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小小说|吴曲:小酒家

2023-06-01 23:40:05 421

摘要:文/吴曲1983年的深秋,是充满着收获而又使人躁动不安的季节。改革之风吹遍神州大地,给消失多年的私营业带来了活力。在这个以饮食文化闻名于世的天府之国首府,私营酒馆像雨后春笋一样出现在大街小巷里。这种酒馆营业时间长,服务态度好,吸引了许多人。...

文/吴曲

1983年的深秋,是充满着收获而又使人躁动不安的季节。

改革之风吹遍神州大地,给消失多年的私营业带来了活力。在这个以饮食文化闻名于世的天府之国首府,私营酒馆像雨后春笋一样出现在大街小巷里。这种酒馆营业时间长,服务态度好,吸引了许多人。

远离家乡的他,当感到无聊与孤独时,总要到这家“对又来”酒馆来。刚到店门,年轻的女主人就发现了他。“你来啦?快到里边坐。”他还是坐在靠近厨房的那张桌边。一般人都不愿坐受油烟侵扰的位子,所以他每次来都坐在这里,落得清静无人打扰。

女主人已摸透了他的胃口,吩咐厨师道:“刘师,来个白水煮肉,要肥的。”“不,我今天不吃这个,来个拌肺片。”

“啊,今天怎么了?”女主人吃惊地问,一边收拾桌上的残羹剩汤。“没啥,不过是想尝尝你们四川菜的口味。”他操着浓厚的甘肃口音回答。

“要啤酒吗?”他点点头。菜上齐了,他一边吃一边看着女主人麻利地张罗店里的事。

街上已亮起了路灯,白昼一天天变短了。这家酒馆不大,只有五张饭桌,店堂却很干净,稍微讲究一点的人,都愿意到这里来喝酒吃饭。

女主人是年轻的寡妇,二十七八岁,精明能干,一人支撑着丈夫留下的这个馆子。她丈夫一年前骑摩托车出了事故,抛下了漂亮的妻子。店里只请了一位大师傅,一个跑堂的张嬢。

女主人忙完活,坐在他身边。

“不喝点吗?”他对女主人说。“不喝。”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我叫杨芳。你怎么天天来,是从外地到这儿出差的吧?”

“是的,我就住在前面的那家旅馆里,所以……”他为女主人和他搭腔而兴奋。“明白了。甘肃那地方很冷吧?”她把话题岔开。“当然比成都冷。”

“家里有老婆孩子吗?”“有个儿子,老婆跟一个做生意的人跑到新疆去了,她可没有你漂亮。”

杨芳脸红了,可她很喜欢这个北方人的直率。“成都好吗?”“不怎么好,哦,我是指天气。当然,人嘛还不错。”

“不管怎样,吃可算全国第一流的了。”“那不一定。”

“你不是天天来我这里吃东西吗?”“因为这是你开的馆子。”

杨芳还不太习惯这直率,脸又红了。

“再来一瓶啤酒。”邻座有人叫道。“哦,来了。”杨芳乘机摆脱了窘境。

不过,忙完活,她的脚不听使唤地又向那个北方汉子走去,汉子的质朴吸引着她。

“你刚才,难道不明白吗?”“我又不是傻瓜,不过……”

“你别见笑,我这里……”汉子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包东西,是用手帕包着的,“一点小意思。”

杨芳打开手帕,“啊,戒指!”里面包着一枚金灿灿的戒指,“这怎么好呢……”“咳,眼下不是时兴戴戒指吗?”

“可我不能收你的呀!”“你瞧不起我?”汉子面有愠色。

“不,你别这么说。好,我收下就是了。”杨芳把戒指戴到手指上,往厨房走去。

厨房里,大师傅正娴熟地炒着菜。锅、碗、瓢、盆及炒菜声响成一片,油烟四溢。张嬢把收拾的脏碗放到水池里,一边洗一边说:“这小子在打你的主意了,”一切都没有瞒过她的眼睛,“嗨,年纪轻轻就守寡,人又长得这么漂亮,你还是得找个伴儿,免得这些男人像苍蝇一样围着你转。”

“这没有什么不好的。”

