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微小说:“你年纪太大了,我不想嫁你了!”

2023-05-28 12:47:48 20

摘要:“你年纪太大了,我不想嫁你了”他俊脸一黑,“我从18岁等你到30岁,这就要到结婚了,你现在说嫌我老要悔婚?”黑色的加长版林肯内。苏言一身旧棉衣干干瘦瘦的,看着根本不似十四岁女孩,反倒像十岁。她是苏家长女,却从一出生便被送到乡下,奶奶去世后,...

“你年纪太大了,我不想嫁你了”

他俊脸一黑,

“我从18岁等你到30岁,这就要到结婚了,你现在说嫌我老要悔婚?”

黑色的加长版林肯内。

苏言一身旧棉衣干干瘦瘦的,看着根本不似十四岁女孩,反倒像十岁。

她是苏家长女,却从一出生便被送到乡下,奶奶去世后,她被接了回来。

苏言走下车,她第一眼见到的不是父母,而是隔壁别墅一个穿着白色衬衫,手里拿着书的男生。

“那是秦家三少秦北川,你千万不能招惹他。”管家说道

也就是这一眼,秦北川深深地刻进了她的心里。

往后的日子,他们慢慢熟络,高二那年,秦北川对她说:“如果你考上剑桥,我会考虑当你男朋友。”

从那天起,苏言更加努力学习,成绩一直是遥遥领先。

苏言每天都会给秦北川回报自己的学习,虽然他很少回复。

这天晚上,苏言睡不着,她想去外面吹吹风。

下楼的时候,却听到客厅里,苏诗玥正在和秦北川打电话。

“三哥,过些天我就能来美国了,苏言她还要考剑桥,她都不知道你根本不在英国。”

苏言闻言愣在原地。

后面苏诗玥说什么她已经听不清了。

她回到房间,去看关于秦北川的各种信息。

从前她没有注意,现在她才发现秦北川的微博后面那张照片是旧金山。

苏言将秦北川给的手机封存在了抽屉里。

而后她拿着一年前做的鉴定报告去找了妃凛霜。

妃凛霜看到亲子鉴定后,不敢置信地看着她。

苏言很平静:“有这份报告,我才敢叫您一声妈。”

“妈,我不去剑桥了,我准备考国内大学,保送的名额我让给妹妹。”

她本来就对国外大学没有兴趣,只是因为那里有喜欢的人。

……

一个月后。

剑桥。

秦北川站在校门口,一遍又一遍给苏言打着国际电话,然而对面一直没有人接。

五年后。

潭州商业酒会。

秦北川已经接手了家族企业,雷厉风行的做事风格,让不少人闻之色变。

只是已经年过二十六却依旧单身。

“老板,听说今天酒会很多人是来送女儿的,以前的苏家也来了。”

苏家两个字让秦北川眸色微变。

“是苏诗玥?”

“不是,好像是他们家养女,据说特别优秀,刚毕业不久就开创了自己的公司。”助理的话还没说完。

秦北川目光定格不远处一道华丽夺目的女人身上。

助理见状,忙说:“就是她,苏言。”

秦北川没有回答。

他就见苏言一身蔷薇色礼服右手挽着一个混血男士冲自己走了过来。

“北川哥,好久不见,这是我未婚夫。”

————

潭州,白雪纷飞。

黑色的加长版林肯内。

苏言一身旧棉衣干干瘦瘦的,看着根本不似十四岁女孩,反倒像十岁。

副驾驶座上,苏家赵大管家有些不敢相信,这样一个女孩儿怎么会是他们送去乡下十多年的苏家大小姐?

“晚上夫人回来,你要胆子大点,不要畏手畏脚,要知道叫人,懂吗?”赵管家叮嘱。

苏言怯生生回:“好。”

很快便抵达了苏家。

苏家别墅不同于高楼大厦,而是坐落在江边的精致洋楼。

苏言走下车,她第一眼见到的不是父母,而是隔壁别墅一个穿着白色衬衫,手里拿着书的男生。

“那是秦家三少秦北川,你千万不能招惹他。”

赵管家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不觉皱眉。

苏言忙收回视线:“好。”

又是好?

赵管家觉得这个女孩子太没脾气,不像苏家人。

苏言年纪小,并不知道管家的想法,她被带到偌大的客厅,等候父母回家。

奢华的欧式吊钟一分一秒的过去。

终于等到晚上六点。

别墅的大门推开,佣人恭敬地喊:“夫人好。”

苏氏的总裁夫人,潭州著名的舞蹈家此刻一身旗袍,踩着高跟一步步走了进来。

苏言第一次看到自己的亲妈,眼底都是光。

“妈……”

只是她收到的却是妃凛霜淡漠的眼神。

“什么时候过来的?”

