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小说:他喝完杯中酒之后,又倒满一杯,走下龙椅来到她身前

2023-06-23 13:42:04 12

摘要:“昱王。”轩辕玉华一开口,众人的视线又随之落在了角落里的昱王身上,“朕听说戈将军此次浴血奋战,多次冲锋陷阵,才取得了这次战争的胜利,朕实在是敬佩戈将军巾帼不让须眉的气魄啊,昱王有幸得此良将,实乃万民之福,朕敬昱王一杯。”轩辕昱川款款起身,端...

“昱王。”轩辕玉华一开口,众人的视线又随之落在了角落里的昱王身上,“朕听说戈将军此次浴血奋战,多次冲锋陷阵,才取得了这次战争的胜利,朕实在是敬佩戈将军巾帼不让须眉的气魄啊,昱王有幸得此良将,实乃万民之福,朕敬昱王一杯。”

轩辕昱川款款起身,端起酒杯,轻轻道:“得此良将是轩辕国之福,臣弟不敢居功。”

“昱王此言差矣,若非昱王,又怎会有今日的战神呢?”皇上朗声一笑,目光似有似无地扫过戈渊的位置,划过一道精光。

皇上的言外之意,几乎所有的大臣都听懂了七八分。轩辕昱川自然也不例外,他微微垂下头,不卑不亢道:“不过是卑贱之人,即使百战百胜,骨子里流的依然是卑贱的血液,不值一提。”

黑暗之中,戈渊的脸色瞬间苍白。

轩辕玉华似乎是满意了,微微笑着点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轩辕昱川亦然。

可是这件事似乎还不算完,皇上喝完酒之后,又满上一杯,亲自走下龙椅,来到戈渊身前,戈渊连忙跪拜,皇上扶住她,“戈将军不必多礼,朕是有事相求。”

戈渊口不能言,只能垂着头,安静地站在皇上面前,等候指令。

“戈将军此次大败淆军十万,朕着实是高兴,当下就让人设了这庆功宴,为戈将军接风洗尘……”

此话听在戈渊耳里自然是没有什么,可是听在了有心之人的耳里,就有些好笑了。戈将军在边疆浴血奋战,保万民之安,皇后却将庆功宴弄得乌烟瘴气,这还不可笑吗?

“朕代表千千万万的国民,敬戈将军一杯。”皇上说完一饮而尽。

戈渊不太会喝酒,一口气硬喝下去,脸色涨得通红,低低咳嗽了几声。

皇上大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自古能者多劳,朕希望戈将军能亲自带兵到陀螺山剿匪,绝我轩辕王朝的一大祸害。”

百官唏嘘,眼神中交流着大家都懂的东西,看来皇上因为太子的事已经迁怒于戈将军了。陀螺山地势险要,被一群匪类占据,且越来越壮大,时不时都会下山惊扰山民,朝廷曾多次派遣官兵剿杀,统统无功而返,不是耗上数年时间,都不能将他们逼下山,就是被偷袭,全军覆没,因此这一大隐患至今都不能除去。而以戈将军的性子,只怕会直接冲上去,到时候别说剿匪了,能活着回来都难。

可是皇上并没有给戈渊反悔的机会。戈渊暗自回头看了一眼轩辕昱川,瞧见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一丝情绪,心里有些不安。她附身下跪,就算是接下了皇上的命令。

轩辕玉华满意地点点头,回了他的位置上。

宴会安然进行,那些脱离正常轨道的一些事情,也被当做小插曲被遗忘了。

宴会接近尾声的时候,轩辕昱川悄然离去,戈渊也在这不久之后跟着离开了,只是没有人注意到这些,又或者说没人在意罢了。

御花园四季如春,和戈渊出征那会儿没什么太大差异,她现在都还记得,那时轩辕昱川在府邸敬她一杯饯行酒,正是荷花开放的季节,她与他并肩坐在亭子里,安静地看了一夜的星辰。临走之时,他为她点了一盏灯,就在荷花深处,随着水波一点点远去。他转身淡淡一笑,她几乎要醉死在那温柔之中。

“望你如期而归。”

如期而归。

没有人会在乎她为那四个字付出了怎样的代价,他们都只在乎结果,就连轩辕昱川也是一样,在她风尘仆仆赶回来之际,他也不过只是笑着说了一句:“你果然如期而归。”

心里再苦再痛,她也要继续走下去,就像左璞玉所说,她为他从来都是甘之如饴。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御花园深处,轩辕昱川停了下来,回头看她,精致的脸上一片淡漠,“阿渊,过来。”

戈渊没有犹豫,三两步上前,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安全距离。这里相对来说宫人比较少,会让他们接下来的谈话更加安全。

“太子此般,我也是没有预料到的,皇上既然借助此事让你去陀螺山剿匪,那么只能说,皇上已经开始怀疑我了。”轩辕昱川神色始终淡淡的,在戈渊的印象之中,他越是淡漠,就说明他越是生气。

戈渊不知不觉垂下了头,知他如她,不用等到他说完,就能猜测到他接下来的话了。

“所以我不得不弃车保帅。”轩辕昱川抬头,定定地看着她,然后伸手拂上她消瘦的脸,轻轻摩擦,“你知道我是迫不得已才做出这个决定的,你也该知道没有了你,我也将渐渐失去民心,寸步难行……可是陀螺山对我而言有多重要,你是明白的。”

戈渊胸口痛得不能呼吸,只能一直低着头,不让自己去看他的脸,不然她一定会哭的。

“阿渊。”他的声音温柔如初,轻轻响在她的耳边,“皇上疑心病重,你又如此得民心,他想要试探你是正常的,可是我不能被他查到头上,否则我难逃一死。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你必须向皇上表示你的忠诚,不然,我也就不敢再用你了,除此之外,陀螺山不能受一点损失。”

如此直白的话,让戈渊连自欺欺人都不能了,她只是觉得眼睛发酸,有什么东西在眼眶上打着转儿,又固执地不肯落下。

“哎。”轩辕昱川无奈地一声叹息,温柔地抚摸着她的脸,“阿渊,我会昭告天下人你是我唯一的王妃,等你归来,我们就成亲吧。”

眼泪终于大颗大颗地砸下来,落在泥土之中。戈渊轻轻地颤抖着,被他触碰的地方冷得犹如寒冰,她害怕地后退,下巴却被他用力地握住,力度大得惊人。视线相对,她分明看见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杀意,撕破所有的假象。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