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丛林魅影(小说连载)

2023-05-16 07:30:37 45

摘要:              (3)夕阳西下,天空被霞光染成了红色。山林依然苍翠,四周静得出奇。江有天哽咽地说:“老吴头啊,你一路走好!我和老王不久也会去找你了。”  老江心酸落泪,他的一生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可现在呼风唤雨的江龙集团总裁在这...

              (3)

夕阳西下,天空被霞光染成了红色。山林依然苍翠,四周静得出奇。

江有天哽咽地说:“老吴头啊,你一路走好!我和老王不久也会去找你了。”  老江心酸落泪,他的一生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可现在呼风唤雨的江龙集团总裁在这里也只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他不禁想:我就不能像别的老头子一样在家里好好安享晚年吗?他仰头向天空,“呜……”他在呼唤着什么。  这里已经拉起了警戒线,也只有这位江总才能进入这里才会到这里来了吧。在不久的将来这里将成为高档休闲娱乐区,这里将引来无数游客,谁还曾记得在这里有一位老人坚守到最后一秒。

山林中的夜色渐渐拉近,黑暗即将吞没这里的一切。可是周围看不见的一切开始活动起来,虫鸣声,鸟鸣声,其他兽类呼唤的声音。一切听起来让人着迷但又害怕。

在沉沉的夜幕下,一个小黑影点忽然出现在废墟上,四处观察,把身子压得很低。四处用鼻子嗅,然后用手去摸索。看不清是谁,但知道他对自己找到的结果并不满意。是二狗子,他爷爷不见了,阿黄不见了。他们去哪了?难道他们被烧成灰了?看看火场和爷爷的房间的痕迹不应该找不到遗体。小小的二狗子心里再也想不下去了。这里有山上动物活动过留下的气味,并且不止一种吃食肉动物。可是没有一点残留?爷爷你在哪里?我不顾你的警告来到这里了,你到底在哪里?二狗子心都碎了,望着灰暗的天空。他想放声大哭,可是他不能被别人发现在这里。还有爷爷交待的任务没有完成。他等了很久江龙生才走的,山上找他的人都走了,才敢到这里来的。爷爷,你在哪里?为什么要离开我,也不告诉我一声。爷爷,你交给我的任务,我一定会完成的。  小黑影转身消失在了山林里,没有哪个十一岁的孩子敢在这么晚走进林子里。小二狗子是林子生的,林子就是小二狗子的家,爷爷总是这样说。从小就喜欢在林子里玩跟动物们玩,早就学会了怎样这里生存。林子就是他的家,动物现在也成了他的亲人。他坚信不是动物把爷爷的遗体吃掉。可是爷爷在哪里?他找遍所有林子里爷爷带他去过的地方,都没有找到。  爷爷只在以前约定存放秘密的地方给他留下一个小盒子和一张画,那是以前爷爷和他一起画的:一只小狗追着一只兔子跑进了林子,一只好大的黑熊出现在眼前,一个脚长得很大的人拿着棍子把黑熊赶走了,拉着小狗走进家里。图画得斜斜歪歪,明显这是二狗子的手笔。小狗子笑了,这是爷爷把故事告诉他,让他画下来的。说有一天爷爷放一个盒子和一条白布子在林子的洞里说明爷爷不在了,小狗子一定要帮爷爷完成任务:从林子里穿过去,把盒子送给一个在集市上修车的大脚师傅。地图都画在小狗子的课本上,都是小狗子自己做的,一条条线,一个个脏兮兮小点,弯来绕去,一会儿打叉叉,一会儿做鬼脸。乱七八糟的画了一书。小狗子搔搔脑袋笑了笑觉得爷爷交给自己的任务完成得不错,挺满意的。小狗子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爷爷的影子。  