“上午十点。”

妃凛霜闻言,没再多问什么,看向一旁女佣:“张姨,给她准备房间,我累了。”

话落,她直接上了二楼,再没给苏言一个眼神。

和亲妈第一次见面和电视里演的不一样,没有痛哭流涕,没有久别重逢,连一个拥抱都没有……

这一天,苏言刚好十四岁生日,而她也是这时才知道,妈不喜欢自己。

吃完晚饭的时候,苏言又见到了她的妹妹苏诗玥。

苏诗玥长得像个瓷娃娃,皮肤白净打扮的也好看,只是同样也不喜欢她……

深夜。

苏言睡不着,她走出卧室,就看到母亲妃凛霜打着电话,好像在争吵什么。

“苏国涛,你都把她送走十四年了,为什么又非要接她回来?她长得就不像我!”

苏国涛是苏言的父亲……

……

在苏家生活的一个月里,苏言才明白奶奶常说的那句话,一碗水是端不平的。

早上,天还没亮。

苏言就背起了从乡下带来的旧书包,步行去学校。

来这里后,她的学校也转了过来,和妹妹一个学校,同年级。

“乡巴佬,你好呀!!”一辆辆豪车从她面前开过,几个纨绔学生冲着她吹着口哨。

苏言低着头往前走,而后面黑色林肯座上苏诗玥像个高贵的公主,平淡地看着这一幕。

“嘭!”

一个纨绔子弟忽然下车,一把将苏言推倒在地。

周围顿时一片轰笑声。

苏言正准备爬起来,这时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冲她伸了过来。

“你没事吧?”

清澈的声音响起,苏言抬头就见男生一身价值不菲的休闲装,一张脸长得比女生还要好看。

是秦家三少秦北川。

“谢谢,我没事。”苏言回过神,赶忙从地上爬起来,没敢去握秦北川的手。

秦北川没有在意,而是问:“我们是不是见过,你叫什么名字?”

“三哥,她叫苏言,是我们家收养的女儿。”

苏言还没回答,苏诗玥从车上走了下来,一字一句。

第二章 你是不是作弊了?

收养的女儿……

苏言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

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年级期末考试后,放假了。

除夕当天,苏父也从国外赶了回来。

一家人围坐在桌旁,苏言看到梳着大背头一身西装的父亲很紧张。

“言儿,这两个多月在家里住的习惯吗?”苏父慈爱的目光落向她,在看到她身上皱巴巴的棉服时不由皱眉。

一时间妃凛霜和苏诗玥都朝着她看过来,苏言乖巧回:“习惯。”

“习惯就好,听说你们考试了,成绩怎么样?”苏父又问。

苏言有些局促。

而一边苏诗玥撒娇:“爸,你怎么都不问我,我这次考了全班第二。”

“不亏是我的女儿。”一边妃凛霜眼底都是得意。

话落,她又看向苏言:“小言,你才来这里,考的不好没关系,告诉你爸爸。”

苏言还没开口,苏诗玥就把她的书包拿了过来,取出成绩单直接递给了苏父。

“姐,你别担心,考的不好,以后我帮你补课。”

然而她话音刚落,苏父震惊出声:“都是满分,言儿你是年级第一呀!”

一时间餐桌前安静的可怕。

苏诗玥一张白净的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

一边妃凛霜看向苏言:“你是不是作弊了?”

苏言闻言,不敢置信地看着她,还没解释,就被张姨叫了出去。

不多时,她就听到里面传来争吵声。

“你是言儿的妈,她考得好,你怎么能说她作弊?”苏父怒道。

妃凛霜将成绩单扔到一边:“她就算没有作弊,也有心机,诗玥刚说考了第二,她就说自己年级第一,小小年纪就知道变相打压妹妹,讨好爸妈!”

