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长篇小说《逃兵》第11章:从迷雾丛林到客栈开房,她陪我亡命天涯

2023-05-16 02:34:16 622

摘要:长篇小说《逃兵》连载插画 / 黎娜长篇小说《逃兵》第11章:从迷雾丛林到客栈开房,她决意要陪我亡命天涯天上的苍鹰一声呼啸,从我和小雪头顶飞过,仿佛在狩猎什么逃跑的猎物。“你怎么了,不高兴吗?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深沉。”小雪留意到我刚从往事追忆之...

长篇小说《逃兵》连载

插画 / 黎娜

长篇小说《逃兵》第11章:从迷雾丛林到客栈开房,她决意要陪我亡命天涯

天上的苍鹰一声呼啸,从我和小雪头顶飞过,仿佛在狩猎什么逃跑的猎物。

“你怎么了,不高兴吗?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深沉。”

小雪留意到我刚从往事追忆之中抽离出来,一脸黯然神伤,十分关切注视着我。

在风中,我不经意间和她对视了一眼,一睹她倾国倾城的仙姿美貌。

只见,风微微拂起她细长的秀发,她眉目如画之下的冰肌玉骨,瞬间差点令我神魂颠倒。

“哦,没有。”

“只是忽然,想起监狱里一个朋友交代我办的事情。”

“我,还没办,所以心情有点不好。”

“我好无聊啊,你陪我聊天。”

那一天,我和小雪相谈甚欢,彼此顿觉相见恨晚。

我发现,小雪其实只是一个,从小被豪门裹挟的纯情小姑娘,每次对视她那双亮晶晶如黑宝石般晶莹,我总是觉得自己会走神,仿佛她那双如清澈的湖水般纯净的大眼睛,在对视的那一刹那间能够摄人心魂。

她那双眸犹如藏羚羊般纯净,柔顺的披肩长发却修饰了她略微轻浮的公主脾气,如果她不随便发脾气的话,凭她那亭亭玉立的身姿及沉鱼落雁之貌,必能迷倒一众苍生。

插画 / 黎娜

可惜,我和她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而且上了公路后,我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去办,后面的路是生路还是死路,我心中拿捏不准,而我这生死未卜的命运,又有什么资格过问红尘呢?

“咦?没电了。”她掏出手机。

我将她放在树根旁,让她先坐下,然后伸手接过她手中那部手机。

“我帮你看看。”

我接过手机三两下拆成几块零件,端详着每一块零件,倒弄了好一会儿又重新拼装了起来。

“噢!对了,别用手机,你傻呀!幸亏手机没电。”

我抬手将手机递给她。

“怎么了?为什么不能使用手机?”

我将她重新背到身上,继续上路。

“手机要是充了电,我保证过不了多久,警察就会追过来,你想拖我下水呀?”

“我身上还揣着枪呢!这会儿警察要是来了,我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天边边那金灿灿的余辉略微有些刺眼,

我背着小雪,一边闲聊,一边在丛林里漫无目的走着下坡路,只是身后的小雪变得越来越重,每走一步都能感受到走下坡路时,她压在我身后往下坠的重量感。

在走走停停之中,太阳时而透过丛林里的树杈缝隙,投射出若干支离破碎的光芒,那些光芒仿佛在提醒我,不要忘了自己支离破碎的童年记忆和灵魂疼痛,仿佛在警告我要和小雪保持距离。

走着,走着,我的内心开始充满担忧,开始变得惶恐不安,如果还是一直走不出这个迷雾丛林的话,我和小雪黑夜里就这样继续在丛林中徘徊的话,走山夜路时如果没有电筒和火把将会很难走,而我身上的手枪,几乎无法抵挡迷雾丛林里的毒障。

西南地区的丛林,昼夜温差极大,各种有毒植被遍布了这个迷雾丛林,以及各种躲在暗处窥视我们的猛兽,想必此时已经嗅到了猎物的味道,早已按耐不住猛性与杀戮。

“我们好像已经走了很久。”

“等等,别说话!我好像听到水流声。”

终于,在太阳快要落山时候,我和小雪听见了水流音,找到了河流。

插画 / 黎娜

我们沿着河流,大约走了30多分钟。

“你看,你看!”