这个树洞不知道来过多少回了,就是从来都没有这么难受过。想着想着,小狗子的眼角湿润了,这是他记事以来第一次哭了。他轻轻啜泣了几下就睡着了。梦见自己手里端着枪变成了一个帅小伙,身着军装太神气了。  “咕咕…咕咕…”林子里响起鸟叫声。  “爷爷!…爷爷…”二狗子从梦中惊醒,马上收住了声音屏息傾倾听林子里的动静。  树洞在一棵大树上,视野很好。阳光透过叶子的缝隙在林子里洒下点点金光,初晨的雾在阳光下编织成金色的丝带。许多鸟儿开始欢快起来,似乎早就约好了在这个美好早晨的联欢。小狗子无心看这林中的美景,他似乎感觉到爷爷的出现,可是又很快地离他而去。二狗子的心里难过起来,不过很快被这林中的气息所感染,又开心了起来。喝了一口水,这水可是从树干上滴下来的,小狗子很满意自己杰作从老树的粗皮下取水。吃了几口干粮,脸上一皱,嘴角咧了一下。小二狗子把小盒子放进书包背里,顺着树藤,蹦蹦几次就跳到了地上,朝着兔子岭走去。不时往天上看看了,手里拿着一根藤不停地抽着地上厚厚的叶子。小狗子脸上笑了一下,轻轻放下书包就地一滚,从一米开外的地方跃身而起,手里多了一条有一米多长的蛇。好家伙,蛇本想缠绕住他的手,可经小狗子的手那么一撸,好像全身无力般在手上一动不动了。忽然,寒光一闪竟然是小狗子把蛇头给剁下来了,正好落在一片叶子上连血都没沾上一滴。看不清刀是从哪里来的。三两下这条蛇就被剥了皮,切成了几截。小狗子把蛇肉放到一个干净的盒子里,再把蛇头和内脏埋了起来,盖上厚厚的叶子,根本就看不出来刚才这里发生了惊心动魄的一幕。他在林子里穿梭,根本就不被丛林所困扰。他就像在自己家里一般,动物们好像都在向他打招呼,有时他也发出一些奇怪的声音而且能得到回应。有只猴子在枝上,吱吱咕咕的叫了好几下,小狗子也吱吱咕咕地叫了几次,好像在问着向导什么。小狗子才满意地走了。到了一了大石头的边上,二狗子放下了书包,伸手向石头缝里掏了几下,竟然有个小锅和几瓶水。他小心地生了火,把小锅支上倒上水,再把蛇肉放上去。这时他吱吱喳喳地叫了起来。旁边竟然出现了一只小猴子,也叽咕噜了几声,然后跳回到了树上。  二狗子把盒子里的蛇肉放到已煮开的水中,不一会就传出淡淡的轻香。在这闷热的潮湿的丛林中保持水份和足够的蛋白质才是生存的王道。小狗子吃得津津有味,配一点干粮,很快就吃个精光。小狗子收好东西,再把火迹清理掉,靠着石头眯了起来。林子里不时传来动物的叫声,但很快整个林子又恢复了平静。忽然,林子深处传来猴子的尖叫声。二狗子一跃而起,背起书包就往丛林的深处窜去。  “如果今天再没有发现他,我们的饭也难吃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在林子里传过来。  “钟哥,你说这小子到底干什么啊?在那里过着小少爷的生活,偏给我们找事。”另一个年青点的声音。  “你知道个屁,那个孩子本来就是老板让我们看着的。怕那个工程师老吴不肯干了。”又有一个老成点的声音传过来。  “别费话,你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听起来这个声音像领导者,“看仔细点,别落了什么重要的线索。”  “队长,今天又是我们进山,昨天忙到天黑回去连饭都不能好好吃上一口,还要挨批。”  “是啊,跟着生哥的,今天到集上肯定又能吃喝一顿,说不一定还能上去搞个小妹玩……”  “我看你是猪八戒投胎的净想着这些个事。”有个男的骂了一句“你没看到队长头发都快愁没了。我们些个都要等着这份工资养家糊口呢。”  “就你们这样吵嚷个没完没了还能找到这个小子吗?都给闭嘴,小心脚下,别让狼给吃了都不知道。”  “不会吧,大哥。这里真有狼啊?”  “闭嘴!”  “听到没有,刚才的猴子的声音很奇特。好像是在发信号。”  “不会是通知什么大的动物吧。听说这里靠近黑熊岭了,常有狗熊出没这一带。”有一个人压低声音说。  “别胡说,仔细听。”  可是林子里没有传来什么声音。强烈的阳光穿透茂密的树叶,这时林子湿热难耐。估计所有的动物都躲在阴凉处透一口气了。  “估计,那小子已经到黑熊岭了。我们赶紧下山去吃点东西再到集市里去跟生哥汇合吧。”  “也真不明白,到底我们到处找他干什么。又不是他江家的孩子丢了。”  “真是的,这苦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走吧,别费话了。”  “天黑了下山可就难了。”  这群人刚好来到了二狗子休息过的大石头上面。这里看不到什么特别的地方,幸好他把所有的地方复原了一遍。  这个时候小二狗子已经来到了兔子岭和黑熊岭之间的一条深涧边。小狗子抓紧时间打开课本来看,因为黑熊岭他也没有来过。只是听爷爷给讲述过,描下了这幅只有自己才能看得懂的地图。小狗子沿着这条河往下游走。这里的河床很难行走,石头很滑,一不小心就会摔破头或者手脚。根据地图上说的还有一些路程才到河流的拐湾处。那里的水势渐缓,水里没有暗石可以游过河。但是时间不等人,天黑的话根本就没有办法到达对面。小狗子手里多了一根树干,在石头间蹦跳用它来保持平衡才不能摔倒。  艰难的前行,不时还要停下来观察地貌,怕走错了方向。他在一个平点的地方停了下来,这里空旷没有树木挡住阳光。小狗子在泥沙地上插上一根小木棍,看到影子后脸上稍有轻松的表情。把小棍拨出来丢到了水里。这个时候太阳有点偏西,不过看起来小狗子并不慌忙。手里多了一根竹杆,他掏出小刀把竹杆的一端劈开再用一些小木片把开叉处挤开,形成了一个自制的鱼叉。在河流边上的石头缝边找着什么,只看到一个用力猛扎下去竟然是一条有个头不小的鱼,看来晚餐有着落了。他把鱼剖开去除肠肚,在河水里洗干净然后靠着山底下的一棵枯树,用小刀切开鱼吃起来,还不停地叭叽叭叽嘴巴。  小狗子眯了几分钟,站起来朝下游继续走去。过来近二十来分钟,有一个变角出现了,从山上伸向水里的树不难发现这就是小狗子要过河的地方了。这里水势很慢最适合游泳过去。小狗子把衣服都脱了下来,放在书包里,然后顶在头上下了水。赤条条地在河里慢慢地前行。很快河水没过了他的腰然后是脖子。他不时还得意地回头看看岸边,好像在说你看我游过去,能拿我怎么样。真担心他会沉下去,可是好像水的度再也没有变化了。他手上的东西就是沾不到水,慢慢地只看到他的头变成了一个小黑点。然后就是在对岸慢慢地落出赤条条的身子。  他根本就不着急,把东西放在树枝上,又转过头来回到河里游了一会儿。好像说他还没有游够呢。不过他也没有一直在河里泡着,穿好衣服就钻入了黑熊岭。别人说这里很可怕,可他不觉得什么好怕的,就是遇上了黑熊也不怕的样子。他又拿出了课本颠颠倒倒地看起来,不时满足地笑了笑。他砍下一条坚韧的老藤拖在身后放轻了脚步,一点也看不出来是个小孩子办的事情,一脸的严肃。他不停地嗅着附近的气息,右手多了一根一米多长的竹子,轻轻地在前方探路。走着走着他忽然停了下来,蹲下来用小刀轻轻地拨开面前厚厚的积叶,是一个触发机关在前面。只要一踩下这里就别想再出去了。这里猎人布下的连环陷阱,不是被飞下来的树桩撞飞出去就是掉进陷阱被刺穿身体。小狗子轻轻地按原路后退,转身向别一个方向前进。小狗子额头上冒出了汗珠,看起来并不太轻松。  “嗷---嗷---”  那不是动物在叫,是从小狗子嘴里发出来的。  过了好些时间才听到对面兔子子岭上传来的,显然有点远了。小狗子安静了下来。只能凭自己的真本事了,这可是对他的一次考验。