“……”

苏言站在偌大的别墅外,很想哭。

可却强忍着没有落泪……

因为奶奶说,只有听话的孩子,才会招爸妈喜欢。

除夕漆黑的夜飘起了小言,苏言站在外面很冷,却没人叫她进去。

“怎么一个人站在外面。”忽然一把黑伞照在头顶,苏言偏头就看隔壁秦北川不知道何时站在了自己面前。

他身上淡淡的青草香,眼眸似是星辰:“原来你和我一样。”

秦北川看向还在争吵的别墅中,薄唇轻笑:“外面太冷了,去我家避避雪吧。”

苏言却站在原地没有动。

“放心,我家老头子也在。”秦北川又笑了,同外面张姨叮嘱了一句,带着苏言离开。

第一次去秦家,和苏家很不同。

这里和乡下奶奶家一样,温馨。

秦爷爷看到苏言眼睛一亮:“你就是苏老太太的大孙女,都长这么大了?”

“秦爷爷好。”苏言朝着他重重地鞠躬。

“好好好,乖孙女儿。”

秦爷爷一脸喜意,对秦北川招呼:“老三,我们今年和小言一起过年。”

回潭州的第一个除夕夜,苏言是在秦家过的。

也就是这一天,秦北川深深地刻进了她的心里。

十二点的钟声过后。

张姨才过来接苏言回去。

客厅里很冷清,妃凛霜独自坐在客厅,红着眼看向回来的她。

“玩的开心吗?”

苏言站在原地不敢说话。

妃凛霜笑了:“是该见见,毕竟秦北川往后是你妹夫。”

第三章 丑八怪

苏父只在家待了三天便又去了国外。

离开前,他叮嘱妃凛霜给苏言买几身新衣裳。

衣服确实买了,可都和苏言的尺码不符合,她根本穿不了。

张姨看不下去,带她重新买了两身衣服。

苏言后来听张姨说,母亲之所以不喜欢她,是因为她出生的时候,母亲差点就没能下手术台。

后面家里的生意也越来越差,听算命的说,是苏言命太硬。

“姨,那都是骗人的。”

张姨却笑了:“你别不信,你刚送去乡下,生意就好了,第二年夫人就怀了诗玥。”

苏言听后不知道为什么,喉咙发苦。

别人的寒假过的特别快,而苏言的寒假却过的异常慢。

她每天不敢待在家里,要么去图书馆看书,要么就去找秦爷爷,和他一起种树,修剪花草。

秦北川大她一届,时常去补课,回来的时候还会给她带好吃的。

“天天跟着老爷子修剪花草都晒黑了。”秦北川将一袋高级护肤品递给她。

苏言看见苏诗玥擦过这个,听她说价格上万。

“谢谢,北川哥,我不用这些。”

秦北川第一次给人送礼物还被拒,他愣了一下,但还是收回了手。

“明天就要上学了,你寒假作业做完了吗?”他问。

“做完了。”苏言回。

秦北川看着她乖巧的样子,抬手揉了揉她的头,真是听话的好孩子。

苏言僵在原地,直到她回去,都觉得脑海中在冒粉色泡泡。

……

回到苏家。

苏诗玥在客厅里撕着书,几个女佣站在一边低头不敢说话。

苏言发现她撕得是自己的作业,不由着急。

“你做什么?”

苏诗玥听到她的声音,把一堆废纸朝着她丢了过去。

“就你这个丑八怪也配和三哥说话,今天是给你警告!!”

说完,苏诗玥起身回到自己房间“嘭”得一声关了门。

夜里。

张姨陪着苏言用胶带一点点把撕碎的作业粘起来。

“小言,你别生气,从前家里就只有诗玥,大家都疼她一个人。”

苏言闷声点头,许久她抬头看向张姨:“姨,我很丑吗?”

张姨闻言看着苏言干干瘦瘦又黑,安慰她:“女大十八变,等你长大了就好看了。”

那就是丑,苏言“嗯”了声没再说话。

翌日,国际中学。

课间时分,同桌陆茜拉着苏言在操场上看篮球比赛。

“秦学长……加油……”

苏言挤进一群女生中,就看到穿着球服带着球投篮的秦北川。

“嘭!”一个三分球落下。

苏言的眼底都是崇拜。

“秦学长是不是好帅?”一边陆茜笑嘻嘻道。

苏言点头,但想起苏诗玥说的话,又拉着陆茜离开。

“我们回去上课吧。”

可她话音刚落,忽然身后传来熟悉清澈的嗓音:“小言。”

苏言偏头看去,就见秦北川已经从球场下来,朝着自己走来:“你来看我打球吗?”

