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小说:她正在坐马车,受伤的持枪男人上车后不让她说话,她吓傻了

2023-06-23 13:40:27 286

摘要:孟海棠疼的脚趾头都聚到一起,鼻子都酸了,恶狠狠的瞪着他,“军爷您要是查完了我们可以走了吗?”柴隶庸身后的军官们有些发愣,这还是第一次有哪个不要命的女人敢这么同他们少帅讲话啊。“哦?看来是惹到这位小姐不满了?”冷不丁一句话透着满满的冷气,孟海...

孟海棠疼的脚趾头都聚到一起,鼻子都酸了,恶狠狠的瞪着他,“军爷您要是查完了我们可以走了吗?”

柴隶庸身后的军官们有些发愣,这还是第一次有哪个不要命的女人敢这么同他们少帅讲话啊。

“哦?看来是惹到这位小姐不满了?”

冷不丁一句话透着满满的冷气,孟海棠这才发觉自己的语气不好,至少目前为止不是和他纠缠的时候。

她努力挤出一个笑脸,“军爷想多了,我们这着急赶路,您有所不知这附近常年土匪肆意,我们可得趁着天亮赶紧离开陀螺山。”

脑子反应够快的,柴隶庸多瞧了她两眼。孟海棠还以为他要做什么变态举动,出乎意料的他转身甩手走了。

孟海棠长舒口气。

转眼,远远的听见柴隶庸大声嚷,“真没见过笑起来这么丑的女人。”

孟海棠细眉微蹙,偷偷又在身后狠狠瞪了他。

只听,柴隶庸漫不经心又道,“翻白眼就更丑了。”

军官们哈哈大笑,真是他们少帅的风格。

孟海棠就知道他是故意,故意说给她听的,可奇怪的是,他后身长眼睛了吗?怎么就知道她在瞪他?

一行人渐行渐远,就见柴隶庸侧过眼眸留下一抹耐人寻味的余光。

片刻,柳翠翠扭着细腰冲过来,指着孟海棠破大骂,“你个倒霉催的,病成这个德行怎么不早说?你是要害死我们一家吗?”

孟百合见状,拉着柳翠翠跑开老远,“母亲,你快离她远点,万一传染了咱们可怎么办?”

柳翠翠这才反应过来,赶紧走的远远地,一边走一边骂,“扫把星,孟家怎么会生出你们姐弟俩,我呸。”

猛然,一个男人从马车里跳出来,正落在柳翠翠面前,吓的她“啊”了一声,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故意的。

“你,你是谁?怎么会在我们家的马车上。”

柳翠翠联想起方才柴隶庸要找的人,该不会就是他,“我知道了,你就是他们要找的人?天啊,我要去告诉那位军爷。”

“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去的?”

柳翠翠没等迈步,枪口已经指向了她的后脑勺,她吓的一哆嗦。孟家所有人都愣在原地,枪?他们哪见过真枪啊。

孟长福手抖赔笑,“壮士手下留情,我太太就是开个玩笑,您别当真。”

“太太应该不会傻到自寻死路,你就算追上去举报,到头来只不过惹得一身骚。”孟海棠淡定自如的神情毫不慌张,莞尔,“太太别忘了我们终归是一家人,我不好过,你就能逃得掉?”

此话不假,这个时代就是如此,宁可错杀一万不可放过一个。

不等人说话,孟杜鹃一个健步走上前,近了看到孟海棠脸上的脓疮不自觉得后退好几米,“孟海棠,你怎么和我母亲说话呢?别忘了你也得叫她一声母亲。”她心中不满,质问道。

对于这种没有技术含量毫无意义的问题,孟海棠真的懒得回答。她当做没听见一般,自顾自的上马车。

弟弟还在马车上,他的反应有点大,孟海棠还有点担心。

人还没坐回去,便听到,“伊泰。”

男人恢复之前冷如冰山的样子,像是怕孟海棠没听懂又说了句,“我叫伊泰,这次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风一般的男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孟海棠冷着脸,真不知道他自报姓名的意义是什么?

难不成还打算报恩?

孟长福柳翠翠还有两个女儿被晾在外面,柳翠翠气的直跺脚,抱怨说道,“老爷,您瞧瞧她根本就不把我这个母亲放心上,怎么就生了这么个有娘生没娘养的东西。”

母女三人是穿一条裤子的,柳翠翠开口,孟百合附和,“爹爹,您这样纵容她,总有天会连累我们全家的。”

孟长福蹙眉,这个女儿好似生来就是和他们对着干的,一点都省心。他气急败坏,吹胡子瞪眼睛,指着马车教训,“孟海棠,你给我老老实实本本分分的,等到了富城让你母亲给你寻一门好人家,就给我相夫教子,没事不许再回孟家。”

车外叽叽喳喳早已成了家常便饭,孟海棠哼着小曲哄弟弟,甭管马车外面多聒噪,就是一声不吭。

“阿姐,他们又在说你了。”孟庆丰被颠簸吵闹吵醒,脸颊通红,看上去很十分痛苦。

孟海棠笑笑,“无所谓。”

柳翠翠气的头冒青烟,每次都像是打在棉花上,她气的要死,人家跟没事人一样。

哼了一声,甩手返回马车。

时间分分钟钟闪过,柴隶庸骑着骏马追出去老远,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突然他下令停下。

骏马被急速勒紧缰绳,前马蹄抬起发出洪亮的叫声。

“别追了。”

俊朗的脸颊脸色铁青,眸光阴冷骇人,这种情况下凡是跟在他身边的人都知道,谁开口,谁倒霉。

柴隶庸回忆起方才与孟海棠见面的场景,三人的脓疮都是真的,只是,那个叫李三的男人惊慌的神态太过真实,真实的让人不得不去怀疑是不是刻意为之。

而且,一个下人,躲在主子身后?即使这个主子在家中没有什么地位,也说不过去。

这个女人真是让人刮目相看,竟然在他眼皮子底下把人救走,柴隶庸心里说不出什么感受。

说生气,肯定是有,却没有想象中将她挫骨扬灰的感觉。

想着想着,他居然笑了。

这下,军官们真懵了,少帅怎么了?吃错药了?

关系最好的刘副官太好奇,冒着挨处分的风险问道,“少帅,您在想什么?”

柴隶庸瞥了他一眼,“你不觉得很有趣吗?”

“啊?”副官彻底不会了。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他调转方向,快马加鞭飞驰而去。

随后,一行人更是糊涂了,少帅不对劲儿啊,这可不是他的处事风格。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