天色越来越暗了,可是这情形根本不能着急前进,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好不容易听到有水流声,可是这段路陡峭得几乎走不下去。幸好小狗子早有准备,一条藤条结成的绳索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他终于到了溪流前。这里应该就是棒子沟了,从山上一看还真像当头一棒。小狗子喝了点甘甜的溪水并把水壶装满。可是这里怎么过去呢?不可能从水里过去,因为这里水流很急,石头湿滑根本就没有站住脚的地方。他拿出了课本又看了起来。据爷爷说,在棒子沟的下方有一条很精的老藤往对面的山上爬,可以顺着它到对面的山上去。时间根本就不允许再考虑太多了。小狗子只能手脚并用了,艰难地往下流摸索前进。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看到了一根精壮的老藤跨过小溪到达对面的山上。小狗子扎紧衣服,把书包绑了再绑,怕不小心从背上掉下去就别想找回来,这一切的努力都是白费了。他先用手猛拽藤条,感觉能够承受他的重量,于是用双手一前一后抓住,双脚交叉勾住藤条,慢慢地向前爬去。在差不多到达对岸的时候忽然一陈风刮来,小狗子的左手一滑,藤条也跟着摇罢起来,他的双手竟然脱开了藤条。在这危险关头,小狗子的双腿使劲夹紧,顺势一荡用腰力硬是把身体晃回来,右手抓住藤条,左手并用,一个交替把身体荡向对岸。终于舒了一口气。  二狗子检察了一了下书包,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来不及休息一下就往深林里钻进去了。  “吱------啾------”  “啾啾---叽叽---”  茂密的丛林里不时传过来鸟鸣声,欢快中又似乎听出一种渴望得到爱意的意思。这是一种在这一带丛里生活的鸟求爱的声音,相互传达爱意,但首先要得到对方的好感,才能够接近母鸟,公鸟所以要表现出自己的殷勤,健壮胜过别的求爱者。所以只要有一鸟开始鸣叫,别的也紧跟着表现。可这欢乐的气氛并没有麻痹小狗子的神经。他开始警觉起来,仔细推算一下,现在的时令还没到这种鸟求爱的时候。气候过于火热,还要等到凉一点它们才成群结队地在丛林里交配产蛋。  小狗子明白丛林里来了一群专业的不速之客。他本来想发出声音寻找大脚叔的位置的。可是一旦出声就会被这一群人识破,也不知道是敌是友。爷爷说过,除了大叔外没有人知道小狗子带了什么出来,也不可能有别人帮忙。不知道这群人是不是冲着爷爷的东西来的。爷爷还说大脚叔有人盯着他,想跟他交付任务要学得更聪明才能顺利完成任务。现在怎么办,这些肯定不是江家的保安。这些人肯定有比小狗子更丰富的丛林经验。从刚才的鸟鸣声中听出他们纪律严明,分工明确,这是很专业的团队。小狗子趴在丛林中一动不敢动。很多个方向都有对方的人,他需要观察清楚对方的情况才知道怎么样脱身。小狗子几乎都屏住了呼吸,心里想如果爷爷给我一把高精狙就好了。可是一想他又笑了一下,自己还小搬一把这样的枪能走几十米嘛,何况这里是丛林。爷爷就是再考验我的能力吧,没有任何装备下也能在丛林中生存下来,因为小狗子是丛林的孩子。小狗子刚一恍惚,发现身后有异动,可是还来及反应就被按住不能动弹,想呼喊也没有办法了。小狗子从来没有这么失望过,心想这下完了。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活命,不过我还是个孩子想他们也就是想抢爷爷的东西,要我的命干什么用。他也不反抗了,只是想看看到底是谁有这么高的能耐,竟然小狗子这么灵敏都被他逮住了。  “别出声,我是大脚叔。”他的耳边有一个很小的声音,但对于小狗子来说足够大了。