苏言脸顿时红了,没有回话,连忙丢下陆茜逃走了。

这天,她在学校厕所的镜子前站了很久很久。

她不明白妈妈和苏诗玥都长得又白又好看,为什么自己这么黑,这么瘦,还没发育……

上课铃响起。

苏言回教室,可刚走进去,当看到黑板上贴着的东西时,她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

上面是她写的暗恋日记……

第四章 我和她不亲

教室里一阵哄笑。

“长成那样也敢喜欢秦学长,不要脸。”

“还说天天去秦学长家,真是白日做梦。”

“……”

苏言涨红着脸忍着泪,将黑板上贴着的日记一张张取下来。

回到座位上,她身后坐着的纨绔杨荀韬用笔戳她的背:“恐龙妹,你喜欢秦北川吗?我和他熟呀,你叫我一声哥,让我借鉴一下你的作业,我介绍你们认识?”

“啪!”班主任一根粉笔朝着他丢了过来,顿时让他闭上了嘴。

放学后。

苏言就被叫到了老师办公室。

苏言红着脸,连连道歉:“对不起,老师。”

班主任却没有说教她:“老师叫你过来,不是日记的事,最近学校组织农业劳作活动,老师想让你当领队。”

苏言愣住,班主任又说:“我已经打电话告诉你家长了,过两天我们全校师生下乡都跟你学习。”

“好。”苏言朝着她鞠躬。

班主任站起身拍了拍她的肩膀:“不要在意别人说的话,年轻时候谁没个暗恋的男孩子,喜欢一个人就让自己变得更优秀,当你配的上他时,就没人敢说你了。”

“你现在文化成绩是第一,但现在学生都讲究全能,他们从小就学各种技能跳舞外语等,这些你也要慢慢跟上……”

喜欢一个人就让自己变得更优秀……

苏言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想老师说的话。

秦北川是很优秀的人,各项全能,自己应该把他当做榜样,向他学习。

回到家。

妃凛霜正在给苏诗玥收拾行李,仔细叮嘱:“乡下蚊虫多,这些药你也带好。”

“妈,我不想去乡下,我们家又不用种地。”苏诗玥撒娇。

妃凛霜安慰她:“等你回家,妈给你买新的钢琴和古筝。”

苏言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幕不由得艳羡,许久,她忍不住开了口。

“妈,我也想学钢琴和古筝,还有跳舞……”

一声妈,让妃凛霜的动作变得僵硬。

她仰头看着晒得又黑又瘦的苏言,强扯了扯嘴角:“诗玥从小就学跳舞和钢琴,底子好,你现在十多岁了,骨头都长硬了,不合适。”

苏言闻言眼睫微垂,她还想说什么,妃凛霜却下了逐客令:“你不是要做领队了吗?早点收拾行李。”

苏言听后只能离开。

张姨在一旁,看着这一幕也不由心疼,等苏诗玥哼着歌玩手机去后,开口。

“夫人,苏言也是您的亲女儿呀。”

妃凛霜眸色未变,只说:“张姨,她毕竟不是我带大的,我和她不亲。”

……

乡下都是青草香。

坐在大巴车上,苏言还记得除夕夜时秦北川身上也是这种香味。

这次全校的师生都下乡体验春种。

下车后,沿路都是白色校服。

“秦学长……”忽然身边陆茜激动喊。

苏言就看秦北川穿着白色球鞋朝着自己走来,而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下,把一袋袋种子交给了她。

“学妹,等会儿就要麻烦你把种子分下去了。”秦北川冲她一笑,又单独塞给了她一包不知道是什么的种子,“这是我单独给你的。”

“谢谢……”苏言说话都有些结巴。

身后苏诗玥看到这一幕,眼中一冷。

很快所有人都分配到了指定的田地,由农民伯伯教种地和种田。

苏言挽起了裤腿先所有人走到了田埂上,而原本嫌弃脏的苏诗玥紧跟其后,眼看距离远了,她忽然冲苏言背后伸出了手。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苏言重重地栽进了泥田里。

第五章 玫瑰

“苏诗玥就是嫉妒你!”

农民伯伯家中,同桌陆茜给苏言冲洗着身上的泥巴,义愤填膺。

苏言脸上都划了很多伤痕:“茜茜,刚才我栽田里的时候,秦学长看到了吗?”

“全校师生都看到了,那叫一个惨。”

太丢脸了,苏言觉得这辈子都不能见秦北川了。

幸好后面都分班学习农业知识。

苏诗玥被老师批评后却没有反省,吃饭的时候,她故意坐在苏言的旁边。

“如果我长你那样,我肯定吃不下饭的。”

苏言没有理她。

苏诗玥得寸进尺:“你要不要我给你镜子照照?”

说完,她故意问旁边的同学。

“你们觉得我们班上谁长得最丑?”

