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小说:燕府小姐突然失声,我见她胳膊上青点,脸色大变:青云指法

2023-05-17 05:48:03 849

摘要:燕知返闻言,立刻托起燕倾城的胳膊。若是青云指法,尺寸关三处,必有青点儿。这是青云指法的特殊之处。青点的颜色和大小可以反映三处血脉所代表的身体状况。但若不仔细留意,是看不到的。“果然是那个老王八吗?”顾清风撸起袖子,气呼呼的说道:“我这就去把...

燕知返闻言,立刻托起燕倾城的胳膊。

若是青云指法,尺寸关三处,必有青点儿。

这是青云指法的特殊之处。

青点的颜色和大小可以反映三处血脉所代表的身体状况。

但若不仔细留意,是看不到的。

“果然是那个老王八吗?”顾清风撸起袖子,气呼呼的说道:“我这就去把那个老王八抓过来。”

“用请的。”燕知返吩咐道。

“啊?”顾清风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他害倾城,咱们还请他?知返,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照我说的做。”燕知返并没有解释,只是冷冷的说道。

胆敢伤害倾城,自己要让他付出代价。

王一明正在天上居静坐。

大勇则是不停的拉开房门,翘首以盼。

“没个定性。”王一明瞥了大勇一眼,说道:“坐下。”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叩叩”两声。

“谁啊?”大勇心里一喜,立刻跑过去拉开房门。

“王神医呢?”顾清风拼命的压制自己心中的怒火,问道。

刚刚这一路上,他也想明白燕知返让他去请的意图了。

无非就是站的越高,摔的越死。

“顾公子怎么亲自来了?有事儿吗?”王一明拿腔拿调的说道。

“果然是王神医顾虑的对,还请王神医移步,为燕姑娘医治。”顾清风说道。

“那燕公子可信我?”王一明慢条斯理的问道。

“自然是信的。不过燕姑娘突犯哑症,他走不开,不然是要亲自过来接神医的。”顾清风忍着恶心说道。

“我早就说过,那个女娃娃是个庸医,庸医害人哪。”王一明叹一口气,说道:“走吧,我去瞧瞧。”

王一明根本就不怀疑,跟着顾清风就走了。

因为这世上,能解开幻狼花和青云指法的人,除了自己和阳谷子,绝对再没有第三个人了。

王一明端着架子进了燕府,竟然看到燕倾城正在和沐云汐坐在一处,说说笑笑的。

燕知返则是含笑看着她们两人。

登时便愣住了。

“王大夫是不是很吃惊啊?为什么倾城好好儿的没事儿?”顾清风立刻沉了脸,这一路上,可把他给憋坏了。

“你是什么人?”王一明的眸光,死死的盯着沐云汐。

不可能,自己的青云指法和幻狼花的毒叠加在一起,她一个小小的女娃怎么能医好?

“王大师前几日不是见过我了吗?怎么又突发此言?”沐云汐瞥了一眼王一明,淡淡的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和阳谷子是什么关系?”王一明加重了声音,死死的咬着“阳谷子”三个字。

“你是不是在想,这世上,除了阳谷子前辈和你之外,没人解的了幻狼花和青云指法?”沐云汐似笑非笑的看着王一明:“万历十五年,你得遇幻狼花,不小心中了毒,你还记得阳谷子前辈是怎么救你回来的吗?”

“你,你竟然……”王一明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这个女娃娃居然会做百草丹,那可是阳谷子的不传之秘。

而且,他这一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赢阳谷子一回,可是偏偏他自己,就是被阳谷子救活的。

自己费尽心机一直隐瞒这件事情,谁知竟被一个黄毛丫头给挑了出来。

不但如此,还解了自己的青云指法和幻狼花毒。

自己算计人没成功,反而……

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王一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然后整个人就软了下去。

“把他丢出去吧。”燕知返看了一眼软在地上的王一明,面无表情的说道。

“丢出去?那岂不是太便宜他了?”顾清风用脚尖点了点王一明的肚子,说道。

“我的意思是,别脏了这里的地。”燕知返眯起眼睛,眸底闪过一丝危险的光。

“我明白了。”顾清风直接将人提起来,拎着往外走,语气阴冷骇人:“敢动倾城,我要让他后悔终生。”

“这一次,又多亏了三姑娘。”燕倾城拉着沐云汐的手:“今天早上不能发声那一刻,我差点儿崩溃。”

“燕姑娘别担心,我敢拿性命保证,你的哑症已经完全好了。不过因为刚刚中了幻狼花的毒,虽然已经用百草丹解了,但是接下来的半个月,你都不能吃油腻辛辣的东西,更不能喝酒。”沐云汐嘱咐道。

“嗯,我记住了。”燕倾城用力的点点头。

“多谢三姑娘。”燕知返起身,退后两步,十分郑重的对着沐云汐行了一个大礼:“三姑娘的两次大恩,燕某来日赴汤蹈火,定当还报。”

“燕公子客气了。”沐云汐也还了一礼:“如果我将来需要燕公子帮忙,定不会客气的。”

沐云汐拒绝了燕家兄妹的留饭,去了趟建安大街。

云岚最喜欢一品斋的杏仁酥。

沐云汐就去买了两包。

才出一品斋,就看到了孙氏。

手里抱着一个大大的花布包,还有些鬼鬼祟祟的。

沐云汐心中一动,悄悄的跟了上去。

孙氏果然去了万安当铺。

出来的时候,手里的花布包就没有。

看来,孙氏的娘家人又来要钱了。

孙氏最近其实很烦恼。

这几天,她的娘家嫂子几次三番的来和她借钱。

说是借钱,可从来都没还过。

用的还是老借口,说是家里的生意要扩大规模,资金一时周转不开。

所以找她借点儿钱,很快就还给她云云。

她虽然是忠义候府的二夫人,可相公只是一个闲散的六品官。

她哪里有那么多的钱?

其实上次映月瓶的事情后,她就不敢在贩卖官中的东西了。

而且还担惊受怕了一阵子。

后来,也并没有东窗事发,或许映月瓶的事情只是凑巧而已。

昨天娘家嫂子又来求他的时候,她不好意思拒绝,所以,就只好又偷偷摸摸的拿了官中的花瓶出来典当。

孙氏揣着典当来的五百两银子,拐进了一个小胡同里。

她的娘家嫂子李氏正等在那里。

“只有五百两?”李氏皱了皱眉头。

“大前天给了你们一千两,昨天又给了你们一千两,我哪里还有那么多钱?”孙氏脸色难看的说道。

“姑奶奶别生气,我这也是着急。自从你嫁进了忠义候府,咱们家的生意就越做越大。你是知道的,咱们家开着一个锦缎绣坊,你哥哥就想做成专门的苏绣,比一般的刺绣都要卖价儿,所以就折腾开了。既然生意要扩大规模,就得拿钱来填,这不实在是周转不开了,才麻烦姑奶奶的。”李氏忙的给孙氏顺气儿。

她现在,可不能得罪这个小姑子,家里还指望着呢。

“一家子骨肉,我不帮你们帮谁?只是你们也知道,我也不是那府里的当家夫人,一下子哪能拿出那么多钱吧。这五百两你们先拿去用,我再想办法。”孙氏到底还是心软了。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