她突然乐坏了,摇着我的肩膀。

早已疲惫不堪的我,抬手遮挡着落日投射进眼睛里的光芒,努力睁开双眼眺望了一下远方,望见大约两公里开外有条高速公路,这下我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河流的声音,令我内心顿觉心旷神怡。

河水很清澈,河里鱼儿正自由自在地游来游去。

而我走了一整天,也消耗了很多体力,肚子也早就饿扁了。

我想,此刻她的肚子应该我还饿,因为她之前不敢吃野菜。

我将小雪安顿在河边后,论出老头临死前给我的手枪,静悄悄走到一块石头上,只见几条又大鱼,正在一个凹形浅滩里缓慢游动。

插画 / 黎娜

“砰!砰!砰!砰!”

我迅速放了四枪,原本坐在河边洗脚的小雪,忽然内心一惊,迅速双手捂头注视着我。

我弯下腰,从河水里拉起两条被枪毙的大鱼,咧起嘴冲她坏笑。

插画 / 黎娜

天色渐晚,好在天黑前,太阳余辉光照了我们一把,赏赐了这些食材。

从未野外生存过的小雪,看见我忙着准备晚餐,内心充满了诸多好奇,笑呵呵托着下巴,双眼一直就那么直勾勾注视着我,搞得我有些尴尬和害羞。

在一阵阵“噗通,噗通”的慌乱心跳之中,我赶紧转身走进丛林捡了些干柴、枯叶和干草。

夜幕下,在一阵阵虫萤声中,温度开始急速骤降。

“嗷——噢,嗷——噢——”

插画 / 黎娜

只听见幽静的丛林深处,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狼叫声,还有一阵阵狩猎的战斗声和猎物惨叫声。

“老白,我害怕!”

冷的浑身颤抖的小雪,听见声音顿时有些害怕,我脱下外套披在她身上,然后拿起几把干草搓碎,从手枪里取下一颗子弹卸下弹头,将弹壳里的火药撒在碎草上。

“别怕!有我在,你不会成为猎物。”

“砰!”伴随着一声枪响,丛林里瞬间安静了下来。

眼前的碎草瞬间燃烧起来,一股暖意瞬间涌上心头,我迅速抬手添了些干草,火越烧越大,我又添了些干树枝,慢慢筑起了一堆熊熊烈火。

看见小雪将双手放在火堆旁取暖,脸上堆起了暖意,我也就放心了。

我从河床里捡了块比较薄的石片,用最锋利的石刃剖开鱼肚,取出内脏,放在水里清洗干净后,现场做起了烤鱼。

这一番操作,再次勾起了小雪的强烈好奇,她提问了不少问题。

“你要干嘛?这是什么?”

“你要做什么?”

“哇?这锋利的小石片,原来可以当成刀子呀!”

“哇,你好厉害啊……”

她兴奋拉扯着我手臂,使劲摇晃,仿佛忘却了周身疲惫,忘记了她脚上的伤痛。

也许是因为她饿了,也许是因为她从小出生在富裕的家庭,平时吃惯了燕窝、鱼翅和山珍海味的缘故。

“哇!好好吃哦,感觉好像体验了一把原始人的生活……”

那一夜,她三番五次赞叹我烤的鱼很香,很好吃。

“呵呵,人肚子饿了,吃什么都好吃!”

看见她一副啃得晶晶有味的神情,其实我内心十分清楚,那烤鱼根本没有放油,也没有放过盐巴和味精之类的烧烤佐料并不好吃,我自己吃着觉得味道有特别腥,只能算是勉强充饥吧。

“走啦!我们该启程啦!”

我灭掉火堆,从火堆里捡了根火把,背着她往高速公路走去。

“你家住哪,等一下拦到车子,我送你回去。”

“我才不想回家呢,太无聊了!”

“喂,美女,拜托你搞清楚状况好不好,我在逃命!我没心情陪你游山玩水。”

言谈见,我特意拿起手枪,在她眼前晃了晃,让她认清现实。

“我陪你,一起啊!”

“我没在跟你开玩笑,这是在玩命!”

“那就一起玩呀,好像挺刺激的,我其实很喜欢冒险的。”

她举着火把十分兴奋的说道。

“嘿,你脑子没坏吧?我没在做梦吧!你觉得这事好玩?”

我惊讶注视着她,特意抬手放在她额头,想看看她到底发烧了没。

“老白,你就带上我嘛!”

她撇撇嘴拉扯着我,一脸不爽的神情中,内心好像在打什么坏主意。

“我可告诉你呀,你不回家也行,要是死了可跟没关系哈……”

“嘿,车子,你看!有车子!”