正埋头扒饭的小霸王杨荀韬连忙举手:“恐龙妹苏言,我举双手投票。”

其他的人紧跟着附和。

苏言夹着菜的手发僵,陆茜坐在一边不敢当着众人的面安慰她。

之后的几天。

班上的富贵子弟都撂挑子不干了,只有苏言按照规定学习种田种地。

农民伯伯夸她:“你一看就是咱们村里的娃娃。”

苏言不知道该开心还是该伤心。

她低头插着秧苗,忽然手碰到了白皙的手背,等躲开时才发现是秦北川。

“小言。”

苏言忙把自己的脸埋低:“北川哥。”

秦北川一笑:“你怎么了?”

苏言忙摇头,秦北川也没再多问,继续插秧。

两人一前一后,苏言没想到他生的那么白净,还会做农活。

秦北川看着身后累地擦汗的她,开了口。

“小言,女孩子还是要少做重活,养的白白胖胖才好看,你去休息。”

……

几天后,从乡下回潭州。

苏言一回来就带着自己的奖学金去了护肤品店:“老板,我要买防晒……”

之后在家里,她更是每顿吃三碗饭。

张姨以为她是饿坏了,不由心疼。

而苏言想的是,白白胖胖好看……

后面,她又把最后的奖学金报名在了跳舞上。

中学正是发育的时候,日子一天天过去,转眼一年过去,苏言不仅长了个,原本干瘦的身材也发生了变化,越来越像妃凛霜年轻的时候。

上学的路上。

几个校外的男生对她吹着口哨。

一辆低调得宾利开过,顿时溅了他们一身的水。

车上秦北川眸色清冷,开车的司机叨唠:“这苏家的长女也是可怜,多漂亮的女孩子,出行连车都没有。”

“她不是养女吗?”秦北川问。

司机摇头,告诉了他苏言的身世。

秦北川听完,缓缓闭上了眼。

7月4日正是升学考试。

苏言和一众低年级的女生下课后就等在了校园门口,和别人不一样,她手中捧着的是一盆好看的玫瑰花。

终于考试的结束铃声响起,苏言满眼期盼的看着门口,不多时她就看到了人群中穿着白衬衫的秦北川。

“秦学长……”

一众女生朝着他涌去。

苏言被挤到一边,直到最后也没能单独见到他。

晚上她走回去,敲响了秦家别墅的门。

“有事?”秦北川走出来,看着她怀里一盆的玫瑰花神色不明。

“北川哥,这是去年你给我的种子,我种出来了,送你……”

苏言紧张地连花带盆递到了秦北川面前。

然而秦北川只是淡漠地看了一眼,随后道:“谢谢。”

他接过,白皙的手上撒落了泥土。

苏言抿了抿唇离去前又道:“北川哥,明年我也要升学了,我一定会考上你所在的学校。”

说完,她快步离开。

走到半路,苏言才发现自己手中竟然还拿着花盆的盆地,她连忙折返回去。

可刚走到秦家别墅门口,她就看到秦北川将那一盆玫瑰直接丢进了垃圾桶。

第六章 不熟

晚风吹起苏言的裙摆。

她在远处站了很久,最后又把那盆玫瑰捡了回去。

之后的日子,苏言更加努力学习,成绩一直是遥遥领先。

一年过去。

升学考试落幕,苏言和苏诗玥以及班上大部分的人都考上了重点高中。

苏父特地回来给两人办升学宴。

“苏言什么都抢我的,抢我爸妈,还抢北川哥哥,现在连宴会都要抢吗?!”

客厅里,苏诗玥和苏父争吵。

“啪!”苏父扬起手一耳光落在了苏诗玥的脸上,“我早就告诉过你,秦北川不是我们招惹的起的,再说苏言是你姐,你怎么能这么自私?!”

苏诗玥眼眶顿时红了,眼泪止不住往外落:“你打我!?”

楼梯口,苏言站在角落处看着这一幕,心底一颤。

她正准备离开,忽然又听苏父安慰苏诗玥:“诗玥,爸爸错了,爸爸不是故意打你的,你知道爸爸最疼你。”

“可是现在你姐姐回来了,外人都看着的,我不能太偏心。”

“我心里就只有你这个女儿。”

苏言听到最后一句话,脸色惨白一片。

晚上。

宴会上很热闹。

苏言没有参加,她一个人坐在外面,望着秦家别墅的方向。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秦北川了,听秦爷爷说,最近他和班上同学去了法国巴黎。

巴黎,多浪漫的地方,她只在电视里看过……

“喵……”

一只脏兮兮的流浪猫不知道从哪儿窜出来,蹭着苏言的手。

苏言看到它眼底一亮:“你也没有家吗?”