小狗子激动地想跳起来抱住这个又高又丑的男人,现在对于小狗子来说是最漂亮的人了。心里有些难过起来,爷爷到底去哪里了。他是不是不要我了,还是他真的这样死了也不见我一面,是不是江龙生害死了爷爷。小狗子小小的心里有说不出的懊恼。大脚叔似乎明白了他的心思,拍拍的小肩膀给他竖起了大拇指。小狗子有点惭愧,自己还是被抓住了,如果是敌人的话,自己早就小命呼呼了。不过很快又开心起来,他是大脚叔不算,我的本事都是爷爷和他教的,被他抓住不算输。  “吱啾---吱啾----“  很快,小狗子的身边多了六个人,年纪都和他差不多,最后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个人来,他身材高大,虽然没有大脚叔那么高,可以算是身材魁梧了。这个人的影子有点眼熟,好像在哪见过。他是谁呢?小狗子心里正在打着嘀咕,他把帽子摘下来,一个迷彩的脸认不得是谁,可是从眼神中。小狗子差点惊叫起来。  “王叔叔!”小狗子差点哭起来,本来说好王叔叔会来接他去读书的。可是王叔叔不见,爷爷也不见了。这个人正是老王所长的儿子王大同。小狗子不知道王叔叔在部队里是什么职务,只知道他是当兵的,当官的。他想认领二狗子当儿子。  这个时候王叔叔端端正正地给大脚叔行了军礼,其他人也全体立正无声地给这个又高又难看的老男人行了军礼。大脚叔也很庄严地回礼,这是军人和军人之间最高的敬意。  二狗子把身上的书包取下来,然后把爷爷的盒子拿出来,学着大人们,双手托着盒子庄重地交到大脚叔的手上。其他人只看到王大同的一个眼神马上向四面散开警戒。小狗子也想学他们,可是不知道去哪好,总之他拿定注意去高处能够视野好一点。不过被大脚叔按住了动弹不得。  “王队长,这个盒子是老吴同志用他的命换来的。密码在小狗子的课本上,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大脚叔看看小狗子接着说“这个孩子就交给你了。”说完,大脚叔脸上出现了伤感。一个大男人的丑脸上看起来很别扭,特别是他的嘴唇很大。不过小狗子也很难过,因为大脚叔就是自己的亲人。  小狗子从书包里掏出课本,不好意思地搔搔脑瓜子。王大同笑了笑打开一看,会意地笑了笑。脏乱不堪的课本中小狗子用简单的线条完成了一个故事,保护好小狗子,让他在艰难中长大,笑对人生。在笑脸出现的每一页面就是密码。  “小狗子,你的课本可是一本无价之宝啊!可以送给我们吗?”  “当然可以了,我可以跟你回去吗?我也想当兵。”小狗子有点不好意思。  大家相视一笑,都过来拍拍他的肩膀。  “我们就是来接你的,跟我们走吧!”  “大家小心点,江家请来了专业的猎人小分队,他们都是国外的一些退伍的精英组成的雇佣兵团。”大脚叔警觉地环视了四周“他们不会想到王队长会来,不过他们盯得我很紧,想最终从我的身上找到情报。”  “别担心,外围还有我的一队特警。”王大同说“现在我就带小狗子回基地,你是我的上级,请指示!”  “保护好他,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的行踪。让他直接近进入赤龙。”  “明白!”  小狗子不知道他们说什么,更不清楚什么是“赤龙”。不过他终于可以离开这里到部队去了。王大同及其他神秘的队员,看不清任何人的面貌和眼神。只是感觉到他们就是小狗子的保护神,内心里觉得好神气,让小狗子佩服。他们向丛林的深处走去,那里不知道通向何方,在地图上并没有标明那是哪里。人们只知道黑熊岭是个可怕的地方,很少有当地人敢来。再深处更无人敢去,现在他们就是走向丛林的更深处。无声无息地消失在这茫茫的林海中。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