事的叙述者。你身为作者,当然就是这个叙述者,但是你的用字遣词必须与平常说话的方式有所差别。

警察局长乔吉欧.史库力坐在他的车里,透过沾满灰尘的挡风玻璃看着雅典市区的办公大楼和旅馆犹如慢舞般地倒塌,一栋接着一栋,彷佛巨型球道上的保龄球瓶。

这段文字出自席尼.薛尔顿(Sidney Sheldon)一九七三年的《午夜情挑》(The Other Side of Midnight)。我问你,有哪个你认识的人会这样说话?门都没有,这是作家的措词,跟平常说话相差之远,堪比佛罗里达到冰岛的距离。用第三人称叙述故事时,你得用作家的措词,而且要刻意对发生在眼前的事件保持距离。你不能这样写:

那天早上,佛瑞德那个混帐带枪去上班,他一向很脑残。

这段叙述表达出非常主观的看法,除非你要写喜剧,否则绝对、千万不要这麽写。

在正规的推理小说中,叙述者是中立的第三者,不带偏见地将事实带到我们面前。这个创造出来(作为叙述者)的角色没有私人立场或看法,单纯是讲述故事的诱人旁白。叙述者的语调当然不只一种,我在《超棒小说再进化》中便花了不少篇幅讨论了各种声音调性的差别,但最好的方式,仍然是将叙述者的主观意见排除在外。

● 「近距离」的第三人称

第三人称有两种类型,一种是「近距离」,另一种则是「远距离」。有些书采用近距离第三人称,有的则选择另一种,我们甚至看到有人两者兼用。这两者的差别,在於如何表达人物的想法。

从近距离第三人称的角度出发,叙述者会这样引用角色的想法:

佛瑞迪走进超商,看到茱莉站在柜台後面。他心想,赞,真是个正妹。

有些作者会改变字体标出人物的想法,有的则会用引号,但最常见的方法就是像前面的例子一样直接带入文字当中。改变字体或使用引号已经退流行了。

读者可以透过措词看出哪些句子引用了书中人物的想法,说真的,我们不必换字体或用引号来标示,因为中立的叙述者本身不可能使用「真是个正妹」这样的说法。

从近距离第三人称来说故事时,作者会不时切换书中人物和叙述者的观点,例如:

佛瑞迪愣愣地盯着茱莉看,没发现有个男人走进超商,掏出了手枪,然而他听到了枪响,也感觉到子弹击中他的背脊(以上为叙述者观点)。在逐渐失去意识之际,他看到茱莉站在收银台边(切到角色观点),心想,赞,真是个正妹。

● 「远距离」的第三人称

远距离第三人称负责叙述,但不会引用角色的想法。

佛瑞德走进超商,看见柜台後面的茱莉,觉得这个年轻女孩很吸引人。

以远距离第三人称写作时,叙述者理当知道书中人物内心的想法,而且必须传达给读者。所以在实际写作中,叙述者经常要切换观点。

便利商店一开门,佛瑞德便开车过去(叙述者观点)。他走出车外,没注意有个男人坐在对街的厢型车里(叙述心境,这是远距离第三人称)。他走进店里,看到柜台後年轻貌美的金发女郎紮了条长辫子,还有双浅蓝色的眼睛。女郎看着他,他心想:哇,哇,哇(近距离第三人称)。他当下立刻决定在她值班时,在这个地方逗留久一点(远距离第三人称)。

常见的语调与观点

在今天,包括类型、主流和文学在内的所有推理小说,用的不是以侦探英雄或副手为叙述者的第一人称,就是所谓的「限定性第三人称观点」。

叙述者知道故事中所有的发展,并选定某几个角色(通常不超过五人),透过他们的观点来叙述,叙述者会引用这些「观点人物」的想法(近距离第三人称)或对事件的叙述(远距离第三人称)。

有时候,限定性第三人称会跳脱「观点人物」的观点,说出证人或受害者这类小角色的看法。

假设你的小说这样开场:

克吕尼.鲍以斯有三个最爱:他的卡拉威高尔夫球杆、他那双穿旧的阿尔冈昆鹿皮便鞋,和一只叫作糖球的猫。一九九九年十月十六日傍晚七点十五分,糖球钻出猫门,和往常一样去外头小解,却再也没有回家。到了八点三十分,就在《法网游龙》演到一半时──克吕尼在世上唯一的瘾头也就只有这个电视节目了──他发现糖球竟然没和每天一样躺在他腿上,於是到後院去查看爱猫出了什麽事。他心想,老糖球不可能有办法跳过围篱,但就是这样才让人担心。糖球说不定是心脏病发作暴毙了。

克吕尼打开後院的灯,一眼就看到满是垃圾和废弃物的後院中间,糖球躺在一叠旧轮胎和生锈的秋千旁边。克吕尼急忙走过去,但来到糖球身边却发现爱猫的脑袋爆开,屍体也已经冰冷。

克吕尼愣住了。他在越南看过这种状况,子弹正中脑门的伤口就是这种模样。

恐惧涌上心头,他回头看屋子的楼梯。这段距离大概有五十尺,而他毫无掩护地站在灯光下,等於是完美的目标。

接着他听到一个声响。离开越南後,他便再也没听过这种声音了,是自动武器机匣拉动的声音。

他放声尖叫,弯着腰以六十七岁老腿能承受的最快速度跑向後门。

但就是差那麽一点。

这是小角色的观点,而且他再也不会出现,但是你藉此建立了和读者之间的契约,读者知道你会在不同的观点间切换。

罕见的例外

有时候,你可能会透过数个角色以第一人称的方式,来写你的超棒推理小说;比方第一段用「佛瑞迪」,第二段用「琳达」等等,每一段都采用不同叙述者的观点。如此可以带来新鲜感,但也会多少降低读者投入的程度,因为在切换叙述者时,读者很容易就出戏了。

你也可以让第一人称的叙述者用「现在式」说故事,但要维持这个写法不容易,也需要点技巧。史考特.杜罗在《无罪的罪人》便是这麽写,而且堪称杰作。这种写法可以为你的作品带来一些文学上的光环和好评,但一般来说容易让读者厌烦。我自己尝试过一两次,读者却不太欣赏,所以我就回归第三人称的写法。以下是范例:

我今天要到便利商店干一票,早上起床,胃就开始抽痛了。我坐在闷热的老厨房里,妈正在帮洁敏阿姨煎松饼和香肠,而我继续擦枪,我已经擦了十九次了。

照理说,「现在式」的写法应该会在文章中带来即时感,但是在许多读者眼中却非常不协调。

另一种常用的观点是「客观观点」,叙述者只描写动作,并不知道角色心里的念头。

佛瑞迪把车停在超商外头,坐在车里摩梭着枪管。他打开枪膛,一口气填入六发子弹,接着拿布擦擦枪,再把布放回座椅下。他检视自己的手,说不定他的手在颤抖。随後,佛瑞迪把枪塞在腰间,喃喃地对自己说「好戏要上场了」,接着走出车外。

因为叙述者不知道角色心里有什麽想法,所以读者只能透过叙述来挖掘角色的内心世界。写得好的客观观点可以带来强烈的真实感,反之则会让读者困惑不解,因为角色的动机可能不够清楚。

等你决定好语调和观点,也备妥步骤表之後,便可以开始写初稿了。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