“喵……”

苏言忙去厨房拿吃的喂它,并且给它取名翠花,这样好养活。

转眼开学时间到了。

苏言骑自行车去新学校的路上,忽然就听到“喵喵”得声音。

她将车停在路边,就看翠花不知道怎么爬到了一棵大树上,下不来。

苏言没有多想,忙往树上爬。

“翠花……别怕……”

不多时,树下就围满了人。

苏言爬上去后却怎么都够不到翠花,下面的人惊叫连连:“小姑娘,快下来……”

“你们帮帮我……找个抓猫的笼子好吗?”苏言看着下面的人群。

然而这些人都只顾着拍照。

她的目光忽然定格在走过来的一群学生中。

“北川哥……”

人群中,面目冷峻的秦北川听到声音,黑眸落向树上苏言,眼底蒙上了一层诧异。

“北川哥,你帮帮我……”

周围同班同学看向秦北川:“三少,你认识她?”

秦北川深深地看着树上的苏言,薄唇轻启。

“邻居,我和她不熟。”

邻居?不熟?

苏言抱着树,愣在原地。

“快下来,你还是小孩子吗?”秦北川看向她,剑眉微蹙。

苏言闻言想下去,可看到树杈上喵喵一直叫的翠花,犹豫了:“北川哥,你帮我给消防叔叔打个电话好吗?我没有手机。”

秦北川深邃的眼底看不出任何神情,一旁校友碰了碰他的胳膊。

“她是不是傻呀?谁会为了一只猫,滥用资源?”

“走吧,三少,这么多人太丢脸了。”

“听说苏诗玥升学到我们学校了,她可是校花呀,去看看……”

丢脸,苏言不知道救猫怎么丢脸了。

她直直地看着秦北川,没多久就见他们一行人从眼前离开。

苏言心里不由得失落,她小心翼翼往翠花的方向爬过去,而后伸手抱住它。

“咔擦!”一声。

树枝断裂。

“嘭!”

秦北川转身就看身后尘土飞扬,苏言抱着猫重重从树上摔了下来。

第七章 见不到了

周围一阵唏嘘。

苏言疼得眼泪都快落了下来。

她直视着前方的秦北川,然而男生没有停留,一点点消失在她眼前。

很快苏言被抬上担架,而她怀中猫咪安然无恙的跳开。

被送上救护车的时候,她好像看到秦北川和身边同学说笑着什么……

翌日,网上头条醒目的字眼和配图。

——女学生为救猫咪,摔断了腿。

苏言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手和腿上都打了石膏。

苏父苏母都没有来,只有张姨熬了汤给她送:“你以为这里是乡下,这么大人还爬树,知不知道外面人都说你傻。”

“姨,我想奶奶了……”苏言喝着温热的汤,腿痛,但心更痛。

这是回潭州以来,她第一次对外人说想奶奶。

张姨也不知道怎么就红了眼。

“等你腿好了,放假后就去看老太太呗。”

苏言却偏头看向窗外,眼泪无声落下:“见不到了……”

她之所以被接回来,是因为奶奶去世了……

张姨愣住,很久才明白她话中意思。

“没事,你还有姨。”

……

第一天上学却进了医院,苏言算是成了学校的名人。

她毕竟小,伤养的快,两周后就拄着拐杖去学校了。

如果说苏诗玥是学校一道靓丽的风景线,苏言就是学校搞笑的典范。

“恐龙妹,以后谁敢娶你呀?”小霸王杨荀韬看着她一瘸一拐的样子,忍不住逗她。

苏言不想理他,固执地往楼梯上爬。

杨荀韬故意伸手去挡她。

苏言一个不稳,整个人朝着他胸口栽了上去。

少女扑鼻而来的清香让杨荀韬一时怔在了原地,一动不敢动。

而楼道四周学生顿时起哄:“杨荀韬,你和恐龙妹不会是……”

“哇有戏……”

不远处,秦北川拿着书看到这一幕,眼底是道不清的情绪。

苏言推开杨荀韬,看向四周看戏的同学,脸通红不已。

她忍着腿疼,急忙往外走。

“哎……苏言你不会害羞了吧?”身后杨荀韬耳根也是红得滴血,嘴上却不饶人。

苏言更是觉得难堪,她低着头一直走,又一头撞上了一个宽阔的胸膛。

“你都不看路的吗?”熟悉清冷的声音从头顶响起。

苏言抬头和秦北川的视线相撞,心顿时犹如小鹿乱撞。

“北,北川哥……”

秦北川看了一眼她身后本来要跟上来的杨荀韬:“你男朋友?”

