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小说:他被族人嘲笑废柴,家族老祖却将族中修炼资源全部给他支配

2023-05-17 05:48:38 395

摘要:“小家伙,今日老夫心情不错。你还有什么要求,你尽管给老夫说!”燕家老祖一脸笑容,拍着胸脯保证道:“别的地方不敢说,这洛城之内,还没有老夫办不到的事情!”燕家老祖对燕南飞的态度实在是和蔼得有些过分了,虽然燕南飞之前展现出了能够以弱胜强的本事,...

“小家伙,今日老夫心情不错。你还有什么要求,你尽管给老夫说!”燕家老祖一脸笑容,拍着胸脯保证道:“别的地方不敢说,这洛城之内,还没有老夫办不到的事情!”

燕家老祖对燕南飞的态度实在是和蔼得有些过分了,虽然燕南飞之前展现出了能够以弱胜强的本事,但还不至于让燕家老祖如此对待才是。

这其中必然有什么其他的缘由,只是连燕南飞自己都不知道而已。

不过既然燕家老祖拿出这副态度,甚至都拍着胸脯保证了。燕南飞自然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多谢老祖!”燕南飞拱手而笑,试探着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小子刚踏入修炼境界,正是勇猛精进之时,恐怕需要大量的修炼资源。”

“这好说!”燕家老祖直接从腰间掏出一个袋子:“这是老夫早年所用的乾坤袋,里面有元石百万,天材地宝也是不少。老夫如今想要更进一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你只管拿去便是。”

见燕家老祖如此大方,燕南飞自然也不会和他客气。

“还有各种武技,只怕也少不了!”燕南飞前世倒是会不少神功绝技,只是以他如今的修为根本使用不出来不说,若是那种等级的神功显露于人前,只怕不说别人,就连燕家老祖自己恐怕都忍不住觊觎的心思。

“这是本府传功楼的令牌!”燕家老祖直接摸出一块令牌:“持此令牌,你尽可以去传功楼挑选一本自己喜欢的武技修炼。”

燕家老祖将令牌递给燕南飞,拍了拍他的肩膀,话中带有深意的说道:“小家伙,好好修炼。若是能够让老夫满意,不久之后老夫还有更大的好处给你!”

说完,燕家老祖便显得十分高兴的离开了议事厅。

燕家老祖所拿出的东西,别人不知道价值如何,燕明德可是十分清楚的。

单单是那百万元石,就足足抵得上燕家五个坊市,整整一年的收入!更不要说那块令牌,就算是燕明德自己,都无法得到。

此刻他已经明白,燕家老祖虽然不知为何会如此看重这小子,但恐怕再想要明着对燕南飞下手,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二伯。”燕南飞看着脸色阴沉的燕明德,带着强烈的嘲讽意味,开口笑道:“不知现在,我可以安然从这议事厅离开了吗?”

燕明德眼角一阵抽搐,最终却是没有阻止燕南飞的离开,心中却是恶狠狠的想到:“哼,不过是个初出茅庐的臭小子。一朝得志,便忘乎所以,别以为有老祖宗给你撑腰,便没人动得了你!等日后我要你死得不明不白!”

燕明德还以为燕南飞是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即使有点儿天赋,也根本不足为虑。却根本没有注意到燕南飞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机。

燕南飞之所以不借助燕家老祖的手除掉燕明德,并不是当真因为燕家老祖的话,便放下了这段仇恨。他既然已经下定了决心要为这身体的原主人报仇,就不会轻易放弃。

只是燕南飞并不想借他人之手来报仇,况且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即使除了燕明德,也会付出相当的代价,弄得个两败俱伤的局面。

如今正好借着燕家老祖的出面,多捞一些好处,增长自己的实力,才是正道。等到自己的实力再增长一些,不用太多,只要到达气海境界,便可以不费多少代价,就彻底铲除燕明德这家伙!

“且让你再嚣张一阵子,最多一月之内,本尊便要你命丧黄泉!”燕南飞转身走出议事厅,嘴角已挂起一丝冰冷的笑容。燕明德在他的眼里,此刻已经与一个死人没有什么两样。

他九华山血尊要杀的人,即便是天王老子也留不住!

……

出了燕家的议事厅,燕南飞并没有急着返回自己的住处,而是拿着燕家老祖给他的那块令牌,朝着燕府传功楼的方向走去。

燕家乃洛城第一大家族,整个燕府足足占地方圆十几里地,这传功楼,燕南飞也是走了好一半天才走到。

传功楼,可以说是燕府之内最重要的地方之一,存放了燕家五百多年来收藏的各种武学典籍。而传功楼的看门人,也是个深不可测的老人,就连燕家的三个主事人,见到他也要行晚辈之礼。

燕南飞来到传功楼之时,正是正午之时,看守传功楼的老人正躺在传功楼之外的一张躺椅上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听见有脚步声传来,老人微微睁开眼睛,瞟了燕南飞一眼:“血脉境界,才开元不久的小家伙吧?来传功楼可有长老会令牌?”

“自然是有的。”燕南飞微微一笑,直接拿出了燕家老祖给他的那块令牌。

“咦,这块令牌怎么有点儿……”老人打量了那令牌一眼,随即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嗖”的一声,如同兔子一般窜到了燕南飞面前。

“这是,这是无迢那老东西的令牌!你是怎么得到的?”燕南飞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燕家的老祖,名为燕无迢。眼前这老人的身份果真不一般,竟能直呼燕家老祖的名讳。

“自然是老祖给我的。”燕南飞轻轻一笑:“老前辈,既然这令牌是真的,小子可以进去了吗?”

“以那老东西的本事,若不是他主动将令牌给你,你小子便是生了九只手,也别想拿到这令牌。”老人叹了一口气道:“也罢,虽不知那老家伙为什么会将如此珍贵的令牌给你这小家伙,不过既然有令牌,你便进去吧!传功楼一二层的所有武技功法,你都可借阅。不过你小子只是血脉境的修为,贪多不烂,老夫奉劝你还是只挑选一本为好!”

燕南飞拱手谢过老人,便走进了传功楼之内,身后幽幽的响起老人疑惑的自语声:“这小家伙究竟是什么人,燕无迢那老东西竟会将如此珍贵的令牌给他?”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