是啊,她还年轻漂亮,自然喜欢男人们追求,每个人都有虚荣心嘛。至于说找个伴儿,她可没有认真想过。她与丈夫感情甚好,现在又守着丈夫留下的这个店,经营得蛮不错,她可不希望别人掺和进来。

“看。”她把戒指拿给张嬢看。“哦,金的!”张嬢张大了嘴巴,“看来这小子想你想疯了。”

店外响起了摩托车发动机的声音。“来买主了。”女主人起身迎去。

走进来两个男人,前一个20多岁,穿一身亚沙其运动套装,边走边取头盔;后面那个40多岁,穿着羊皮猎装,留着络腮胡。

“老板娘,来两个凉菜,一瓶全兴大曲。”那个小伙子叫道。

“要啥子凉菜?”“大哥你看呢?”小伙子讨好地向年长的同伴问道。

“来一个拌肚条,一个拌鸡肉吧,再炒两个素菜,你们看着办。”

杨芳和张嬢开始忙碌起来。

酒菜上好了,两个男人边吃边划拳,又说又笑地玩起来。那个年纪大的一双眼睛死盯住杨芳不放,以至于忘了喝酒。小伙子心领神会,对杨芳说:“老板娘,陪我们喝几口酒,另外算钱。”

杨芳踌躇了一下,为了生意,她还是去了。

坐在角落里的汉子一直注视着这里发生的事,吃惊地望着杨芳。

杨芳虽然和那两个男人应酬着,但总感到有双眼睛在盯着自己。她的脸有点火辣辣的,但又不便马上离开。她尴尬地回头望了望那汉子。汉子猛喝了几口酒,借着酒性大声吼道:“再来一瓶酒。”

杨芳想借机离开,但那个年纪大的人拉住了她,“有那个老婆子伺候他就行了。”杨芳无奈,只得留下。

张嬢把酒拿给了汉子。汉子斟满一杯酒,一饮而尽,然后不做声,一个人喝起闷酒来。

过了一个多小时,酒馆里的客人走得差不多了,那两个骑摩托车的男人也走了。

张嬢和刘师傅开始打扫店堂。只有那个汉子还在一个劲地喝着酒。

外面飘着蒙蒙细雨。杨芳走过去,坐在他旁边。沉默了一会儿,她说:“还生气呀,做生意嘛,没法子。”

“难道你就缺那几个钱?”“我不能得罪买主呀!”

汉子不说话了,他的面前已摆了七八个空啤酒瓶。“别喝了,”杨芳劝阻道,“你怎么这样死心眼。”

“给。”汉子蓦地从怀里掏出一沓10元钞票扔在桌上,“这里的酒太没味了,我会把它忘记的,再见。”说着站起来,微微有些摇晃地走出店门,向飘着细雨的黑夜走去。杨芳想去搀扶他,被他推开了。

杨芳回到店里,望着桌上那汉子扔下的钱,突然伏在桌上,“他再也不会来了。”泪水像外面的小雨一样慢慢地流了出来,与桌上的残酒混在一起,不知是什么滋味。

屋外的小雨一刻不停地下着,并透出了寒气。冬天,快来了。

【作者简介】

吴曲,文艺爱好者。工作之余喜欢读书、写作,弹钢琴、手风琴,旅游。正实践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浣花溪”文学栏目征稿启事】

欢迎投来散文(含游记)、小小说等纯文学作品,诗歌因系编辑部自行组稿,不在征稿范围内。字数原则上不超过1500字,标题注明“散文”或“游记”或“小小说”。作品须为原创首发、独家向“浣花溪”专栏投稿,禁止抄袭、一稿多投,更禁止将已公开发表的作品投过来。作者可以将自我简介、照片附加在稿件中。邮件中不要用附件,直接将文字发过来即可。在封面新闻发表的部分作品会被华西都市报《宽窄巷》副刊选用。作者信息包括银行卡户名、开户行及网点的详细准确信息、卡号、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投稿信箱:huaxifukan@qq.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欢迎向我们报料,一经采纳有费用酬谢。报料微信关注:ihxdsb,报料QQ:3386405712】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