苏言连忙摇头解释:“不是,他是个很讨厌的人,我不喜欢他。”

秦北川紧绷的心莫名松了。

他将手中的书递到苏言面前:“好好读书。”

“好。”苏言忙接过保证。

等秦北川走后,她都没有反应过来。

为什么他一时冷一时热……

周末回到家。

苏言翻出秦北川送给自己的书,《百年孤独》。

她一点点翻开,仔细地看着里面的内容。

这一看就是一整夜,凌晨时分,她发现书里竟然还放置了一枚精致的镂空书签。

书签上写着: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这不是表白的诗吗?

第八章 没有关系

一夜未睡。

初晨时分,苏言将书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

她跟着张姨学做菜做各种糕点,每天都往秦家送去。

“小言,你是不是喜欢秦家三少?”张姨怎么看不懂她的心思,有些担忧。

苏言脸不由红了:“我也不知道,就是见到北川哥就很高兴。”

张姨见状正想提点她两句,忽然客厅外苏诗玥冲了进来,扬起手一耳光就甩在了苏言的脸上。

“你也配!”

苏言猝不及防被打,脸红了一片。

她强忍着心中愤怒直视着苏诗玥:“为什么我不配?”

苏诗玥愣住,正要侮辱她,晞就看妃凛霜走了进来。

“出去跪着。”

苏诗玥一脸得意:“你听到没?”

苏言正要去外面,妃凛霜却道:“诗玥,我说的是你。”

苏诗玥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妈……”

没有给她任何求饶得机会,妃凛霜让管家强行带苏诗玥跪在了外面。

她手上拿着竹片一下下的打在了苏诗玥的掌心。

“我说过多少次,上学的时候不许谈恋爱,你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吗?”

苏诗玥手心都被打红了,眼泪一颗颗滚落,嘴上却还是说:“为什么苏言可以?”

苏言站在屋内,听到这话呼吸一窒。

自从来这个家后,妃凛霜从来不会管她。

但她知道,当妈的对待女儿不是这样的……

最终她没有听到答案。

苏诗玥被关了禁闭,妃凛霜自始至终没有同苏言说过一句话。

下午,秦家别墅。

苏言又将一堆糕点送过去。

秦北川也都接过:“谢谢,你不需要每天送。”

苏言闻言有些局促,在秦北川要关门的时候,她忍不住问:“北川哥,你和诗玥是什么关系?”

她至今都记得妃凛霜说往后秦北川是自己的妹夫。

“没有关系。”秦北川回。

一瞬间,苏言感觉周身都亮了起来。

“我知道了。”

等苏言走后,秦北川看着手中的东西,直接丢入了垃圾桶。

屋内,秦老爷子下着棋,把他的动作看在眼底,若有深意。

“等有一天她发现,你会后悔的?”

秦北川看向秦老爷子:“爷爷是觉得我喜欢她?”

秦老爷子不置可否。

秦北川却笑了:“她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我以前也是这么说你奶奶的。”秦老爷子落下一子,直接将军。

……

冬日飘雪。

元旦眼看要到了,每个班都需要准备几个节目。

苏诗玥表演芭蕾舞,而苏言和闺蜜陆茜想了很久,最后选定了《灰姑娘》歌舞剧。

排练很顺利,可是到元旦的前一天,扮作王子的陆茜生病住院了,只能由小霸王杨荀韬替上。

当天夜里,很多学生家长都来了。

舞台后面,苏言正准备换衣服,就看到妃凛霜叮嘱苏诗玥:“你的基本功是可以,但要注意节奏的把控……”

“我知道,妈你怎么这么唠叨。”苏诗玥不耐烦。

“我还不是为了你好。”妃凛霜无奈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母女两的举动一时间让苏言的眼眶有些发烫。

一边杨荀韬走过来:“她不是你养母吗?怎么都不和你说话?”

养母两个字更是刺痛了苏言,她强扯一笑:“可能我不乖,不漂亮,不优秀,不像她吧……”

杨荀韬在十年后都还记得此时少女脸上的落寞和别人难以理解的悲伤。

学校里没人知道潭州著名的舞蹈家妃凛霜不仅是苏诗玥的母亲,也是苏言的母亲。

当苏诗玥表演的时候,哪怕她出了几处错,四周都是奉承之声。

“妃老师,诗玥不亏是您的女儿,这次肯定能得到第一。”

不远处,高年级位置上秦北川平静地看着舞台。

“听说苏言也有表演?”