“先不说了,快!先拦住那车子!”

“等一下,司机要是问我们从哪来,要到哪去,你就说我们是登山的驴友,然后迷路走失了,所以才跑到公路上拦车……”

“别说漏嘴噶!知道吗?”

望见车子距离我们越来越近,正向我们飞驰而来,我和小雪一边冲着车子招手,一边站在高速路边,统一好了面对司机的蹭车“台词”。

然而,我们冲着所有过往车辆招手,没有车子停下来。

“可能,那些车主觉得我像是要“碰瓷”的吧。”

这倒也能理解,毕竟这年头儿骗子太多了。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信任也变得越来越少了。高速路上好像什么事情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何况此刻窜好了台词的我们,本来就是一对企图蹭车的“骗子”。

大约一小时后,终于有辆宝马停在我们跟前,慢慢降下车窗玻璃。

“你们要去哪哈?”

我俯身对视驾驶室里手握方向盘的女司机,只听见她一腔四川口音,从视觉年龄判断,带着墨镜的她,大约三十岁出头,此时此刻她正一脸慈眉善目注视着我。

“大姐您好,我们是登山的驴友,我们跟同伴走失了,想进城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

我故作可怜状,笑呵呵注视着眼前的女司机。

“”您放心,车费不会少你的……额,我们就是想搭个顺风车……”

“麻烦你了!拜托你了,谢谢!”

小雪立即凑到车窗前,双手合十故作可怜状,不停央求着坐在驾驶室里的女司机。

“那你们快上来吧!”

我们立即像躲进避难一样,迅速钻进车里。

插画 / 黎娜

“大姐,你要上哪去呀!”

上车后,我觉得车厢里的气氛,太过于冷场,刻意找话题和大姐闲聊起来。

“哦,我上机场接我老公,结果他临时有事退票了……要下个星期才回来。”

她一边注意着快速倒退的高速路面,一边跟我聊天。

从她的言谈举止之中,我察觉到她不是一般人,如果我没判断错误的话,眼前这位开车的小姐姐,不是豪门媳妇,就是高官女人,或者是一个城府极深的女人。

算了,我还是尽量少跟她聊天,感觉她道行比我深,免得聊着聊着露“馅”了。

插画 / 黎娜

大约三小时后,我和小雪站在古城门口,目送车尾灯消失在漆黑的夜幕之下。

“哇!这就是人间呀!”小雪敞开双手,仰望着红土高原的星空,深深吸了口气,瞬间活蹦乱跳起来。

插画 / 黎娜

扫视着古城周边的繁华夜市,以及步行街上的喧嚣景象,我发现许多宾馆和客栈此时此刻正扎堆在景区各处,而我却不能使用身份证,更不能去银行提款,因为这样会暴露我的行踪。

“哇!我要先找个地方饱餐一顿!”

突然,她熟练跳到我后背上,一把抱住了我。

“喂,你脚好了吧,还跟我装!给我下来!”

我扭过头冲她大声嚷嚷。

那一夜,我们冲进一间小饭馆,拿起菜单便着急忙慌点了十几个菜。

插画 / 黎娜

坐在摆满美味佳肴的餐桌前,她也学着我狼吞虎咽起来,似乎就像变了个人。

一阵风卷残云过后,我鼓着肚子大声感慨:“爽!”

“哎呀,好累呀,我要找个地方好好洗个澡,然后美美地睡上一觉。”

“我没钱啊,你看着办哈!”

“等等,我们不能去酒店,不能用身份证,开房记录会暴露行踪……”

“那怎么办?”

“不急,让我想想……”

深夜,我和小雪漫步在古城的石板路上,边走边闲聊,她时而发出“咯咯咯”的笑声,看得出来,她很开心。

一直到凌晨的时候,我们才终于找到一家位置比较偏僻的小客栈。

“嘿,我身份证呢?你看见我身份证没?”

“糟啦,不会是刚才,遗落在车上了吧?”

“你在好好想想,会不会在饭馆?”

“难道是,落在山上啦?”

“老板,我们身份证丢了……”

那一刻,我和小雪十分默契地站在柜台前,进行了一次即兴表演。

“行啦!啰哩吧嗦的,你!未成年!你!不坏好意!我理解哈,理解!”

只听见“啪”一声,醉醺醺的客栈老板,将一张饭卡拍在柜台上。

(待续)

小说作者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