一旁保镖低声回:“是歌舞剧灰姑娘。”

果然,没多久就轮到苏言出场,她一开始是一身破旧的衣服,脸上也满是灰尘,看不清样貌。

只是歌声婉转,舞姿也很优美,人们慢慢投入其中。

在下一幕,王子的舞会上。

幕布缓缓拉开,所有人看向舞台,眸光一怔。

第九章 灰姑娘

只见原本的灰姑娘苏言此时一袭宝蓝色长裙,戴着花冠就如同一位公主一样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哇……好漂亮……”

台下同学们议论纷纷。

扮作王子的杨荀韬在这一刻,眼中仿佛都只剩下她了。

观众中秦北川黑目划过一丝惊艳。

一袭舞蹈落幕,众人一派鼓掌之声。

台下换完舞蹈服装的苏诗玥就听同学谈论:“都说苏诗玥是校花,我怎么觉得苏言比她漂亮多了。”

“苏诗玥就是小家碧玉,苏言是真的好看,不管是身材还是脸……”

苏诗玥放在身前的手紧紧地掐着掌心。

元旦晚会落幕。

苏言正在后台收拾,苏诗玥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她身后。

“你知道北川哥要去剑桥大学了吗?”

苏言闻言停下动作,看向她:“什么时候?”

“你果然喜欢他,不过你没机会了。”苏诗玥挑眉一笑,走前又道,“丑小鸭永远变不成白天鹅。”

苏言来不及换衣服,一路出去找秦北川。

她拖着一身长裙,穿过一栋栋教学楼,脑海中都是苏诗玥的话。

要去剑桥大学……

漆黑的天空飘着细细的白雪。

苏言在学校找了很久才从秦北川的同班同学口中得知,他去了江边。

她一路往江边跑去。

江边波光粼粼。

秦北川站在江岸身姿挺拔,保镖给他撑着一把伞。

“少爷,她被先生送去了斯坦福。”

秦北川闻言,微微颔首,黑目看不清任何情绪。

这时,一道声音响起。

“北川哥。”

远处苏言一身蓝色长裙浑身都在发抖,但脸上却在笑。

保镖规矩的退到一边。

苏言小跑上前,声音都在颤抖:“北川哥,你什么时候去剑桥大学?”

剑桥……

可能不会去了,秦北川却没有告诉她实话:“一周后。”

这么快。

苏言来不及思索,鼓起勇气:“北川哥,你上次给我的书,我看完了……”

她停顿了半响,而后紧张道:“我也喜欢你,很喜欢。”

寂静的江边霎时只听得到落雪之声。

苏言低着头心跳的很快。

“什么叫也?”秦北川剑眉微蹙。

苏言还没回过神,又听他道:“上次给你的书,是别人送我的。”

所以是别人向他表白?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你还有事吗?”秦北川眼中多是不耐。

苏言愣在原地,垂落的手不由握紧。

“你能做我男朋友吗?”她的耳根红得快要滴出血来,“我知道我不够优秀,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配上你。”

秦北川看着面前一脸紧张得女生,和第一次见她那副胆怯的样子不一样。

他脑海中一闪而过的是几年前另一张怯懦的脸。

“我有喜欢的人。”

平淡的一句话让苏言犹如雷击。

她眼尾发红,忙笑着说:“没关系……”

说完,她又忍不住问:“是诗玥吗?”

秦北川否认了:“不是。”

“那是我认识的人吗?”苏言一双眼在这冬夜里通红一片,但嘴角却还是洋溢着笑。

这个样子让秦北川看着烦闷不已:“不是。”

“北川哥你喜欢的人,一定很优秀,很好看,我祝福你们,我回去了……”

苏言说起话来也是颠三倒四,她一步步往后退,下一秒“扑通”一声掉进了冰冷的江水中。

刺骨的寒,苏言却仿佛感觉不到一样,她僵硬地回到岸上,还一直对秦北川说:“没关系……我回家去了。”

拖着一身冰冷的水,她觉得心好痛。

回到苏家别墅。

苏言站在外面,听着里面温馨的笑声。

这一刻,全世界仿佛只剩她一人……

转载自公众号:小鹿盐选←全文

主角:苏言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